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进了个直播间,发现中国编剧竟被逼到这份儿上了?

本来是平常的一天,波姐早上在看盆友圈的时候,发现一位著名编剧在推介:晚上8点,会有人搞一场“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

波姐瞬间就精神了。因为要说直播卖啥都可能,偏偏直播卖剧本波姐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见证历史之前,先说一下中国编剧的困境。首先是从业内到观众,甚至编剧自己,人人都在骂。

然后地位还奇低。不少编剧做梦都希望自己在写韩剧美剧,因为人家是“编剧中心制”。

总而言之,大多数编剧在平时都是苦逼+小透明,在圈内没啥话语权,甚至没啥尊严。说难听点,有时候,谁都有资格改剧本,除了编剧自己……

作为整个行业的“服务性环节”,你突然跳出来说要自己直播卖本子?你可以理解波姐的惊讶了吧。

话不多说,当晚8点,波姐准时进了直播间。

主持人也就是活动主办方,“编剧帮”的创始人杜红军先介绍了直播规则。总共5位编剧登场,每位有10分钟时间介绍自己的剧本,5分钟回答问题。围观群众还可以用打赏表达自己的态度,“喜欢”就打赏6.66元。有兴趣,想买的,可以打赏168元,直播结束你就可以跟编剧单聊。

这一点,波姐第二天加了杜红军微信问了。他说,168其实算是他们给买家设置的小门槛——若连168你都不肯付,那你对这个本子估计也没啥诚意。

竟无言反驳。

最有意思的是,“不喜欢”也可以打赏。不多,2.22元。更多的是戏谑性质。

这个直播其实有点像视频会议,主持人说完就切画面,5个编剧就在各自家中(波姐从衣着背景猜的),轮流推销自个的剧本。跟普通视频会议不同的就在于,外面还有几千个人在围观……

1号编剧叫柴楚然,他推介的剧本叫《奶嘴先生》,一部33集的都市轻喜剧。

他表示,灵感来源是身边女性朋友的吐槽:怎么男人都长不大呢?于是,他就把女人对男人的吐槽都搜集起来,放到几个男性角色身上,探讨他们的问题是如何形成的,男人又究竟在想些什么。

柴楚然强调,这部剧不是要批判男性,也不是说女性就完全没问题。说到底两性之间还是要有效沟通。

介绍完了就是问答环节。有人问对标影片是啥,他说虽然不完全像,但可以对标《绅士的品格》。波姐正好看过,霎时明白了大概啥风格。

《绅士的品格》

编剧连属意的男主角都想好了,雷佳音。(这个选角不错,可惜通常编剧说的话都不算)

波姐觉得这位推介得还不错,但有好几个围观群众吐槽:说来说去,你的故事呢?(这句话其实很专业,说明直播间绝对“混”入了编剧同行)

但时间是无情的,很快就轮到第二位编剧了。不像第一位,这位就是一部没出过戏的新编剧,叫墨林森。他写的是个12集的网剧,叫《传销网络》,据说题材是经过亲身体验的。

2号属于PPT风格,拿了个PAD来辅助说明。说故事的同时还聊到了新导演的困惑,顺便批判了一下“IP至上”的行业现象,得到了不少围观群众的认同。

但这个本子的弱点也很明显,很多人在评论区提醒了:题材有点敏感,担心过不了审。

3号是女编剧,张馨元,推介的是一个电影剧本,叫《爸爸的诡计》。讲的是一个留守少年险些走上犯罪道路,他的爸爸用36计来教育他的故事。

跟第一位相反,这位的本子又讲得太细了。儿子偷车啦,早恋啦,打工啦,又想当网红啦,结果陷入套路贷啦,情节特别曲折。

但编剧很有自知,直接表示这个适合低成本制作,800万元甚至以下就能搞定。

事实上,这位是编剧也是导演,以前拍过网剧和短片,这是她创作的第一部长片电影剧本。她说,希望能成为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导演处女作。

换句话说,这是来找投资人的。

这部剧本在她看来,是“现实性中带点幽默感”,可以对标《摔跤吧!爸爸》,以及俄罗斯一部讲父子关系的电影叫《回归》。

《摔跤吧!爸爸》

编剧NO.4,马天利,带来的是电影剧本《宇宙之外》,一个轻科幻的悬疑公路片本子。跟3号一样,也希望有机会能自己当导演。(过去是纪录片导演)

故事是一个癌症老板和他的男护工的故事,男护工表示我知道有块神奇的石头可以治好你的病,想活就跟我走吧……听开头就挺引人入胜。

故事里有个秘密,涉及两人多年前的恩怨。有现实主义成分,但也真的有点小科幻。编剧说,他借用了豆瓣KFK的世界观。“KFK预言”应该不少人都听说过:豆瓣曾经出现过一个神秘ID叫“KFK”,自称来自2060年,此人回答过不少网友关于未来的问题。

第5位编剧王小康看起来有点资深,推介了一个都市魔幻现主义题材剧本,叫《迷夜追踪》。多线叙事,角色特别多,有舞女还有连环杀手。(但说实话波姐没怎么听懂……)

评论区里一度有点怀念前几位编剧……还有人发现这位编剧字正腔圆可以开发讲广播剧的第二职业。

直播结束了。算成功还是翻车?其实取决于你的预期。在波姐的预期里,这应该算是很成功。因为波姐早就知道,在一场直播的时间里,当场在线卖出一部剧本,这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剧本不是一个普通商品,它是影视作品的前期状态。而创作一部影视作品,它涉及了太多环节,太多人以及太多钱……不像买口红,直播里看着试色效果不错就能下单。

因此,这场“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更多的意义还是在于:打破了空间时间人数的限制,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处于“待嫁”状态的原创剧本。

过往一些电影节也会有剧本路演,但参加的人也就三五个评委,七八个业内人。而这次,据杜红军说,圈内一些有实力的影视公司其实都来人了。(虽然大多都默默潜水)

围观群众的构成也很丰富,除了编剧群体,还有导演、制片人、投资人等等。当然也有少数像波姐这样的普通吃瓜群众。

据波姐观察,当天直播结束,人数超过4500人。今天波姐又拉了下回放,发现加上后来的人,观看过这场直播的已经超过6000人次了。

想想在过去,有什么场合能让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认真听一个编剧尤其是名不见经传的新编剧讲TA的剧本呢?

而且线上直播还有一定的互动性。就连波姐这样的吃瓜群众也是有价值的,因为我们可以作为普通观众,从一部影视作品诞生之前就给它提意见:这里有意思,那里没意思,这个情节这样改改可能更好看……

对于埋头创作的编剧尤其是新编剧来说,这样的交流太重要了。

杜红军说,他跟工作人员交代过,直播中正常的评论包括批评都不删。

这次直播完毕后,有圈内人给出严厉批评,杜红军还特意分享出来了。

此外,这次推介的剧本都是完成版,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属意,买了就能直接立项。这一点杜红军跟波姐解释,也有一层保护编剧的考虑——都写完了,就算万一有人听了创意想抄,也来不及抄。

至于未来,这样的“直播买剧本大会”还会继续做下去。杜红军说,暂定下周一就会来第二场。第一场里种种不完美的,接下来继续改进就是,但有人提出的“让更会说话的人代表编剧推介剧本”,杜红军表示不愿意。

他说,第一次直播没给编剧做所谓的“训练”,今后也不会做。他说,一个编剧苦苦在家里熬几个月甚至几年,熬出一部原创剧本,如果能亲自对着所有人介绍,这将是对他们莫大的鼓励。

这个评论区的董润年是著名编剧,写过《心花路放》《老炮儿》,去年还自编自导了黄渤主演的《被光抓走的人》。

如今疫情还没完全过去,影视圈有多艰难大家有目共睹。这次“全球首次直播卖剧本大会”或许有疫情催生的原因,但波姐觉得,这个新鲜事物的出现其实也是早晚的事儿。

互联网给了每个行业每个人走上前台的机会,其中也包括那些默默无闻但有着伟大梦想的小透明编剧们。

就像杜红军说的,说不准哪天,其中就会出现巨人。

而机会,永远都会善待那些已经做好准备的人。

编辑:慧玲

本塘原创,抄袭必究,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