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狗肉不文明吗,且看中国人吃狗肉的悠久历史

深圳通过“最严禁野令”,其中明确禁止食用用于科学实验、公众展示、宠物饲养等非食用性利用的动物及其制品,这就可以理解为禁止食用猫狗等宠物。据说,禁止食用猫狗等宠物,是现代人类文明的体现和要求,深圳这一次又走到全国的前列。

狗本来是人类驯养的家畜,属于“六畜”之列。我国养狗的历史悠久,古籍上有关狗的记载很多,《礼记·王制》写道:“士无故不杀犬豕。”《墨子·非攻》云:“攘人犬豕鸡豚者,其不义又甚入人园圃窃桃李。”这些记载反映了我国古代养狗的普遍性,如果仅仅就“犬豕”这两个字的先后顺序来说,似乎古人把狗看得比猪更为重要。现在的话语中,人们也常常将狗与猪并列,比如骂一个人很低贱,就说他“猪狗不如”,当然一般是将猪放在狗的前面,因为后来养猪比养狗更普遍,在生活中,人们吃猪肉要远远超过吃狗肉。

不知在人类早期驯养狗的时候,是不是把狗当作宠物来养,但后来确实有人把狗视为游玩之物,比如语出《史记》的“斗鸡走狗”一词,就可见当时拿狗来赛跑的风气。可是,“斗鸡走狗”是贬义词,向来被视之为游手好闲者的无聊游戏。

当然,人类早期驯养狗,更大的可能是用来打猎,用狗来驱赶猎物。因此,《史记》中有一句很著名的话:“狡兔死,走狗烹。”这“走狗”肯定就是猎狗。直到今天,“走狗”和“狗腿子”一词,应该就是来源于人类用狗来打猎。人们看中的是狗的敏捷,跑得快。显然,人们是把狗当作用来支使的工具,对于狗,是不怎么看得起的。因此,“走狗”和“狗腿子”,都是贬义词。“走狗”这个工具,如果不用了,是什么下场呢?那就是“走狗烹”。把“走狗”给“烹”了,毫无疑问是要吃进肚子里去的,肯定不会把“走狗”给“烹”了之后,当作祖先或神圣一样给供奉起来。

是的,中国古人一直有吃狗肉的习惯。《文子·上仁》云:“先王之法,犬豕不期年不得食。”《礼记·内则》上也载有“犬宜粱”、“狗去肾”、“狗赤股而躁,臊”等内容。这些吃狗肉的经验之谈,说明了在古代狗肉就是人们普遍享用的肉食品。

在古代,人们不但要吃狗肉,屠狗曾经还是一种专门的职业,和屠宰猪、牛、羊的职业一样流行于全国各地。虽然《后汉书·二十八将传》谓狗屠为“轻猾之徒”,屠狗并不是什么体面的事,但在历史上,狗屠这一行业中确实出现过不少英雄人物。《史记·刺客列传》记载:“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就愿意与狗屠交往。《汉书·樊哙传》记载:“哙沛人也,以屠狗为事。”这个樊哙就是追随刘邦打天下,后来在著名的鸿门宴中带剑执盾保护刘邦的那个英雄。

樊哙狗肉,传世凡两千余年而不衰,时至今日依然是樊哙故乡江苏沛县的一道名菜。俗语有“挂羊头卖狗肉”之说,似乎狗肉之贱不能与羊肉比。古人很看重“羊肉”,你看“鲜”字,“鱼”与“羊”就谓之“鲜”。可能,古代狗肉的价格或是受欢迎的程度,要远低于羊肉,所以才要“挂羊头卖狗肉”。然而,直到现在,江苏丰、沛当街卖狗肉者,摊子上挂一排狗头骨作招牌,名曰“狗幌子”。看来世人大可不必如此贬损狗肉,“卖狗肉”者也犯不着以“挂羊头”来蒙骗顾客,“挂狗头卖狗肉”倒不失为自信明智之举。

那么,古代有没有禁食狗肉的情况?有的。

北宋末年,人们吃狗肉就遇到了麻烦。宋代朱弁在《曲洧旧闻》卷四就详细地记载了一次禁食狗肉事件:

(宋徽宗)崇宁初,范致虚上言:“十二宫神,狗居戌位,为陛下本命。今京师有以屠狗为业者,宜行禁止。”因降指挥,禁天下杀狗,赏钱至二万。

你看,因为宋宋徽宗赵佶生肖属狗,宰相范致虚谀言邀宠,想出了这个禁止杀狗的馊主意,何以荒唐乃尔!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徽宗赵佶竟然妄信不疑,可见当时朝政昏暗到了何等程度!因皇帝赵佶属狗,就禁止天下百姓杀狗,这可能是有关属相的最为荒唐可笑的事例。不过也幸亏赵佶这个皇帝是属狗,要是属猪,那么老百姓就连猪肉都不能吃了,情况岂不更为糟糕?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禁止天下百姓杀狗吃狗肉,并没有给属狗的徽宗皇帝带来好运,二十多年后,赵佶父子就成了金国的阶下囚。随着北宋的灭亡,徽宗皇帝这个荒唐的禁令就无形之中取消了。到了南宋,狗屠就重操旧业,狗肉又回到了人们的餐桌上。宋代洪迈在《夷坚甲志》中记载:“平江城中草桥屠者张小二,绍兴八年,往十五里外黄埭柳家买狗……张提其耳以度轻重,用钱三千得之。”绍兴是南宋高宗赵构的年号,南宋时的平江就是现今的苏州。张屠户只要提着狗耳就能知道它的轻重,可见他从业已久,经验丰富,亦可见南宋时民间吃狗肉风气之盛行。

到了元代,狗禁比宋徽宗时还要厉害得多。元成宗大德十年,诏令凡匿鹰犬者没家资之半,来献者给之以赏。元代倒不是禁止吃狗肉,而是禁止养狗。禁止养狗,可能目的是为防止百姓把狗当作反抗统治者的工具。你想,如果百姓家家养狗来看家护院,那元代官吏要随意进百姓家抄查之类,麻烦就很大。

元代禁止养狗,是如此的严厉,养狗要被抄没一半家财,还有谁家敢养狗?从元成宗大德十年(公元1296年)到元代灭亡(公元1368年)有七十多年时间,在禁止养狗的情况下,无人敢养狗,自然也就没有狗肉可吃。

到了明朝,人们肯定还是要吃狗肉的。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狗类甚多,其用有三:田犬,长喙善猎;吠犬,短喙善守;食犬,体肥供馔。凡本草所用,皆食犬也。”书中还列举了吃狗肉的种种好处:安五脏,轻身,益气,宜肾,补胃,暖腰、膝,壮气力,补五劳七伤,补血脉等等。既然有体肥膘壮的食犬供人食用,吃狗肉又有诸多好处,人们自然不会放着狗肉不吃。

《本草纲目》中还特别说明:“凡食犬不可去血,去则力少,不益人。”可见至少从明代起,因为“不可去血”,人们杀狗的方式已由刀屠改为棒打或绳勒了。在我的家乡江西,人们杀狗普遍采用棒打,让人奇怪的是,将狗打死后,还要把死狗倒吊着挂起来,据说是狗属土命,如果不挂起来,让死狗躺在地上沾了地气,就会死而复活。关于这一点,贾平凹先生在他的小说《土门》中也有类似的记叙,可见陕西农村也有这样的习惯,不知我国其它地方如何?

时至今日,爱吃狗肉者依然大有人在。广东人喜好狗肉,且美其名曰“香肉”。据说浙江金华火腿之所以香味独特,是因为每做一批火腿,必须将一只狗腿腌于火腿缸内,据说其定规是每十条猪腿中夹放一只狗腿。因为“狗腿”名声不佳,因此将狗腿名之为戌腿,为非卖品。由此庶几可以证明“香肉”之名不虚。

在我的家乡,人们也是爱吃狗肉的,有“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之说。只是,人们虽然爱吃狗肉,根据既往的习俗,逢年过节或正式宴请宾客时,餐桌上就见不到狗肉。因此,有“狗肉不上席”这个约定俗成的定规。何以如此?在当地人们眼中,狗有看家护院之功,因此俗语中有“打狗散场”一说,逢年过节或正规酒宴要讲吉利,自然不能散场。

现在,人们普遍将狗视之为宠物,养狗的人很多,反对吃狗肉的声音,夹“现代文明”之势,是一浪高过一浪,那么,大家对于吃狗肉,是什么态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