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被卖入烟花巷,果真沦落红尘?《好了歌》给出答案

史湘云为人,从来不拘小节,在贾母及众位太太面前,亦是大说大笑。故而,她不太喜时常悲泣垂泪的林黛玉。贾府八月十五中秋家宴一回,史湘云曾道“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很显然,湘云自认是乐观洒脱的。她心宽,纵是笛声悲怨,众人都不禁凄凉寂寞之时,湘云也定要对月吟诗,就连黛玉见了,“也不肯负她的豪兴”

正所谓“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史湘云的宿命,却并没有因这份洒脱而改变。原著第五回,早已暗示了湘云的结局,“第六支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这几句话,即是史湘云一生命运的写照!

在金麒麟一回,点出了史湘云的婚事,“袭人斟了茶来,与史湘云吃,一面笑道,大姑娘,听见前儿你大喜了。史湘云红了脸,吃茶不答”。史湘云的夫君,是王孙公子卫若兰,此人曾在秦可卿葬礼上出现过,也是贾府的世交之家。根据判词可知,二人好景不长,或因史家获罪被抄,抑或是卫若兰家获罪身死,以致湘云很快又回到幼年坎坷孤苦的状态,“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跟贾府诸多女眷一样,史湘云也被人牙子几经转手,沦落烟花巷,在河边画舫上落脚。虽说这一点不太符合史湘云的脾气,但命运终会使人改变,原著开篇的《好了歌》也给出了明确提示,“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择膏粱”说的即是选栋梁之才做乘龙快婿,岂料却流落烟花巷。金陵十二钗中,流落烟花巷的只有巧姐和史湘云,而巧姐当年还太小,根本就没有择婿之事,前因后果种种线索细琢磨,也就只有史湘云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