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江边的大佛和崖壁内的墓穴

旅行 摄影 生活

Mister Du

■不忘初心,纯粹如你

乐山,古称嘉州,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交汇汹涌,每逢夏秋水患频发,故当地居民建大佛,筑城墙以抵御风浪,是为嘉州城。

大佛称乐山大佛,于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汇流之处,通高达71米,是至今中国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造像。

因水患而兴起,又因浪平为城,这个城市的文化早就在这大风大浪,波涛汹涌中,历经磨砺,从而定格。

前一天的徒步,以至于第二天醒来,双腿依然酸疼无比。拖着那仍然疲惫的身躯,只身前往乐山大佛。依稀记得最早认识乐山大佛,是在念小学时的某本课本上看到。当时第一眼看到,虽只是一张图片,但是它坐立于江边,嵌在崖壁上的巨大的佛像让我惊叹不已,印象深刻。

凌云寺

搭乘公交车直接来到了景区门口,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和茂密的植被出现在眼前,而刚才还是那空旷的岷江河堤和公路并行。

沿着阶梯,穿过巨大的岩石,里面绿树成荫,古木参天。犹如一处深藏在岷江旁,凌云山深处的修行之地,清幽,静谧。

修建于此的凌云寺,最早创建于唐初,开元初年,大概是公元713年开凿佛像,寺庙当时由于扩建,所以如今在我眼前的凌云寺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唐代时期建造的凌云寺早就毁于元顺帝时的战乱,明代虽然进行了两次较大的修复,不过明末的兵祸,又被毁于一旦。而此时,眼前的这座凌云寺,则是康熙六年重新修建的,此后,又经过多次修缮,才保存至今。

寺庙内,香火鼎盛,不少信众都是远道而来

江水交汇之处,可谓泾渭分明,不同的河水,也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已有上千年历史的乐山大佛

穿过那香火鼎盛,却又游人如织的寺庙,往山边的峭壁走去。拨开那葱葱郁郁的树木,植被,眼前的大渡河,青衣江,岷江,还有对面的乐山城,映入眼帘。

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在此汇聚,而河流的颜色也是不尽相同。

沿着那通往大佛的小路向前,在一峭壁旁,小路成了阶梯,并且沿着那陡峭的峭壁,一路往下,而大佛就在阶梯旁边。

阶梯非常陡峭,而且狭窄,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扶着阶梯的扶手,一步步往下。而那尊高达71米的摩崖石刻佛像就在身边,巨大,宏伟,置身其中时,其壮观得令人叹为观止,难以置信!这是硬生生地在一座大山,开凿出来的佛像。我想,称之为奇迹,也毫不为过。

乐山大佛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713年),竣工于贞元十九年(803年)工程浩大,历史了约90年才完成。

大佛脚下

沿着阶梯,终于下到了河堤旁,佛脚下,仰头望去,犹如一座大山竖立眼前,气势恢弘。山是一尊佛,佛亦是一尊山!

71米高的大佛背山崖,正襟危坐,面朝三江,法相尊严,安稳慈祥,与乐山城隔江相望。

沿着岸边继续前行,又回到了凌云山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凌云与乌尤两只之间。发现了“麻浩崖墓“,这种有着一千八百多年历史的墓葬形式。

麻浩崖墓博物馆

岩壁内的墓葬群

崖壁内

只开放了部分墓葬群

崖墓内

走进博物馆内,只见馆内的桔红色的崖壁上出现一个个洞穴。心里非常好奇而又有些紧张,毕竟眼前的这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墓葬群。相比于乐山大佛前的游人如织,眼前的麻浩崖墓可以说是游人寥寥。

走进了其中一个洞穴,红色的岩壁上有不少历史久远的浮雕。

据考证,崖墓至今已有一千八多年历史,流行于东汉以及南北朝时期。主要位于凌云山与乌尤山两山之间的溢洪河道东岸。

继续往里面的墓室走去,光线也逐渐变得越来越暗,通道也变得狭窄,矮小。墓室里面规模庞大,结构复杂,各种墓室遍布其中,走在墓道内,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许多墓室都用铁门封了起来,不然真的可能有在墓室里迷路的可能。

出了崖墓后,继续沿着山里的主道前行,前面则是乌尤山了。就这样,不知不觉从凌云山走到了乌尤山。

乌尤山上的乌尤寺

相对于凌云山,乌尤山更像是一座孤岛,离堆。四面环水,孤峰竖立。从凌云山的麻浩崖墓下来后,在穿过岷江上的濠上大桥,就来到了两千多年前,蜀守李冰的治水工程的遗迹,离堆,即乌尤山。

坐落于乌尤山最高处的乌尤寺,至今也已有千年历史,原名正觉寺。最早始建于唐朝,宋朝改名乌尤寺,至今。

但是,眼前的这座千年古刹也是饱经风霜,曾经在明,清时期,两度毁于战乱。而眼前的寺庙建筑,也多是清朝末年和近代所建。寺门高开洞庭野,苍崖半入云涛堆。

站在位于山顶的乌尤寺,寺庙前的广场,视野开阔,近处的三江汇聚,远处的乐山城一览无遗。

一尊佛,两座山,三条江,这就是乐山城的故事。历史与信仰在这流淌,扎根,繁衍,生存。

至此,我的乐山的旅行也画上圆满的句号,接下来,我则要继续赶回成都。下山的过程中,遇见了一位外国小哥,巧合的是,他是我上午搭乘公交车前来乐山大佛时,同车的一位乘客。似乎,他也认出了我,他望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看着他支支吾吾的,似乎是遇到了些什么困难,和他打了招呼后,他似乎顷刻找到了救命稻草般,用英语巴拉巴拉地和问起了路,说了一大堆,再三确认这是下山的道路后,终于如释重负。并向我大吐苦水,因为这一路问了不少路人,都因为不会英语而让他焦急万分。

后来,一边下山,一边聊天得知,他是复旦大学的留学生,居然不懂一句中文就自己出来旅行了。一路上,他开开着玩笑和不断吐槽着中国有太多的Chinese,香港有香港Chinese,四川又有四川的Chinese,上海又有上海的Chinese,让人哭笑不得,而我为此也只能深表同情了。毕竟,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也只会说两种Chinese,更别谈这位来自国外的留学生小哥了。

文字:Mister Du

摄影:Mister Du

编辑:Mister 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