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开播服化道已炸屏,不愧朋友圈都在等的2020古装第一爆

《清平乐》要拍的是什么?往大了说,是宋仁宗的一生,由狸猫换太子开始,如何从养母刘娥太后手中重执政权,到逐渐位处群臣之颠。其间,有帝后妃嫔间的爱情、父女间的亲情、君臣之间的权力较劲。但,往小了说,不过说的是一个人。如何牺牲自己,放弃常人一般的贪嗔痴欲。求仁得仁。能不能做出好剧,就看正午阳光如何去嗑,去磨,去熬。

整个朋友圈都在等它。

正午阳光开年古装第一击。

王凯再挑大梁。

《知否》之后,又一部北宋时代大剧。

从《孤城闭》到《清平乐》,4月7日起,宋仁宗的故事,全面开启。

何为清平乐?答:宋代常用词牌名。

看海报,宋仁宗赵祯(王凯 饰)坐于正中央,左右两侧是继母刘娥(吴越 饰)与曹皇后(江疏影 饰),而一代名臣子韩琦(杨玏 饰)、晏殊(喻恩泰 饰)、范仲淹(刘钧 饰)、夏竦(冯晖 饰)、欧阳修(张本煜 饰)等则立于外侧,名臣高士熠熠生辉,好一幅仁宗盛治下的北宋风华。

再看3分半的预告片,更被这个故事吊足好奇——

狸猫换太子的帝王一生。权谋。名士。盛世。

宋仁宗独守孤城的一生。家国。亲情。天下。

剧未出,服化道已经叫好声一片。画面,一发入魂。正午制作,果然良心。

但,也有几个疑问——

将原著小说彻底颠覆重塑,以宋仁宗为核心主角,故事行得通吗?

没有孔笙李雪,张开宙再挑大梁,能否不负众望?

王凯的宋仁宗不作第二人选,正是苏东坡笔下的“天容玉色”!但这次他独挑大梁,能拿出视帝级的演出吗?

《知否》火了一大票女宝藏演员之后,正午阳光的男绿叶们,又能否借这部大男主剧走红?

更重要的是,由《知否》开启的正午阳光古装剧试验,到这里,是否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刻?《知否》慢热的瑕疵,又能否在本剧中找到解法?

原著,不算超级大热IP,正如当年的《琅琊榜》,但侯鸿亮喜欢里面的两句话:上敬天命,下重人言。所谓做剧,也是相同道理。

等不及开播,来,快见真章。

再现《知否》?超越《知否》

都是正午阳光出品,导演都是张开宙,历史背景也都是北宋时期。

《清平乐》当然让人想起《知否》。

但,在我看来,《知否》,只是试水,见真章的,还是《清平乐》。

简言之,一大,一小。

怎么说?《知否》围绕的北宋官宦家庭少女明兰的成长爱情和婚姻故事,虽历两次朝堂巨变,但,终究讲的 ,是一个宅子的家长里短。

《清平乐》呢,说的却是一个帝王的仁宗盛治。

从朝堂之事到儿女情长,一部剧,拍出一个复杂而又真实的宋仁宗。正午野心,呼之欲出。

《知否》之前,清宫剧一直都是古装剧中的佼佼者。而以宋朝为背景的电视少之又少。

然而一部《知否》,宋朝背景的古装剧却瞬间抬头之势,一个宋朝太平盛世,也随着正午镜头在荧幕上逐渐铺展。

看预告,依然是那个 “处女座剧组”,处处秉持着正午阳光良心的打光调色和精细的服化道特点,古朴又不失大气。

而镜头下铺展的,与《知否》相同,又不同,如果说《知否》是对于宋朝风土民情的展现,拍到主要是市井江湖。

那么本剧镜头下,却是兼具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

看江湖,街头市井,大到家具摆设小到一饭一蔬,尽皆展现仁宗时期的大国风貌和市民社会气息,无论是古色古韵的生活场景,还是贴合宋人喜好的罗纱衣料,都呈现出北宋雅致的生活方式。

再看庙堂,从朝堂议事到宫廷礼仪,由此引出了整个北宋王朝的皇宫生态和生活细节。

小到吃穿用度、物件摆设、角色称呼,大到帝王、百官之间的人际关系和权力纠葛,从细节上全方位再现了帝王之家的生活百态,这在以往的电视剧中都极为少见。

但,《清平乐》,又依然是《知否》风格的延续。

看预告就能发现,这并不是一部高反转,强刺激的娱乐作品,而更多是皇宫里的家长里短、细水长流。

同时,在镜头的配合上,也体现出正午剧的精巧。

无论是布景道具还是光影运用,都透出一种气定神闲,拍出的,是一个朝代的气韵。

如果说过往的古装剧着重视觉夸张,那么《清平乐》则重在还原。

就说王凯饰演的宋仁宗,在造型上几乎完全复刻了古画上的宋仁宗形象,就连腰带的系法也高度还原。

与 “宋仁宗”画像对照,除了没有大肚子以外,几乎原样复制。

不仅如此,无论是镜头的每一帧,甚至每一句配音,都经过精心地匹配。

仅仅是预告片,已经透露出主创的用心:表面看,九五之尊,万人之上的宋仁宗,却仿佛被镜头包围于宫墙与群臣之中。

是手握天下?还是步步受限?

很明显,这已经不再是网络作家米兰lady的古代言情小说《孤城闭》。

故事主线,已经从公主和梁怀吉的爱情故事,变成了宋仁宗的人生岁月。强改编之下,宫斗、权谋、历史等正剧元素被融入。

《清平乐》要拍的是什么?

往大了说,是宋仁宗的一生,由狸猫换太子开始,如何从养母刘娥太后手中重执政权,到逐渐位处群臣之颠。

其间,有帝后妃嫔间的爱情、父女间的亲情、君臣之间的权力较劲。

但,往小了说,不过说的是一个人。

如何牺牲自己,放弃常人一般的贪嗔痴欲。求仁得仁。

能不能做出好剧,就看正午阳光如何去嗑,去磨,去熬。

去带你看仁宗一生。

悬念王凯:求仁得“人”

不用多说,剧集的胜负手,在于王凯。

《清平乐》,当然是一部大男主剧。可古装大男主剧的时代,早已远去。

在 “得女性观众者得收视”的时代,即使是正午阳光,也得冒险。

何况,相比多男主的《大江大河》,双箭头的《琅琊榜》,《清平乐》只有一个绝对主角——王凯。

王凯能不能扛住戏?其实还是一个字,求仁——得“人”。

正午阳光剧最牛逼的地方在哪?人。

《清平乐》的成败无它。能不能还原一个更具烟火气息的君王。

宋仁宗赵祯是谁?过去天下人都只知他是仁君,除仁字之外呢?

让观众 “看见”人。就是王凯这场表面的关键。

怎么演?

先真正认识一下宋仁宗,你你一定知道一个有关他的成语——狸猫换太子。

自古以来民间都流传着一个故事——老皇帝的两个妃子刘氏和李氏同时怀孕,刘氏为了争宠,在李氏生产之时用一只狸猫替换掉了她的孩子,致使李氏失宠。

但刘氏的孩子最终夭折,李氏的孩子又养在她名下,这孩子就是赵祯。

难怪,在预告中,吴越扮演的皇太后说到:“你恨我,是吗?你从未将母子私情置于国君责任之上。”

这句话,够分量。因为拍出了帝王人性。

说句狠话。

许多国产剧拍帝王,拍的都不是人。

在他们的故事(视角)里,皇帝,或者是夸大其词的历史的模特儿,或者是故事的工具。

但单是《清平乐》预告就能看出,刨去那些勾人的影像服化道,你真正被打动的,还是一个,有温度,有质感的仁宗。

在朝堂,他知人善任、广纳谏言,开创了繁荣太平的“仁宗盛治”。

在后殿,他是人子,却身陷生母养母的交夹;作为人夫,他奉命成婚,一生活在身不由己的纠结中。

看预告中,矛盾最激烈时,垂帘听政多年的太后厉声呵斥:“朝堂已经是你的朝堂,这天下,是你赵家的天下,是不是!”

而王凯只是淡淡一句:“我希望你康复。”

这就是王凯的表演——静水流深。

王凯的表演不炸裂,因为宋仁宗这一生都未曾炸裂。

朝廷上、私下里,身为皇帝的他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请陛下三思。”

何为三思?如履薄冰。

对上,自始至终,宋仁宗和母亲、妻女都无法逃离这四角的深宫高墙。

对下一代,他身为一国之君,却根本无法兑现年对女儿的承诺——让她成为大宋最快乐的姑娘。因为一生富贵背后,也藏着一生禁锢。

所以他说:“他们把我装在圣君的壳子里,还要把我的女儿装在圣女的壳子里。”

这背后是什么?

皇室(权力)。士大夫(舆论)。

宋朝的天下,是“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是约束,也是束缚。成就明君,也限制人伦。

看王凯的表演你会发现,从青年时代的意气风发,到中年仁宗的无力颓唐,到往年的无奈悲凉,一代帝王,终于跌下了“神坛”。

没有以往的千古一帝指点江山的豪气万千。

看上去更像是个身不由己、有些无奈的凡人。

这样的演绎,无疑是引发了更进一步的思考——

为了天下之人而仁,就是真正的仁吗?

与其说是人物塑造上的颠覆。不如说,这是国剧对历史人物确凿、正统的一次松动——

宋仁宗,何以为仁?

这一次,王凯要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质地。

群戏炸裂,绿叶翻身?

看《清平乐》 ,或许有必要做出提醒——

如果观众眼中只有王凯,那就不是正午阳光剧。

我相信,到剧集开播,许多人的注意力会不自觉放在配角们身上,全程脑内都有弹幕在说:“诶?是他!”

说几个我心中的预爆配角——吴越。

《我的前半生》中因饰演的凌玲大火,但也是最惨的一个 角色。惨到什么程度,吴越不得不关掉评论。

这次吴越在《清平乐》中饰演的刘娥,是将宋仁宗养大的当朝太后,但不是他的生母。

这次在正午的戏里看到她,竟然有点替她高兴,有一种自己喜欢过的演员终于要被发掘了的感觉,毕竟正午用熟了的演员就会经常用,而47岁吴越的演技,很可能在正午剧中得到最灿烂的绽放。

但相对于女角,这次更有可能爆的,还是男角。

因为实在太有发挥空间!

过去关于宋朝的影视作品却非常少,而“唐宋八大家”之中宋朝就占了六席,有几位,在国剧中留下印象的?

这一次,《知否》中的盛老爹又来了,还一改盛老爹唯唯诺诺形象,变成北宋名家范仲淹。看这眼神,是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画面已经出来了。

除了大家,还有名臣。

又一个老熟人,被网友称为“小麦之父”的《知否》中皇帝冯晖,这次演北宋时期大臣、文学家夏竦。看他站在朝堂,有没有一丝穿越的感觉?

还有杨玏饰演的北宋宰相韩琦,宋仁宗时期的重臣,曾在仁宗末年拜相。在宋夏之战中与范仲淹率军防御西夏,在军中声望极高,人称“韩范”。欧阳修赞其“临大事,决大议,垂绅正笏,不动声色,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谓社稷之臣”,这种看似中正的角色,其实很难演。目前放出来的片花里,他只有几个镜头,但那种股肱之臣的感觉很到位。

喻恩泰饰演的另一位北宋名相晏殊,则是另一番老相气度。

仁宗一生呵护“言路通畅”“监督国君”的风气,这些名臣名相,各个在历史中大放异彩,这些名臣的存在,既使仁宗在亲情与治国当中进退两难,也成就了一代明君。

这些响当当的角色,当然也给好演员最好的发挥空间。

正午的戏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支线,很多支线人物都极其精彩,尤其善于能有演技却不红的人挖出来放在合适的位置,这次除了老面孔,也有喻恩泰杨玏这种比较新的面孔,他们来,演的肯定不是功能性角色,而每个都有自己的笔墨。

当年看《知否》,最爱的是群戏,但这一次的群戏,应该又回来了正午擅长的男性群戏上,而且各个名角都有不同的处境和故事。

而这个剧的魅力则在于,你眼见着,一代又一代的名臣大家,一步步朝与天子共治天下的士人最高理想迈进,去实现他们的理想,是达成他们的变化,被时代造就,也一起成就那个时代。

这样的戏,想想都觉得有看头吧。

正午蝶变,国剧阳光

服化道入味,角色入骨,故事怎么走?

容我大胆推测。从早年仁宗即位线,加入江疏影的皇后叙事线,再引入太后、群臣线,最终多线合并,叙事也越来越丰满,格局逐渐变大,进入清平乐的盛世时代。

还能再创爆款神话吗?

老实港,还有一点担心。

别忘了,《知否》前四集,最佳收视率仅为0.905。直到反派女子天团成型,收视和热度才一路走高,成为爆款。

而以《清平乐》69集的体量来看,有可能延续正午阳光一向“慢热”的习惯,再加上本剧导演张开宙,也一直有叙事慢的习惯,这部看上去延续《知否》审美,又与《知否》题材类型截然不同的大男主古装剧,会爆吗?

信心,依然来自于正午阳光。

在一度因为《欢乐颂2》、《外科风云》、《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被指作品划水,停滞不前之后,正午重回内容路线,已经接连端出了《大江大河》《都挺好》《知否》三部大戏,在侯鸿亮的把控下,团队任意一部剧集里过去的正午阳光没有,今后更不必做出用流量牺牲品质的事。

而《清平乐》,则代表着正午阳光在古装剧路线上又一次深入。

正午剧好在哪里?走心。

什么是走心?

你必须先有尊重:尊重观众、尊重角色、尊重故事。

但更高级的走心——又建立在尊重之上。

既有对剧作的坚持,又有对文化的洞察,并不断推动创作向前行,去做别人没做过的剧,而无论哪部正午剧,最终都是与“人”相遇。

与其说还原,不如说,《清平乐》想要复刻的,是那个北宋时代最珍贵的精神与美好品质,那种天真的、炙热的、好像永远昂扬向上,即使明知前路崎岖、未来迷茫,但依然有人愿意向着海河青宴献上仅有的热血与青春,包括一生在治国理念与骨肉亲情中百般挣扎的宋仁宗。

很喜欢剧中一句话———“为人君,止于仁”。 可是“天下之大,哪里有真正无私之人呢?”

这样的走心,才更高级。

不得不承认,国产剧越来越有看头了。

从类型、到技术,再到对观众的尊重。流量烂剧,沉下去,口碑好剧,浮上来。

谈崛起,还为时尚早。

但蜕变、成长,正肉眼可见地发生着。

真正的崛起,不是一骑绝尘的收视奇迹。而是一个个生动角色,一幕幕动人场面拼凑出的成长卷轴。

从《琅琊榜》一路走来的正午阳光,一直是优质国剧类型的开拓者。因为正午剧的重中之重,永远是讲好故事。”

这才是面对爆款该有的态度。这才能撑得起国剧金字招牌。

如果没有这一块,国剧的版图就会空一块。

而有了这一块,国剧观众也有底气对着流量、特效甚至美剧说:来,比划比划。

还是那个问题,能爆吗?

对正午阳光来说,只有脱掉过往辉煌的“紧箍咒”,才能真正阳光普照,回归初心。

若正午阳光+王凯不爆,我对今年国剧无期待。有多爆,能不能超越《知否》,看王凯的古装大男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