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卖、卖保险、做微商,你的健身教练都转型了

对于成年人来说,现实并不允许他们被失意的情绪打乱,他们必须找到解决办法,就像罗永浩一样, 为了还创业遗留的6亿债务,先尝试电子烟,后入局“鲨鱼皮”公司,最后成为带货主播。

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

文 | Tech星球 王琳 李晓蕾 周逸斐

开年艰难。

抗疫还没有结束,大多数人便迎来了生活给予的重击——部分公司开源节流,员工只享受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业务迟迟不能推进,线下门店不能全面开张,收入大规模缩水;扛不住的公司一复工便停工,因为公司倒闭了......

时代的“灰”落到每一个人头上,打乱了大部分人的计划——花呗到期;房租待缴;房贷要还;孩子教育不能缺;父母医药费不能拖......生活,似乎一下子乱了节奏。

但对于成年人来说,现实并不允许他们被失意的情绪打乱,他们必须找到解决办法,就像罗永浩一样, 为了还创业遗留的6亿债务,先尝试电子烟,后入局“鲨鱼皮”公司,最后成为带货主播。

没有人向生活“投降”,正如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采访5位疫情之下的普通人,他们或作外卖骑手、或成为跑腿小哥、或成为了微商、或卖保险,他们期待靠这样的方式尽可能弥补疫情带来的损失。这是普通人的故事,也是大多数成年人面对困难勇敢的选择。

赔光200万曾想自杀,重新振作卖保险

费登刚,工作24年。

原职业:个体加油站站长

现职业:保险业务员

我是个体商户,今年54岁。疫情爆发前一直全权管理亲戚家的小型加油站,扣出去成本费用,月均净收入最少1.5万元。

腊月十二七,新冠疫情的新闻铺天盖地在各大微信群转发,那时自家加油站还能维持正常营收。农历正月初四,山东省严格管控路面交通,每天也就一两个顾客,都是过路客。一星期后,居委会通知每户只允许外出一人,加油站停工,关门前我拢了拢年后11天赚的钱,抽屉里一共2348.5元,放进裤兜,锁上大门回家。

大约半个月后,市区一家准备年后开张的大型海鲜酒楼倒闭了。我是投资人之一,背着家人投了200万(我的一大半积蓄),饭店没开起来钱也飞了。

积蓄没有了,工作也没了,我还要背负两套房子的房贷、车贷,这些加起来月付2万多,再加上 父亲食道癌每月医药费8000多。 这边银行催还款,那边医院催缴费、日常开支……54岁的我体会到中年危机的痛苦。

刚开始,我每日酗酒到不省人事,清醒时计划了无数种自杀方式,甚至拟定好车祸路线,想让保险公司赔付巨额补偿金。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疫情第二个月,一天我酒醒后出门买酒喝,还在上大学的小女儿突然喊住我“爸,昨晚你喝醉了,一直在自己屋里念叨出车祸保险公司能赔100万,我听到了。我想有爸爸,这是我一年攒下来的2000块钱,你拿去花吧”。扭过头,我哭了。

我决定不再浑浑噩噩。开始拜托其他朋友帮忙介绍线上工作,最终选择做保险员。线上学习、寻找客户,一个月加上新人双倍提成等各种奖励机制,能赚将近1万。

这份“巨额”工资对我而言,就像天上掉馅饼。一开始做保险员没几个单子,销售话术背的滚瓜烂熟,但是打电话就忘词,没头没脑上来第一句就问对方“你买保险吗”,我尴尬对方也尴尬。后来带我入职的经理教给我准确的销售方法,也手把手带我卖了几单。慢慢找到推销方式后,我签过1万多的大单子,也卖过29元的小单子。昨天,刚发了第一个月工资,到手工资8400多,这钱比我当时经营加油站赚的轻松得多。

疫情对整个经济造成的损害是巨大的,也极大影响了我的人生道路。但是我也感谢它,因为它我知道了家人对我有多么重要,我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现在的我好像重生了一样,觉得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4月份开始复工的企业越来越多,加油站也打算重新开张。保险当然也要继续做,我还要晋升等级发展团队,拥有属于自己的保险业务团队。干一行爱一行嘛。

送外卖10天瘦了6斤

徐宏,工作3年。

原职业:体育赛事运营

现职业:外卖送餐员

我是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毕业之后来了上海,之前是班里最胖的,健身让我减肥成功,我就爱上了健身,所以就加入了体育赛事这个行业。

我们平时的工作就是组织各地体育局的比赛,这个工作强度并不高,但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全年170多天都在出差,可以见到不同的风土人情,收入相对于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属于中上水平。

我们之前是服务政府部门的,他们现在都忙着抗疫,再加上,体育总局也没有明确开工时间,本来说是6月1日,现在好像又推迟到了7月1日。

疫情打乱我整个计划,本来今年我打算用3、4、5月份的工资购买一个大件的,但是现在显然泡汤了。我们现在只发上海最低标准的基本工资2480元,公司给我们凑了个整,发2500元。

开工遥遥无期,我得赚钱。我决定在抖音上记录疫情这段时间的生活,我立下一个目标,一年后我生日那天,我在抖音上的直播收入要1万元,虽然现在我直播一天也就赚四五十块钱。

为了省钱,我每天吃饭基本只花7块钱,节流也要开源。我决定找工作,但投了十几份简历,没有一个面试,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赚钱的难处,于是我决定去送外卖。

从工资上来讲,这不是最优选择,尽管快递员一个月有1万左右工资,但是要求6点半到仓库,一周干满七天,一个月30天,没有休息,所以我就去送外卖了。

送外卖真的是一个很累的活儿,我做了10来天,瘦了3公斤。有一天,我送了26单,那天我的微信步数是1万6000步,骑行加跑步有90公里。

你看到很多外卖小哥都是跑着的,因为他很害怕超时,而每一单都存在超时的可能性,我有一次因为一单超时,后面大部分单子都受了影响。

每份工作都不容易,有一天我只送了5单,收入才47块钱,那天我车子还坏了,这些收入还不够拖车,但我还是给自己买了鸡腿吃,因为难过的时候,要对自己更好一点儿。

我父母并不知道我在送外卖,但我的老板现在知道了,他给我点了一份鸡,让我补充一下营养。现在我每天都在抖音发状态,我觉得如果真的有一天失业了,下岗了,这段时间,算是一次预演吧,送外卖的收入虽然不高,但是正经送的话,一个月8000应该没问题。

「健身教练做便利店员,脚底板痛到怀疑人生」

黄子诚

原职业:健身教练4年

现职业:便利店员工

我是一名健身教练,已经做了4年了。本该按照法定节假日正常开工,但疫情被滞留在老家千佛山两个多月,健身房频繁往后推迟开工时间,但该花的钱却一点儿都不少。

疫情期间,我需要正常支付月均7000多房贷,同时,因为房子还未交付我仍在外租房,房租、房贷加起来我,每个月都有将近1万的固定支出。

每个月这么多支出,我基本没啥积蓄,所以我不顾父母反对,2月底回到了杭州。回杭州后,我身边的同事有选择做滴滴司机、跑腿小哥等兼职,我决定找灵活性、流动性强的工作进行过渡,等待健身房复工通知的到来。

综合考虑下,我最终选择去离家较近的全家便利店做兼职员工。因为我特地打听到全家便利店每天都会处理临期食品,比如面包、盒饭,凭内部员工福利能节省一大笔饭钱。

我本来以为这工作很容易操作,不就是收银、摆货、点货、清点仓库嘛,但事实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需要正确识别香烟品牌、并熟知每件商品的摆放位置,还要非常细心,比如,要及时发觉顾客微信付款失败,要现金找零,这些都太考验我这个粗枝大叶的健身教练了。

第一天的7个小时工作结束后,脚底板痛到让我怀疑人生。要知道,我还没有满27岁,而且已经做了4年的健身教练。

第二天结束工作后,我就冒出了辞职的念头。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念给会员上课的时光,健身教练的工作虽极其耗费体力,同样也没法坐着休息,但可以随意活动,时不时能和会员聊天分散注意力。

但我不能辞职,还有每个月1万多的支出,我得硬着头皮继续撑下去,我知道目前只有这份工作最合适自己。便利店店长和同事也很照顾我,他们会不定期、不定量的给我店里的临期食品,甚至之后某一天我拿回家10个饭盒。一个饭盒均价十几元,全天工作15元/小时的工资加上临期食物,我的吃饭基本有了保障。

便利店每月给正式员工规定会员卡的销售任务,虽然没有强制我售卖会员卡的数额,但是四年多健身教练积攒下的沟通技巧、千人千面的交流方式,让我顺其自然的在一天内推销出10张会员卡。

3月初,健身房的企业门店和其他非企业门店开始陆续复工,我也选择暂时辞职回到健身行业。

这份经历对我来说很重要,它让我体会到灵活就业的重要性,兼职期间,如果学员有需求,我下午3点下班后去其他门店给学员上课。辞职之后,我常驻的乐刻黄龙万科精品店仍没有开门,3月28日我去到了附近另一家开门的分店,选择驻店模式积累新会员。

所以,我计划一方面在接下来的过渡阶段,去不同的门店积累更多会员,另一方面继续准备国家健康师的考试。

「调酒师转行第一天,没有抢到外卖订单」

赵小涵

原职业:调酒师3年

现职业:外卖小哥、微商

决定去送外卖之前,我兜里连买包烟的钱都没有了。

我的正式工作是一名调酒师,酒吧刚装修好开业半个月,就因为疫情原因停业。中间有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没什么收入。老板砸了几十万在这个店,成本收不回来,他也很困难,就一直没发工资。

眼看花呗账单还款日要到了,之前我短暂送过一个半月的外卖,刚好有一台电动车,我就去注册骑手送外卖,想着赚点钱。

第一天,我在外面跑了6个小时,一个外卖订单都没抢到。我想过可能要面临的诸多困难,包括超时、迷路、被客人投诉等,但谁知道,连单都抢不到。

我的感觉就是,骑手要比外卖订单多。很久没送外卖了,业务有点生疏,每次一点开刷新,订单就没了。一开始我还骑着车换换位置等订单,后来就干脆停在花果园(贵阳最大的楼盘之一,人口密集)路边,没有订单提醒的时候就看看小说,刷刷视频,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这直接打击了我挣钱的积极性。

第二天,我才发现有个叫“优先派单”的功能,开了这个功能后,我跑了二十多单。一般外卖订单均价在5块左右,跑了7小时,我赚到了130多块。这个价格并不高,前阵子出门打摩的,我突然反应过来,也许当时去跑摩的会赚更多。

我家住在五楼,我舍不得买电线从楼上接电,给电动车充电。一开始我用一楼住户的插板,后来人家把电断了,我也没办法送外卖了。当时我老板退了一层门面租金,补发了工资,我才勉强维持住开支。

一个朋友知道我要去送外卖之后,跟了我一天,拍了一条短视频,很多人看完之后表示很心疼我,要给我介绍好工作,或许觉得我很心酸。但我觉得没必要感觉到心酸,谁说送外卖就心酸了?谁不是自己凭本事在努力,在赚钱呢?

停业这段时间,我还做起了微商,卖鞋。有时候一天会发十多条朋友圈,也确实挺打扰人的。有很多人屏蔽了我,前阵子一个群里的朋友出去聚会,我问下来,发现有二十多个都把我屏蔽了,有些还是直接删除,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真的很心酸,但也能理解。毕竟我原来对待微商的态度也是这样。卖鞋生意并不稳定,第一周朋友们照顾,生意最好。现在一个星期也没有一单,快两个月了就挣了一千八左右。

现在酒吧终于又开业了,但都没什么客人。我跟老板,每天都坐着大眼瞪小眼,想了各种办法拉客人,都没什么用。现在也就是看能撑多久是多久吧。

唯一就是希望一切都快点恢复正常,我想多挣点钱。挣钱真的很困难,人也一定要有存款,这是这次疫情让我学会的东西。

「当你只有一种技能的时候,就理解了副业的重要性」

周康康

原职业:健身教练 现职业:外卖员送餐员

我来北京三年了,一直做健身教练,我们这个行业,这两年一直不好做,去年9月连那么出名的浩沙都出现问题了,后来,就陆陆续续听到很多健身房倒闭的消息。

健身房倒闭这件事儿,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事实上,商业化的健身房对资金链要求非常高,资金不充足的话,就会断掉,我觉得疫情期间,估计会有30%-40%的健身房倒闭。

为了保证现金流充足,健身房一般会压一到两个月的工资,再加上疫情,我去年12月,今年1月、2月、3月的工资都没有发。我们的工资构成是底薪+课时费+卖出去课的业绩提成,现在是连底薪都没有。本来健身房说2月底复工的,但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过,估计老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复工。

这个行业,本身对吃得要求就很高,我在北京房租+吃,一个月要花5000元,虽然也有存款,但去年刚刚付了20万首付买了房子,因为疫情,房子钥匙都没有拿到手呢,所以还没有开始还房贷,这是我觉得唯一比较幸运的一点儿。

公司迟迟不开工,我觉得不能就这么傻等下去,我就想出去做工作,但我只能找一份兼职,因为健身房还要每天内部拍摄视频发到抖音上,持续维持客户资源。再加上自己也要训练,必须得保证自己肌肉不流失,比如一些健身教练在送外卖的时候,看到小区里的健身设施,时间空余的话,还会蹬腿练习呢。

最初,我想送快递,但我到快递公司去问,市面上主流的快递公司都问过了,他们告诉我只招全职,不招兼职。后来,我就选择了更机动灵活的外卖。第一天跑了8小时,才14单,现在慢慢熟悉一点儿还比较好,但送外卖的钱基本上也只够吃饭的。

本来,我计划今天买一个20万左右的车,并且结婚的,现在计划全部都被打乱了。而且明显感觉到送外卖的人越来越多,外卖也越来越难送。

疫情期间,我最大的感触是你发现当你只有一种技能的时候,理解了副业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