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与瑞幸“划清界限”,今日复牌开盘涨近16%

4月7日,神州租车(00699.HK)发布公告称,已向联交所申请自2020年4月7日上午9时恢复股份买卖。神州租车今日高开2.72港元/股,涨15.82%。

这距离神州租车港股临时停牌过去了一个完整交易日。4月3日,神州租车盘中股价一度深跌至1.2港元/股,刷新其上市以来股价股价低位,当时上午,神州租车紧急停牌并申请发布澄清公告,报1.96港元/股,跌54.42%,一小时内市值蒸发50亿港元。

最新公告中,神州租车与“兄弟公司”瑞幸咖啡(LK.US)“划清界限”。公司澄清其在公告日期内,并无持有瑞幸咖啡的任何美国存托股份或其他证券,集团也没有参与瑞幸咖啡的任何商业交易,而陆正耀自2016年4月辞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职位改任非执行董事后,再无参与神州租车的日常管理,另一瑞幸咖啡“黑天鹅”事件的关键人物刘剑也已于2015起不再担任神州租车部门组建职位。

就在神州租车停牌前一晚,瑞幸咖啡“自查”报告显示其伪造交易金额22亿元人民币。4月2日美股盘收盘,瑞幸咖啡市值蒸发近50亿美元。公开资料显示,瑞幸咖啡最大股东及董事长陆正耀为神州租车创始人。同时,被指为“舞弊案带头人”的瑞幸前首席运营官刘剑,在入职之前供职神州租车约10年时间。

神州租车在公告中还强调了自身财务管理的合规性,并说明其建立了相关风险管理和内容控制制度。

但瑞幸事件之后的几天里,神州租车几乎再没有好消息。4月6日,穆迪将其企业家族评级和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1”下调至“B2”,并将评级列入降级观察名单。穆迪方面表示,“瑞幸咖啡的声明可能会损害神州租车获得资金和运营的机会。”

神州租车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净利润同比大降89.3%至3100万元。报告期内,神州租车的平均日租金、车辆利用率及单车日均收入均大幅下滑。因为扩大车队规模需投入大量资金购车,神州租车运营成本高企。为补充流动资金,神州租车于2019年处置了近三万余辆二手车,从而推高了其营收增长 19.4%至76.91亿元。

穆迪认为,神州租车的流动性情况已经很疲软,在当前充满挑战的运营融资环境下尤其脆弱。

当前,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影响还未完全消解,神州租车的业务量在2020年一季度已经有所下滑。对神州租车而言,在市场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通过出售资产获利并非长久之计。

瑞幸事件则给神州租车的未来又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