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春柳絮飞,春城无处不飞花,难道古人们就不过敏吗?

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古人写诗真的是因为柳絮很美吗?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飞入五侯家。”唐朝韩翊《寒食日即事》

“肠断春江欲尽头,仗篱徐步立芳洲。

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唐朝杜甫《绝句漫兴九首其五》

在红楼梦第70回里,时值暮春之际,史湘云停了针线,看见柳花飘舞,写了一首明丽的柳絮词,自己意犹未尽,给黛玉宝钗看了,结果牵出了红楼梦最后一次诗社“柳絮社。”这个中间当然是林妹妹的诗做得好“一团团逐队成毬,漂泊亦如人命,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当然宝钗的诗也做得好,“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但是说实话,每看到这个地方,我总疑惑,柳絮有这么美吗?至少在现实生活中,家中的庭院曾经有一棵柳树,每到扬花的季节,母亲总是皱起了眉头。因为娇气的我们,不但会因为鼻炎而过敏,极有可能暴露在外的手和皮肤,都会发痒,如遇着一阵风来,可能身上就会有团团的风疙瘩。

就凭着林黛玉那个小身板,肺又不好,时常的三病两痛,还有薛宝钗动不动要吃冷香丸,这个季节正是肝火旺的时候,她们就那么爱柳絮?

有一年,家里的门口正好多了两分空地,爱美的我要求母亲种柳树,种竹子。母亲眉头一皱,柳树好看,可是,最恨它扬花,竹子长得太快了,夜晚多鬼。其实竹子倒不是多鬼,只是因为夜晚簌簌的声音让人疑惑总有人经过,反而会让睡觉不安稳,让人心神不宁。后来有人说林黛玉是曹雪芹完全杜撰出来的人物,连潇湘馆也是假的,我少年的时候绝不相信,但是后来倒有点相信。

言归正传,来说一说柳絮。

暮春三月,正是柳树开花的时节,其实柳花特别的小巧和美,黄濛濛,娇软软,给人视觉上的清新。但是这样的时候并不多,三五天后这些花朵成熟结子,会生出团团的柳絮。但是因为柳花和柳絮相隔的时间太短,所以很多人包括诗人都混作一团,柳花就是柳絮,柳絮就是柳花。虽然李时珍以科学的严谨声明柳花和柳絮是两码事,但从来,那飞来飞去夺人眼球的柳絮,像雪花一样的到处飞,你家惜字如金的古人怎么分开,那个时候又没有网络打口水仗,只能全凭理解。况且柳絮柳花的经济实用价值实在有限,这口水也就不了了之了。

“春城无处不飞花。”从理想的意义上来讲,那是天雨曼陀罗,神仙一样的美景,红的白的花瓣在天上飘,但是现实的状态就是柳絮满城。柳絮飞花的时节,没有风还在空中做布朗运动,稍微有点风,那就纯如杜甫说的疯了。

这也是植物的自然竞争造成的,所有的树木都争取把自己的种子传播得更多更远。柳絮就是裹着柳树种子的果实,希望凭借风的力量,将生命传递。那毛茸茸的柳絮,如果遇见了泥土和水,那是最好的。千亿朵柳絮总有一朵可以生根发芽。可是古人,却因为柳絮的小,居然违背了科学常识,他们认为柳絮,落到水里,不长柳树,会长出萍来。那湖中的小浮萍,都是柳树的转世。当然人定胜天,因为柳树靠什么繁殖,那是靠柳枝呀,人们将新鲜的柳枝插在土里,无心插柳都可以柳成荫,当然也就无视柳絮是柳树的种子这个基本现实。

古人写柳絮的诗,不是因为柳絮很美。而是因为没办法选择。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你看从汉朝到唐朝,都城为什么要遍植杨柳,难道你不能换一些树木种植?比如桃树,梧桐,合欢?

这实际上是一个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双重选择。用作古代城市的植树,要求能够护路基,给人遮阴,树冠大,成活率高,根系深,还要美观,于是各种的树木挑来选去,剩下的真的不多。柳树成活率高,而且像垂杨柳这种类型,欣赏价值也很高,就成了古代都市的道路树木的重要选择。当然像长安城不会专门种柳树,但是有水的地方,比如说曲江,柳树是最耐涝,且能够保堤固沙的树种。乃至于当代的长江沿岸,柳树仍然是首选。我们要知道在唐朝和宋朝水路的交通是非常发达的,是主要的交通的要道。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故乡的柳树和眼前道路的柳树,连成了情感上巨大的思念。唐朝的柳宗元,在柳州种柳树,柳树也成了柳州的城市树木,成为了一座城市的印象和名片。

既然存在即合理,柳树的柳絮,也就成了人们生活中的日常,一种必要忍受的花开。好在柳树杨花的季节,是在清明前后的10天左右,对于许多人来讲,克服一下也就过去了。虽然烦恼,那只是穿梭在柳树下的不得不出行的人们,人生何不是烦恼与幸福交织的过程。

广大的农村,柳树并非是一种工作环境必备的树木,至少广袤的田野,柳树只是点缀。而柳树成荫成林,又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丰沛的阴凉和木材,农村里的古柳,是一种长寿的象征,神灵的载体,甚至是村庄的地标。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诗人写柳絮?因为这个季节无花可赏,爱不爱看,都是漫天的飞絮,还有蠢蠢欲动的被温暖提升春暮的心情。

这个季节亦是精神病和心理疾病高发的季节,癫狂的不只是柳絮,还有躁动的人心,难以控制的情绪,当然自然还有过敏。

古代没有过敏这一词。但是会有荨麻疹这一说。那是人的身体气血两虚,血虚风燥,不能抵抗这个季节气息的刺激。

自然是不能够戴口罩的。像林妹妹和薛宝钗,在人参养龙丸和冷香丸之外,必是有我们不知道的方子保着。比如宝钗姐姐,这个时候她是要吃枸杞芽的。林妹妹做了柳絮诗后,如果遇到过敏,在她的潇湘馆里赶紧禁足。

苦的是南北路上的行人。但他们多半也不是诗人。遇见柳絮扬花的时候,用袖子捂住嘴巴,多打两个喷嚏,十天之后,这事就过了。

当然绝对有些人会过不去,比如过敏性哮喘。那总是春天里被灰尘砸中的悲哀。所以我们也会看到很多诗词,中间都有春病,虽然这个春天的病含义广泛,肯定也包括了过敏造成的。

好在当代的人会知道如何避免柳絮和花粉过敏,只需要这个时节带好口罩。为了避免柳絮或者悬铃木带来的春天的过敏,很多城市已经改良了树种。比如在武汉,柳树杨树栽在江边,很少用作行道树,法桐则改良成扬花较少的优良品种,这是时代贴心的进步。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