填鸭是为了快速养肥鸭子做烤鸭卖钱,填孩子是为了什么?

我妈的好朋友陈阿姨有个孙女,小名婉婉,和我儿子上一个幼儿园。婉婉今年四岁,长得非常可爱,但总有点脏兮兮的,因为她老流鼻涕,人中和嘴巴周围总是结着很多鼻涕痂。

婉婉在另一个班,我们不是天天能见到,一星期大概能遇见一两次,几乎每次她都在生病,又流鼻涕又咳嗽,有时还用水壶背着中药。没见到她的时候,就会听说她又发烧请假了。

陈阿姨很是为孙女操心,听说我学过小儿推拿,有天在放学后找到我,问我有没有什么适合给婉婉按摩的穴位。选穴之前先辨证,我让婉婉伸出舌头一看,舌苔又厚又白,明显的积食。

听说婉婉积食,陈阿姨叹口气,给我讲了下面的事情。

许多家庭都是老辈人爱让孩子多吃,老观念里,儿童健康的标准就是胖。在婉婉家,秉持这一信念的却是年轻的妈妈。婉婉的妈妈想尽一切办法喂婉婉吃东西。每天早上几百毫升奶,在幼儿园吃完晚餐后,回家马上加一顿餐,睡前还要喝几百毫升奶。

要知道,这是一家优秀的私立幼儿园,供应孩子的一日三餐,科学搭配,量也是足够的,很多孩子都说幼儿园的饭比家里的好吃。可婉婉妈妈坚持认为婉婉在幼儿园吃不饱吃不好。

周末和假期在家吃饭的时候,婉婉必须把妈妈盛给她的满碗饭菜吃光——我看看陈阿姨用手圈出来的碗口大小,饭量不大的成年女性也就吃那么多。

有时她被撑到干呕,吐出咽不下去的食物,妈妈就会把吐出的舀起来再塞回孩子嘴里,逼她吃掉。

除此之外,婉婉妈妈还喜欢给婉婉吃零食,从膨化食品到冰淇淋,只要婉婉愿意吃,通通买回家来。家里老人有时也觉得这样不对,劝说过甚至争执过,都毫无作用。

在这样的喂养下,婉婉确实长胖了,但病也多了,隔三差五地发烧,整夜整夜地咳嗽。妈妈受不了烧得红红的小脸和那似乎肺都破碎了一般的咳嗽声,经常连夜抱着孩子上医院,全家人跟着忙里忙外。

从此,中药西药,雾化头孢,成了家常便饭,就像林黛玉“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不同的是,林黛玉是先天体弱需要吃药,婉婉是因为饮食而吃药。

而她妈妈还认为自己的育儿法十分成功,并不把生病和饮食联系起来。

那把孩子吐出来的东西塞回嘴里的喂养,让我毛骨悚然。我想起北京烤鸭用的填鸭,在一个半月大的时候开始被“填肥”,每天两次,人工把长条形的饲料强行填入鸭子的食道,或者用机器把糊状的饲料通过橡皮管直接灌进鸭子腹内。用“填鸭”法培育的鸭子,半个月就长得脂肥肉厚,一烤就冒油。

填鸭是为了快速养肥鸭子卖钱做烤鸭,填孩子是为了什么啊?

我告诉陈阿姨,我的推拿老师告诉我,孩子的病八成都是吃出来的。婉婉反复生病,大多是因为积食。积食生内热,毛孔打开散热,外寒就容易侵入身体,所以积食的孩子很容易感冒。

我告诉陈阿姨,脾胃怕撑,婉婉长期吃得又多又杂,脾胃已经受了严重的伤害,运化能力就会变弱,导致她更容易积食,更容易生病。脾胃是气血生化之源,是身体健康的基础,小孩子“脾常不足”,脾胃先天就不强健,我们保护还来不及呢,千万不能这么伤害。

我告诉陈阿姨,脾怕甜,超市里卖的零食不能常吃,最好不吃。这些东西里除了有大量乱七八糟的添加剂之外,也常常含有大量的糖。甜腻食物容易产生湿气,湿邪易生难除,君不见淘宝上各种各样的祛湿茶卖得有多好。

我告诉陈阿姨,脾胃都怕凉,生冷食物要有节制,连水果都不能由着孩子尽情吃,更不用说冰淇淋。

我告诉陈阿姨,不要一生病就吃药,一发烧就退烧。给身体一点时间,它会自我调节,小病不用药也会好。孩子一病就着急用药,尤其是抗生素和一些寒凉中医,稍有不慎就会损伤孩子的阳气。有很多孩子,小时候一感冒就发烧,后来渐渐不发烧了,并不是好事,而是阳气受损,自身的抵抗力变弱了。

我告诉陈阿姨……

我简直恨不得把所学的中医育儿知识都告诉陈阿姨。后来,我还发了一些和积食有关的文章给她,据说婉婉妈妈只是非常勉强地看了一点。

过了一段时间,有天我晚了一会去接孩子,在幼儿园里看见婉婉和妈妈在等着上六点半的兴趣班。那时还不到六点,妈妈端着一饭盒小馄饨喂婉婉。婉婉看样子并不想吃,一直跑来跑去,又是和小朋友玩,又是去看老师打扫,妈妈喊一阵,她才跑回去勉强吃一个,又喊一阵,再去吃一个。

我忍不住说:“幼儿园四点半吃饭,吃完大概五点,离现在还不到一个钟头,她肚子肯定还很饱呢。”

婉婉妈妈说:“她在幼儿园里吃得少,所以一放学就要吃。”

我问起婉婉这段时间身体如何。婉婉妈妈笑着说:“最近好多了,这两次感冒都没发烧。以前哦,总是半夜里发烧,烧得好吓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婉婉的阳气已经被糟蹋得太多,成了不会发烧的小孩?

婉婉这时跑回来擦鼻涕,妈妈马上抓住机会,塞给她一个馄饨。我问:“婉婉,好不好吃?吃得下这么多吗?”

婉婉嚼着食物含糊地说:“我都吃饱了。昨天妈妈又把我喂吐了,我吃了好多哟。”她说完又跑开了,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吃饭吃到吐有什么不对,虽然并不想吃这些馄饨,但妈妈塞给她,她还是习以为常地张口。是啊,妈妈给自己做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妈妈当然是为自己好了,难道不是吗?一个四岁的孩子,除了听妈妈的话,还能怎样呢?

这时,婉婉妈妈跟我摆了摆手,端着饭盒举着勺子去追婉婉了。

我不明白,这么年轻的妈妈,应该是愿意接受新观念和新事物的,为什么却在育儿的观念上这么固执?对于更多元、或许也更先进的育儿知识,她选择的不是了解、判断和尝试,而是闭目塞听。

现在她无视婉婉自己的感受,一味强塞食物,我不禁想,以后她会不会以爱的名义,再向婉婉身体和心灵里强塞更多东西呢?

但是我没有再说什么。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我也无法阻止一个爱女心切的妈妈。我只是可怜孩子。

本文插图全部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