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真 | 中国新冠肺炎男性患者比例高于女性,是因为吸烟习惯?尚无定论

较真要点:

  • 1多项研究结果显示新冠肺炎男性患者比例高于女性,但仅根据现有研究数据,无法得出吸烟是新冠肺炎的易感因素。
  • 2现在的研究无法排除社会因素等诸多因素的干扰,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男性比女性更易感染新冠病毒。
  • 3不同年龄组新冠肺炎患病率和死亡率有显著差异。全国绝大多数的患者为30到79岁。80岁以上的老人病死率最高。新冠肺炎病毒对老人以及有慢性疾病的身体衰弱的人最为危险。加强对这些人的保护尤其重要。

查证者:勿怪幸 | 医学博士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世界卫生组织也宣布了新冠病毒疫情为全球性的大流行病。每天看着全球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节节攀升,很是让人揪心。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了解到底这个病毒对于不同年龄段,或者不同性别的人的致死率有什么区别,哪些人群更加容易感染而死亡就显得非常重要。

一、多项数据统计结果显示男性患者比例高于女性

3月11日,著名的柳叶刀杂志就发表了一个简短的分析文章,对于新冠病毒感染者性别的差异做了分析。

文章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医学院的hua Cai博士,文中总结了近段时间各国的疫情(主要是来自中国的)分析,结果提示男性似乎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比女性高一些[1]。比如一个来自中国的研究,研究对象是重症患者,发现其中男性占了67%[2],女性占33%。广州医科大学的学者统计了中国30个省552家医院的新冠病毒患者的临床数据,发现58%是男性[3]。这都显示男性似乎比女性更加容易感染。

目前推测有几个原因:

1、学者推测可能跟中国男性吸烟人群(2.8亿人)的比例远高于女性(1260万)有关,但目前这个推测并不能得出因果关系,也很难断定吸烟是感染的易感因素。

比如美国南卡大学的guoshuai Cai博士新的研究文章发现,尽管亚裔男性的平均血管紧张素转换酶受体的表达与其他人群或者种族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差异,但是亚裔男性烟民的ACE2的表达要显著高于亚裔非烟民[4]。这里需要知道一个知识点,新型冠状病毒正是通过刺突糖蛋白(S蛋白)与宿主细胞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从而入侵细胞,引起组织损伤。此外,这项研究还发现,白人烟民与非烟民的ACE2的表达则没有明显差异。这提示ACE2可能是导致亚裔男性特别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一个原因。但也有研究发现,中国数万感染者中,烟民的比例只有2%[5](武汉的研究,病人数量为140人)到12% [6](全国取样,人数为1099人),非常地低,所以单靠这个数据还很难就断定吸烟是感染的易感因素。当然,吸烟的人的肺泡功能差,换气功能也相对低下,同样感染的情况下,治疗的预后相对来说会差一些。

2、可能是由于社会因素等导致的统计偏差。

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男女比例大约是106:100,而世卫组织的数据则为51%:49%。这也能是社会因素等诸多差异导致的统计偏差,比如男性可能因为工作特点或社交习惯,比起女性来说,接触更多人群的机会要大一些。生活习惯上女性比男性更加注意个人卫生,洗手比较勤,也是可能的影响因素。

3、另外还可能因为男性感染病毒数量大,症状严重,因此去医院就诊住院的相对比女性多,所以统计数据偏向男性患者。拿死亡率来说,男性就要高出女性很多。男性患者感染的死亡率目前是2.8%,而女性为1.7%。

所以这固然有可能病毒“喜欢”男性,也不能排除只是因为其他的干扰因素的影响导致的统计偏差。

真要确定性别对于新冠病毒感染率的差别,是很困难的。事实上,比起新冠肺炎对于性别的差异,仔细了解年龄的差异也许更有意义。

二、不同年龄组新冠肺炎患病率和死亡率有显著差异,老人的病死率最高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上月公开的数据,全国数万患者绝大多数为30到79岁,占了87%,而其中30到69岁又占了78%。这也许是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更容易接触其他人所造成的。毕竟,80岁以上的老人出门机会肯定要比年轻人少很多。而30岁以下的年轻人对于病毒的耐受能力似乎要比中老人都强很多。数据显示,20岁年龄段的年轻人感染发病的只占了8.1%,十几岁的青少年占了1.2%,10岁以下的孩子只有0.9%[8]。

相比发病率,老人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显著高于其他年龄组。目前统计的数据显示,平均的病死率(感染发病的患者中死亡的比率)为2.3%。80岁以上的老人虽然感染率不算高,但病死率高达14.8%。这可能的原因有:高龄老人首先身体机能弱,同时合并其他慢性病的比率高,免疫机能下降导致的综合结果。

50岁年龄段的人的病死率为1.3%,40岁年龄段病死率为0.4%,40岁以下的病死率只有0.2%。这很可能是年轻人呼吸道抗病能力强所提供的保护。比如武汉中心医院报道的患者统计数据中[9]显示,该院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中,有近一半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呼吸道大量的分泌大幅度地抑制了肺的氧气交换能力。而发展为ARDS的患者中有一半最终死亡,没有发展为ARDS的患者死亡率则只有9%。再拿发展为ARDS的患者和没有发展为ARDS的患者的平均年龄作比较,前者为61岁,后者为49岁。这也提示年龄是死亡的非常大的一个风险因素。老人更容易发展为ARDS,而最终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世界各国的统计数据显示,18岁以下的感染发病患者只占了全体的2.4%。当然,这也不能排除孩子感染后因为不出现任何症状而没有就医因此没有列入统计中的可能。

总之,这些数据都一再提示,新冠肺炎病毒最为危险的是老人,以及有慢性疾病的身体衰弱的人。加强对这些人的保护尤其重要。公卫专家建议学校关门,让孩子们呆在家里,除了担心孩子们自己感染外,也是避免孩子们在校园将病毒带回家,传染给家里的老人或者体弱的家人。

参考资料:

1. Cai Hua. Sex difference and smoking predisposition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The Lancet. 2020.3.11.

2. Zhang JJ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40 patients infected with SARS-CoV-2 in Wuhan, China. Allergy. 2020;

3. Guan W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na. N Engl J Med. 2020;

4. Cai G et al. Bulk and single-cell transcriptomics identify tobacco-use disparity in lung gene expression of ACE2, the receptor of 2019-nCov. medRxiv. 2020;

5. Zhang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40 patients infected with SARS‐CoV‐2 in Wuhan, China. Allergy. 2020. PMID: 32077115

6. Guan WJ,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China. N Engl J Med. 2020. PMID: 32109013

7. Channappanavar et al. Sex-based differences in susceptibility to SARS-CoV infection. J Immunol. 2017 May 15; 198(10): 4046–4053.

8. http://weekly.chinacdc.cn/en/article/id/e53946e2-c6c4-41e9-9a9b-fea8db1a8f51

9. 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2.17.20024166v3.full.pdf

编辑:杨小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