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贷款增加七成、高层动荡,紫金银行靠压缩支出增长业绩

上市一年多来,紫金银行股价跌去了六成,资本市场不受待见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郜融莲

近日,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01860.SH,以下简称紫金银行)发布了2019年财报,成为了首家公开年报的农商行。

紫金银行成立于2011年3月28日,总部在南京,全行注册资本33亿元,去年1月成功登陆A股。

据2019年财报显示,紫金银行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46.75亿元,同比增长10.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16亿元,同比增长12.92%。

这是一份差强人意的成绩单,但是《每日财报》也注意到,紫金银行仍然存在不良率高企,高管变动频繁,股价低迷得不到资本市场认同的困境。截止3月31日收盘,股价报4.22元/股,紫金银行相比最高价已跌去63.93%。

逾期贷款增加七成

对于紫金银行来说,其高悬在头顶的压力则是居高不下的不良贷款率。

根据年报,2019年,紫金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68%,仅比去年下降了0.01%,拨备覆盖率为237%。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占比69.70%,其中逾期贷款增加了7亿元,增长了77.52%。

商业银行依据借款人的实际还款能力进行了贷款质量的五级分类,分别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2019年,紫金银行次级贷款和损失贷款增加,分别增加0.29%和0.04%。迁徙率方面,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和可疑类贷款迁徙率增长,分别增长7.83%和11.63%。

靠压缩支出获得增长

上文,我们也提到去年紫金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达46.75亿元、14.17亿元,增幅分别为11%、13%,可以说是营收和净利都在增长。但《每日财报》注意到,紫金银行的此次业绩增长,主要是靠压缩支出来达到的。而公司实际利息则为下滑状态,2019年紫金银行利息收入同比下降0.6%。

利息收入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公司压缩同业业务收入,其中存放同业业务收入下降了76.37%,拆出资金收入下降了20.28%,存放中央银行收入也下降了16.14%。

据年报显示,紫金银行2019年利息支出同比下降6.27%。其中,贴现支出下降了100%,同业存放支出下降了75.14%,债券利息支出也下降了23.59%。最终支出的下降幅度远大于利息收入下降的幅度,才得以实现利息净收入的增长。

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本期增长最高的是银行卡手续费收入,达到了4836万元,同比暴增241.15%。

高管变动恐影响经营稳定

对于紫金银行来说,除了业绩的挑战,高管频繁变动带给公司业绩稳定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

3月24日晚间,紫金银行发布关于高管辞职的公告称,李金亮因自身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同时,杨玉虹因股东单位拟向紫金银行委派董事,特申请辞去公司监事、监事会提名与履职考评委员会委员职务。

事实上,《每日财报》注意到,紫金银行上市以来,其高管频繁变动。

2019年6月5日,紫金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为个人原因,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不能正常履职。

据公开资料显示,黄维平是紫金银行组建成立后被选出的首任董事长。自2014年张小军空降紫金银行接任董事长一职后,黄维平便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2019年12月3日,紫金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副董事长黄维平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关于辞职的原因,紫金银行表示是个人原因。

无独有偶,同年,紫金银行又一名董事辞职。

2019年10月29日,紫金银行发布公告表示,独立董事毛玮红因自身原因辞去其相关职务。公告称,毛玮红辞职后,紫金银行独立董事成员将低于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然而,根据有关规定,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不得低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

因此,毛玮红将继续履行相关职责,直至新任独立董事诞生。

频繁的高管变动,甚至引来监管层的担心。在今年2月份证监会就紫金银行再融资申请反馈的12项意见中,就要求公司补充说明独立董事和副董事长的辞职原因及公司、以及高层人事变动是否影响公司治理等相关事项。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