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胤禛罚跪年羹尧,福晋为何去说情?

《雍正王朝》中,年羹尧能力虽强,但始终都是一个让雍正头疼的员工,不是这里捅点篓子,就是那里惹点麻烦。康熙五十七年,年羹尧的陕甘总督职位,明明是胤禛争取的,结果他一回京就赶紧找十四爷交“投名状”。这种头顶两片云的行为,彻底激怒胤禛。在主仆矛盾激化的情况下,胤禛的福晋跑出来求情。按道理,老板娘应该帮老板欺负员工,为何胤禛的福晋反而会帮年羹尧呢?

年羹尧在处理主仆关系时,从来没忘记公关老板娘

在家族企业,老板娘即便在幕后,但对公司的事务,一般都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包括对员工的评价。朝廷以及王府,就如同一个家族企业,不管多么严格的规定,比如后宫不许干政,可到了实际操作层面,经常会看到后宫的影子,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慈禧等人。所以,那些王府出去的包衣,头脑稍微灵光一点的,也不会忘了公关福晋。在这方面,年羹尧没少做功课。

从江夏镇办完事回京,年羹尧除了给胤禛汇报工作,还带着一堆珠宝首饰贡献给福晋,而且都是一些稀世珍宝。福晋虽然是王府的女主人,但从胤禛那个抠搜样也能看出,她平时的物质消费有限。胤禛招待兄弟都是萝卜青菜,老婆能有多阔绰呢。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象,几家王府的福晋聚到一起,大家相互晒金银首饰时,胤禛福晋会是何感想?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吧!所以,年羹尧送来的珠宝首饰,对于胤禛的福晋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霖啊,人家心里可高兴啦,以后终于有点东西撑门面了。这样,年羹尧在福晋面前的印象分就上来了。

在议举大将军王前夕,年羹尧特地从四川送来一大批奇珍异宝。当时,德妃过生日,福晋正在为送礼物的事情发愁。年羹尧不仅解了她的燃眉之急,而且超额完成任务,那些礼品的数量、稀缺性和价值超出想象空间。府上奴才抬着礼物时,福晋反复叮嘱他们小心,就能看出她对那些礼物的重视程度,由此也给了年羹尧一个好评“还是自家的奴才贴心”。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福晋收了年羹尧不少好处,现在人家有麻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你总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吧。这么贴心的奴才,万一真没了,以后谁还给送首饰啊,借此求情的机会,还可以给年羹尧市恩。何况,年羹尧的妹妹秋月,常年伺候福晋,你无非是帮她哥哥说两句好话而已。

胤禛拿着大棒,福晋拿着胡萝卜,夫妻俩的“双簧”

剧中,胤禛的福晋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多次与胤禛夫唱妇随,上演“忽悠”戏。比如,狗儿和翠儿幽会被发现时,胤禛骂了一顿,准备放人,福晋就赶紧做好人,给两人发上千两的红包;胤禵跑到府上做客,前一秒钟,福晋还在和胤禛争执,后一秒就发现胤禵两手空空,然后夫妻俩就开始唱“双簧”,忽悠胤禵上钩。这次年羹尧被胤禛“罚跪”,正好又是一次夫唱妇随的机会嘛。

年羹尧平时办事也很给力,之前也算功大于过,是胤禛的得力干将。即便在地方,他也是一方诸侯,而且手握雄兵。日后,胤禛要想有所作为,还真不能没有年羹尧。就比如陕甘总督那个位置,是胤禛控制西北的关键岗位,只能由自己人担任。可胤禛平时以“冷面王”自居,手里也没几个可信可用之人,胤祥是好哥们,但还在宗人府抓蛐蛐,而且暂时出不来;狗儿还只是一个县令,能力还不足以胜任督抚;邬思道是谋士,肯定只能留在身边出谋划策;田文镜得罪过八爷党,个性又顽强,在康熙朝就别想着出头了。

因此,陕甘总督只能由年羹尧担任。胤禛扣着人家的任命书,罚他跪,可能是一时生气,有意气成分。但福晋是明白人,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老公自断臂膀啊,毕竟胤禛自己都说过,调教一个年羹尧不容易。此外,处罚下属过于严厉,只会让其他员工人心惶惶;万一事情传到外面了,不仅会抹黑胤禛,还会让有意来投、作壁上观之人对四爷府敬而远之。

所以,福晋为大局着想,也要请求胤禛,放年羹尧一马。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有一个贤内助。胤禛的福晋,也没少帮胤禛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