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降薪 一地鸡毛

迄今28年的历史中,英超联赛与球员之间的关系从未如此紧张。

4月3日,英超联赛(EPL)官方承诺将立即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等(NHS)投入2000万英镑慈善金,并宣布20家英超俱乐部一致同意就有条件降低球员30%年薪并延期支付征询球员意见。

4月4日下午,英格兰职业球员工会(PFA)召集20家英超俱乐部的球员代表进行电话会议,并在会后代表所有英超球员发表声明,称球员降薪造成税收大量减少,反而将极大地损害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并称英超联赛应掏出远多于2000万英镑慈善金金额。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职业球员工会的言论几近于向英超联赛发出“宣战声明”。降薪还是不降,围绕这一话题的争论火药味渐浓,随着英国政府人士及民间舆论的不断施压,球员与联赛间的矛盾恐怕即将迎来燃爆点。

增 压

进入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欧美多国蔓延,众多体育赛事纷纷停摆,造成不少俱乐部面临生存危机。包括拜仁慕尼黑、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等多家俱乐部的球员纷纷接受大幅降薪或停薪,以保障收入较低的工作人员能够拿到全额薪水渡过危机。随着疫情不断发酵,包括体育在内的英国各行各业都出现失业人数上升等问题,英超球员仿效其他联赛俱乐部降薪以帮助他人的讨论也逐渐浮现。

4月1日,英国议员,英国数字、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主席尤利安·奈特表示,英超俱乐部依旧生活在“道德真空”中,英超球员应该牺牲自己的一部分高薪帮助别人渡过疫情的难关。紧接着,英国卫生与社会保障部大臣马特·汉考克进一步表示,“英超球员应该接受降薪,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3月27日,汉考克被确诊为感染新冠肺炎。伦敦市长萨迪克·可汗也认为,高薪球员需做出表率。

与此同时,几家英超俱乐部的“操作”进一步“败了好感”。4月4日,目前英超领头羊利物浦加入了托特纳姆热刺、伯恩茅斯、纽卡斯尔联和诺维奇等英超球队的行列,宣布令200名以上的俱乐部工作人员临时下岗。根据英国政府出台的政策,政府将负担这些员工80%的工资,最高可达每月2500英镑,而俱乐部只需支付剩余20%的工资。

在目前这一困难的时刻,平日里赚得盆钵盈满的俱乐部将自己员工的工资“甩锅”给普通纳税人承担,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正是这些操作招致了奈特等政界人士的批评,普通百姓也对此并不买账。与生存困难的低级别小俱乐部不同,欧冠联赛卫冕冠军利物浦2019年的收入高达5亿3300万英镑,税前净利润也有4200万英镑之多,因此这样的做法更加令人困惑。就连自家人也看不过去,利物浦球星卡拉格表示,俱乐部的做法会使其失去尊重,球星丹尼·墨菲也认为,此举将损害俱乐部的名声,“英超俱乐部有足够的钱支付所有人的薪水。”

面对各方面的压力,英超联赛在3日公布,所有俱乐部同意就降薪30%征询球员的意见,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反 击

听到“英超球员何不降薪”的质疑,代表球员利益的职业球员工会最初的反应有些迟缓,最初只是要求任何会员在告知工会前不要接受任何降薪或推迟发薪,这种暧昧的态度也致使球员一度成为众矢之的。

英国职业球员工会官网

4月4日,职业球员工会终于开始反击,在这份20支英超球队队长一致同意的声明中拒绝了英超联赛30%降薪的提议,球员工会指出,英超球员工资中所缴纳的税款是英国政府诸多公共服务支出的重要来源,“在当下的重要时刻尤为重要”。英超球员年薪减少30%,总金额高达5亿英镑,这意味着政府将从中少获得超过2亿英镑的税款,“政府少了这笔钱将对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造成怎样的影响?英超联赛提议降薪的时候有想到过这点吗?汉考克大臣批评英超球员的时候又是否把这个考虑在内?”声明中继续反唇相讥,认为英超联赛的慈善金应该比2000万英镑多得多。

这些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们拒绝降薪,是否意味着他们缺乏怜悯之心?至少相当一部分人不是。同样是在利物浦,队长乔丹·亨德森便计划与队友詹姆斯·米尔纳一起,联合其余英超球队队长向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捐款。曼联门将大卫·德赫亚向祖国西班牙的医疗服务系统捐助了27万英镑,前锋马库斯·拉什福德为曼彻斯特贫困儿童发起的筹集资金也超过了14万英镑。这些善举在英超球员中并不少见。

不少英超球员本以为,他们减少的薪水能够全部用于保证俱乐部工作人员同事得到100%的工资,然而利物浦、热刺等俱乐部令员工临时下岗的行为,使他们担心自己的牺牲最终只是让老板“占了便宜”。职业球员工会在声明中也表示,英超球员希望带头做出贡献,并希望自己贡献的资金能够支持到俱乐部、俱乐部工作人员、低级别联赛和俱乐部以及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据报道,曼联球员便主动减薪660万英镑捐助给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方 案

目前的僵局,并非任何一方所期待。英超联赛损失了形象和公信力;英超俱乐部认为自己夹在联赛和球员之间两头不讨好;英超球员则认为自己替联赛、俱乐部等“资方”不公正地背了黑锅。下周一,各方将继续就此展开讨论。

曼联球星、英冠德比郡队队长韦恩·鲁尼

“只要德比郡需要我降薪来帮助俱乐部,我会毫不犹豫地执行,如果政府让我给予医护人员资金上的支持或购买呼吸机等设备,我会感到非常自豪,”曼联球星、英冠德比郡队队长韦恩·鲁尼道出了球员的顾虑,“前提是我得知道自己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鲁尼认为,降薪30%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并不合适,“我已经34岁了,在很长的职业生涯中挣了足够多的钱,所以我来放弃一些薪水是没问题的,”鲁尼表示,球员也面临着和其他人一样的种种难题,“但不是所有球员的财政状况都一样,我有一个队友现在还和自己的妈妈租住在国有的房子里,如果哪一天英冠也要和英超一样降薪,他2000英镑的周薪就要减少600,而他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鲁尼认为,降薪的方案应该给予球员充分的灵活度,根据球员自身的情况量力而行,“俱乐部应该坐下来和每一位球员商谈,有的人可以降低30%,有的人说我可以降低5%,这些都没有任何问题,所有人的选择都应当被尊重,”鲁尼表示,英超联赛现在就是把球员摆在公众面前当挡箭牌和替罪羊。

职业球员工会也在声明中表示,对今后同英超联赛继续讨论持欢迎态度,但在不同俱乐部、不同财政状况和不同合同状况的众多运动员间达成共识需要时间。

劳资矛盾天然存在,但在困难之前,劳资双方既是利益相关方,更应该是利益共同体。疫情期间,无论是英超联赛、各俱乐部,还是众多英超球星都以不同形式做出了贡献,但这些贡献本可以在合力之下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