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月片”里,没有他的名字,将失去一半颜色

香港“风月片”大师,刘晓庆挚友,离世时一件事让刘晓庆至今后悔。

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世人皆知李翰祥是“风月片”大师,却鲜有人知,他也被称为“片厂变色龙”。

“我拍的那些喜剧呀,风月片呀,完全是为了卖钱。”

当年李翰祥说出这话的时候,也许他没有想到,20多年后的今天,他的电影正被越来越多的影迷认同。

一、不甘平凡的激进青年

1926年4月18日,李翰祥出生于中国辽宁锦西县,幼年时历经战乱之苦,后移居北平,在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攻读西画。

学画期间,李翰祥,思想激进,因多次参加学生运动,而被开学校开除。

一次偶然,他参演话剧《棠棣之花》,而被观看演出的戏剧学家马彦祥的赏识,进入上海市立戏剧学校功读。

同年他参演电影《满城风雨》,从此进入电影圈。

1949年,李翰祥进入长城公司成为签约演员,因表演天赋过人,不久他便拿下了第十七届亚洲影展影帝。

如果按照原有“演员”的路线发展下去,李翰祥一定会是一名名留影史的影星,但他志不在此。

拍戏的同时,李翰祥还肩负起了美术布景和广告看板的绘制,跟随王朝曦和陈翼青学习剪辑。后又师从严俊、但杜宇,终于他慢慢的从一名演员转型成了一名导演。

1955年,李翰祥为亚东电影公司执导了处女作《雪里红》,受到邵逸夫的赏识,转投邵氏,正式开启了他的邵氏电影生涯。

二、与邵逸夫的恩怨分离

1956年,内地上影厂推出了黄梅戏《天仙配》,受到其启发,李翰祥拍摄了《貂蝉》、《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几部黄梅调电影。

电影上映后,票房成绩骄人,电影的主角,林黛、凌波、乐蒂,也成了当时炙手可热的女星

不过虽邵氏给了李翰祥机会,但是在他崛起的时候,邵氏却没能够好好珍惜,

那时候邵氏实行合同制,对导演酬劳的分配实行的也是工酬制度,李翰祥虽然为公司挣了不少钱,但每月领到的也仅有8000块钱港元工资。

相比之下,邵氏花重金将陶秦和岳枫挖至旗下,他们每拍一部电影,都能拿到2到3万港元,这让李翰祥心理落差极大,再加上拍戏过程受到的种种限制,积怨日深的李翰祥,终下定决心离开邵氏。

1963年,李翰祥在国际电影懋业有限公司老板陆运涛的支持下,来到台湾,自组国联电影公司。

然而李翰祥的创业史并不顺利……

1964年,陆运涛因飞机失事突然去世,更令国联电影失去了最大的后盾。

1965年,李翰祥孤注一掷,拍出《西施》,却票房失利,令国联电影彻底破产。

李翰祥不得不重返香港,不过让李翰祥没想到的是,此时邵氏的邵逸夫竟不计前嫌,主动找上门谋求复合。

两人重修于好……

说邵逸夫有容人之量也好,说李翰祥能屈能伸也罢,两人的再次牵手,其实是因为邵氏正面对成立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

旗下首席执行官邹文怀也因为对薪金制度不满,挖走何冠昌等几员猛将出走,组建嘉禾电影公司。

再加上邵逸夫看走眼,错过了李小龙,令其与嘉禾签约,从《唐山大兄》到《猛龙过江》,接连刷新香港历史票房纪录。

此时李翰祥的回归,无疑又给邵氏注入了信心。

这次李翰祥与邵氏的合作,维持了12年之久,李翰祥共为邵氏执导了30多部电影,其中有20多部是风月片。

譬如《大军阀》、《风月奇谭》、《北地胭脂》等等,当然这些电影也为邵氏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三、志不在“风月”

正如李翰祥所言,“我拍的那些喜剧呀,风月片呀,完全是为了卖钱”

而作为导演,真正让他醉心其中却是“历史片”

1975年、1976年,李翰祥先后拍摄了《倾国倾城》和《瀛台泣血》两部历史巨制,电影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也给李翰祥创造了前往内地拍摄的机会。

1983年,在内地有关部门的全力支持下,李翰祥拍摄了《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两部经典历史片。电影上映后不仅拿下2746万港元高票房,还让初出茅庐的梁家辉成了香港金像奖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后李翰祥,投入巨大精力,筹备拍摄以溥仪生平经历为题材的《末代皇帝》,却屡次申请都未能获得内地批准,事后才知原来是与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撞了题材,且对方已先他一步得到批准。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和梁家辉合作拍摄了“爱新觉罗·溥仪的后半生”——《火龙》。

1989年他又拍摄了《一代妖后》,完成了他“西太后”三部曲的终曲,(港名《西太后》,情节有所不同)。

此后他便从内地回到香港,收留那些豪情壮志,重拾他的风月电影,此时的李翰祥虽有万千想法,无奈年事已高。

1996年,受挚友刘晓庆邀请,李翰祥重回内地,拍摄电视剧《火烧阿房宫》,不幸的是,李翰祥由于拍摄期间劳累过度,心脏病复发离世,享年70岁。

这也让邀请他来拍戏的刘晓庆,一直不能释怀,每思及此,都后悔自己不应该邀请他再到内地拍戏。

但李翰祥,一位将整个人生都放在艺术创作中的导演,其实影视作品就是他的生命啊!

回顾他这一生,他的创作“洒脱”,不管是细腻柔美的“风月片”,博君子一笑的“喜剧片”,还是恢弘深沉的“历史片”,他都能信手拈来。

香港风月片,没有他,将失去一半颜色,香港历史片,没有他,将丢失一半的深沉。

在与之现在相比,如今的香港导演里,恐在难觅,李翰祥这样的大师踪迹了……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热血丹心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