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涨价约6%,会有更多餐企效仿以应对成本骤升吗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看来,海底捞涨价其实也是为了度过眼前的难关。因为目前餐饮企业受疫情防空工作要求,尽管开放了堂食但是进店人员数量收到严格限制,并且要通过停用部分餐位的方式以拉开到店堂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4月6日,随着海底捞被消费者发现菜品涨价并发了微博,关于餐饮品牌复工后的成本现状与定价选择,成为关注焦点。北京商报记者近期走访看到,除海底捞外,喜茶、新元素、火炉火等恢复堂食的门店内座无虚席,甚至出现等位。餐企表示,门店增加防疫工作,运营成本提升,这是复工后涨价的主因。更有业内人士判断,随后也许会有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提升产品价格。

图片来源:海底捞官方微博

海底捞涨价6%

多位网友在新浪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海底捞恢复堂食之后涨价,且菜量变少。据悉,根据消费者定位,海底捞此次涨价涉及上海、北京等多个城市。

针对消费者反映产品涨价问题,有媒体报道称,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已确认目前门店菜品价格调整控制在6%,各城市差异化定价,由门店按照地理位置、当地消费水平等因素对不同菜品综合定价。报道中,该负责人还表示,各门店提供自提服务,可享6.9折至8.5折折扣。4月25日之前,外带的包装材料会优化,以降低成本并减轻消费者负担。

北京商报记者针对涨价问题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截止记者发稿前,对方未给予回复。

不过,在消费端,部分消费者对于海底捞菜品涨价表示“可以接受”。

其中,一位正在太阳宫店排队取号的黎女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疫情对很多餐企带来了不小的冲击,通过调价进行成本控制也在合理之中,黎女士认为此次调价幅度在自己接受范围内。也有消费者认为,价格微调对消费会有一定影响,自己在点餐时会保持适量。

图片来源:消费者截图

防疫及食材成本骤升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看来,海底捞涨价其实也是为了度过眼前的难关。因为目前餐饮企业受疫情防空工作要求,尽管开放了堂食但是进店人员数量收到严格限制,并且要通过停用部分餐位的方式以拉开到店堂食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此外,他认为,一些商圈餐饮的营业时间也受到商场、物业等多个单位的限制,营业时长缩短,到店客流难以恢复,加上餐厅还要花费一部分成本在采买消杀用品及防护用品上,这些都导致了餐饮企业复工后成本的提升。因此餐饮企业想要解决眼下运营成本提升的难题,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提升产品的价格。

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朝阳大悦城、来福士等商圈餐饮门店陆续恢复堂食,除了海底捞之外,喜茶、新元素、火炉火等门店內座无虚席,甚至出现排队等位现象,面对逐渐增加的消费流量。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海底捞北京部分门店已恢复堂食营业,其中太阳宫店、三元桥店等门店均出现排队等位现象。

对于成本上涨的程度,在采访中,不同的餐饮企业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其中,部分餐企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与疫情之前相比,堂食运营成本明显上涨。北京龙人居水煮三峡鱼连锁酒楼总经理表示,目前龙人居旗下的七家门店已经开始开放堂食营业,现阶段防疫工作仍然是餐厅经营的重点,门店也花了大量的精力在门店防护方面。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位于朝阳大悦城的火炉火虽然出现排队等位现象,但是店内由于防疫需要,对就座的消费者安排了隔桌隔座,相较疫情之前,店内空出一片堂食区域。火炉火店内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表示,由于防疫等原因,店内上座率明显降低,店内运营成本较之前也有所提升。

会否传导行业普涨?

“只要疫情没有完全被控制,防疫工作还要继续,餐饮消费不能完全放开,会有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遇到这类问题,参与涨价的企业也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多。”上述餐饮业内人士判断。

不过,旺顺阁(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张雅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旺顺阁堂食正在稳步恢复,暂时没有感到食材成本上涨。而在嘉禾一品创始人刘京京看来,餐饮食材成本有些许涨价,目前没有涨价的意愿。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海底捞涨价也看到了餐饮行业的发展趋势,头部企业趁势而为进行涨价,在消费端,涨价对消费者有一定情感因素的影响。但对于消费能力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海底捞的粉丝、重度消费人群是中等偏上的消费人群。所以涨6%其实对于这些消费群体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对企业来说,利润将会有所提升。

朱丹蓬认为,疫情对中国的餐饮行业来说是一个分化器,也是淘汰洗牌的加速器,头部企业依托自身的综合实力、抗风险能力、品牌力等红利拥有涨价的话语权、定价权。但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可能是进行促销活动,所以分化的趋势将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