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林依晨后再无傻白甜

依晨版湘琴,做到了傻白甜角色的傻而不讨厌。尽管在如今许多现代式解读里,不少人觉得她蠢得没救了。这是因为,袁湘琴这个角色是没有人物弧光的——她的确从头蠢到尾,观众到结局也没get到她的进步(变聪明)。但依晨挖出了人物傻气背后的另一亮点——袁湘琴,本来就动人在“不变”。

先报个道,后台一直Cue的小甜剧《冰糖炖雪梨》,飘飘在补了。

这剧单从卖相看,各方面都挺优秀——

冰上运动、励志青春题材。

加上少年气未褪的张新成和清秀型吴倩。

终于不是强演校园剧了。

刷到个评价也很有意思——

傻白甜专业户吴倩,这次变成励志女流氓棠雪,连小甜剧都不流行“傻白甜”女主了?

飘之前刚说过,吴倩气质底色偏“涩”,演坚毅小白花更合适。

当年演傻白甜赵默笙,从效果来看,青春有余,天真不足,并不算很绝。

那,为什么能出圈?

同行衬托是一点。

此外也因为,我们太久没看到真正像样的傻白甜了。

近几年市面上的“傻白甜”都什么样?

《欢乐颂》,无知当天真的邱莹莹。

《完美关系》,圣母即正义,江达琳。

更浮夸的,是社会巨婴。

不懂细小(犬类常见病)为何物的爱狗人士。

只会干嚎妈妈不要你死,然后报警求救狗。

您有事吗?

比起这些盖章“没救”之人,略好些的——

《庆余年》,林婉儿。

李沁演得其实还行,但敏感观众还是觉着“不对味”。

公认演技差和演技还行的齐翻车。

指向的是大家长久以来习惯性忽视的事实:

傻白甜,其实很不好演。

女星想要演好傻白甜,有两难——

第一难,飘飘常说的,角色的“像”与“演”。

傻白甜的硬件限制,比其它类型角色,窄得多。

且这缺憾,不是“演技好”就能补足的。

典型就是李沁的林婉儿。

傻白甜究竟该什么模样?

在飘飘看来,这个词,依然可做拆字解——

“白甜”指向的,是长相有幼态特征、情态带“甜”的软妹。

品品这些年塑造过经典傻白甜的女演员。

顺时针:林依晨,赵丽颖,新垣结衣,谭松韵

都是一张圆圆娃娃脸,五官钝角居多,线条柔和圆润。

长相不那么符合的,就得挑年龄段。

总之,薄面皮不行,“有肉感”才是优势——

胶原蛋白满满,才显得单纯亲和无公害。

这倒不是说演“傻白甜”是少女专属。

只是,比起沉静大气的青衣,这类型角色,显然更偏天真活泼的花旦。

拼的不是五官多精致,而是情态有没有“甜”味儿。

陶虹演《红色》时年纪不小了,但笑起来那股动人。

要演傻白甜,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李沁却不行。

她的窄长脸蛋儿、精致五官、不笑时的向下嘴角。

扮上明艳浓妆,一个回眸,是经历坎坷的祸国红颜;淡妆不笑时,疏离自矜,带一丝清苦味。

无论何时,都和甜姐儿八竿子打不着。

更甚至,对这类宜静不宜动的美人,最大的误会,就是让她们露齿笑。

傻白甜的招牌元气笑,李沁做起来,都让人觉出三分保留。

不够“甜”的人,也是不适合表现“傻气”的。

因为不容易讨喜。

傻白甜的“傻”,具体到性格特质,可引申为迷糊、冒失、笨拙,甚至犯作犯蠢。

但归根究底,该是性格天生单纯,或者阅历单薄。

造成了她们惹人怜爱亲近的原因——

比成年人身上,多出那么一点柔软的孩子气。

怎么表现出来?

更强的互动感。

“孩子”对待外界人事,往往展现出比成年人,更新鲜的探索倾向,和略微大些的反馈。

盯着人看时,亮晶晶的眼神。

听人说话时,下意识的歪头。

独自呆着时,习惯有些孩子气的小动作,把内心表达出来。

甚至,表达情绪时,“孩子”是更不设防的。

生气就鼓着腮帮,看去更像无辜无害的“奶凶”。

受委屈了,情绪写在脸上,也更惹人心疼。

傻白甜的表演,要往“灵”走,着重表现娇憨的氛围。

李沁很努力了。

她的表演并不僵化,依然会因为锐角过多的五官、原生气质的一点精明妩媚,显得别扭。

这别扭,来源于观众未被打开的心防——

对方展现无辜时,不相信是天真而非心机。

表达开心时,不相信是真的满足而非欺瞒。

傻白甜的难,从外形上,就先背负“说服观众”的重担。

好笑的是。

如今最流行一种论调:女星不演青衣跑去演傻白甜,是浪费。

背后逻辑,hold不住层次复杂的大女主,演个情绪直接的单蠢女还不容易?

事实说话,认为演傻白甜是在做“降维”表演的,谁落着好了?

傻白甜,并不比青衣好演。

这是飘飘想讲的第二难。

她们被设定了是更幼态化、理想化的角色类型。

这种幼态,不止表现在外表,更是内心状态。

年轻演员可以往“老”演,成熟演员却很难返璞归真,诠释出自然不做作的“傻气”。

一个经典例子,林依晨。

飘飘至今都认为,湘琴是林依晨最好的角色。

性格沉稳、情商智商双高的依晨,当初把笨湘琴还原得,所有人以为演员也傻。

至少做到了两点——

首先是,除了外表“像”,在声音肢体神情上,对人物的深刻揣摩。

湘琴这个傻白甜人设,傻,既是历事少的单纯,也是真的“天生脑子笨”。

林依晨的处理重点是,反应慢。

无论是平时的动作习惯,还是和周围人的互动,和别人比,都要慢半拍。

跟踪直树约会,朋友在二楼喊“上面”,她第一反应是往天上看。

情绪激动时最明显,和人生气争执,湘琴会不自觉地结巴。脑子比别人慢,才会情绪比声音先行。

甚至连说话,也有特意处理,讲话有特殊的节奏,一顿一顿。

显得尤其温吞笨拙。

而,林依晨,演聪明姑娘和傻姑娘时,状态是不一样的。

她演黄蓉时,动作和神情转变,都干净利落。聪慧少女的灵气溢满屏幕。

因此虽然容貌不算绝色,晨蓉儿却自有一波粉丝。

所以,看似驾轻就熟的表演。

内里满满是对细节分寸感的巧妙拿捏。

多一分是真傻,少一分是装傻。

而另一方面,依晨版湘琴,也做到了傻白甜角色的傻而不讨厌。

尽管在如今许多现代式解读里,不少人觉得她蠢得没救了。

这是因为,袁湘琴这个角色是没有人物弧光的——她的确从头蠢到尾,观众到结局也没get到她的进步(变聪明)。

但依晨挖出了人物傻气背后的另一亮点——

袁湘琴,本来就动人在“不变”。

她缺根筋的“执着”,在某些情境下,无可代替。

湘琴不如女二女三聪明,不独立、没有大视野,只是以看起来不平等的姿态,紧追一段不切实际的爱情。

但同样,她不考虑性价比,认定了,就敢不在意丢脸地直拳打出,怎么都不肯放弃。

聪明,或多或少带着趋利避害的自私。看得越清的聪明人,越会被这种“勇敢”吸引。

你的傻有时真可爱,我永远做不到。

林依晨和《恶吻》剧组,给了聪明直树为什么只爱笨蛋湘琴,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也让体会到这点的观众,被傻白甜湘琴打动。

经典傻白甜角色,演员永远懂得寻找“傻白甜”标签之下的内核,这是“演好”的关键。

再说傻白甜界元老,小燕子。

为什么只有赵薇版小燕子成为经典?

因为无论第三部的黄奕、新版的李晟,演得都是小燕子的“标签”——

活泼、傻气、冒失。

或者更表面,嘟嘴瞪眼爱炸毛。

只有赵薇,是先去描摹底色。

小燕子和紫薇,为什么给人双女主的势均力敌之感?

一个有书读多了的通透,一个有活得知足的大气。

紫薇的通透,是擅长外柔内刚型女主的编剧琼瑶,有意为之。

小燕子却是意外火起来的,很多处理都带着赵薇的痕迹——

永燕表白心迹一段,她和新版的李晟,区别很大。

李晟的表现,大体也符合对小燕子的认知。

一个是对爱懵懂的单纯姑娘,突然被表白,充满了莫名其妙和惊讶。

赵薇却加了些东西。

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莫名其妙,不是像平常个性一样去下意识辩解斗嘴。

是难得柔弱的,后退两步靠上柱子。

都是琼瑶编剧,台词是没变的。但同样的台词,赵薇的反应,比起不知所措,有高兴、有不信、有深思。

就像紫薇说过,小燕子一向是自以为了不起的,只有在面对永琪和这个皇宫时,她会有些不自信。

有些怯,因为她也喜欢。

小燕子不是被告白后才喜欢永琪的。

尔泰早就说过,她只有面对永琪时会脸红,有女儿家的羞涩。

因此,纯演傻、小白,是不到位的。

她和永琪的爱情,在赵薇的表演中,是定了性的。

不是新版霸道阿哥和傻气小妞谈恋爱,是小燕子占据“主动”——

是你不来我不求,但我肯付出真心的代价,是你先让我时刻感知到,真的在乎我。

但,感受到对方在乎的傻燕子,也并非不懂情爱,她也会撒娇、也会让步、也会说情话。

虽然情话说得傻乎乎——

这样的傻白甜,固然天真、是鲁莽、是没文化,“格局”要大得多。

撑得起主角位置。

而失败案例,大多都是在演标签,而不是在演“人”——

一个有着自己的行为逻辑、是非界限,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飘飘说,有时傻白甜比青衣更难。

并不是在说,那些hold住傻白甜的人,一定演得来大女主。

而是,从角色的加工上来说,演好傻白甜,要耗费演员更多的“参与”。

青衣角色,大多有着完整的生活经历和饱满的人物性格,相当于提前在画布上画好了人像。

演员需要做的,是靠近她。

而傻白甜,更偏向标签化。

“蠢萌、天真、迷糊”都只是轮廓,可角色的血肉,等待演员去填充。

演员需要做的,是创造她。

赵薇版小燕子为什么成为经典?

不就是《王牌对王牌》剧组重聚,张铁林说的,赵薇当年,是《还珠》剧组最不听话的人啊。

当然,小燕子这个角色,在飘飘看来,还有另一层意义。

某种程度上,她是具备开拓性质的角色——

单看《还珠格格》,紫薇才是常见的琼瑶女主。

反映的,是温婉坚韧、外柔内刚的类型,才是当时女主人设的“主流”。

而,赵薇的小燕子的大爆,其实让更外向冲动、不够聪明的“傻白甜”型主角,成了主流。

如今情况却反过来了——

“傻白甜”正在逐渐沦为小甜剧里烘托深情男主的工具人。

甚至在多数观众心中,已经是不够格做女主的角色类型。

可飘飘其实想给傻白甜正个名——

究竟是角色浪费了演员,还是演员耽误了这一类型的角色呢?

傻白甜从之前成为“主流”,到如今降维成故事里的“工具人”。

无疑是经历了完整的阶段的——

大把年轻演员,把“傻白甜”当成高性价比的捷径,觉得好演又是主角。

于是抱持这种心态,接演并敷衍了事,把活生生的“人”演成“标签”。

大把编剧,追逐潮流,把“傻白甜”送上角色主位,却指望依靠故事的“主角光环”,没给这些傻气行为,合理的情境与动机。

大把剧组,不论演员和角色是否合适,谁红谁上。

集大成者?

角色人设、演员外形和表演全部大翻车的,《克拉恋人》,米朵。

明艳美人演清纯小花。

天真烂漫写成脑残圣母。

一脸无辜被演出苦大仇深,我弱我有理。

观众终于不买账了,捧出了她对面,敢爱敢恨的配角高雯。

这似乎又是一次变革——

越来越多人不爱看“傻白甜”了。

这样的女主,不聪明、不冷静、不强势,所有特质指向什么?

没爽感。

她们“吃亏”不是为了铺垫未来的精彩报复。

她们不会万无一失、胜券在握。

傻白甜系女主,在当代,不说被打入审美冷宫,但的确已不是流行。

我们阻挡不了傻白甜女主的消失。

因为这其实是不同时代的观众,内心意识和追求的投射——

从“真善美”至高的传统奉献型女主。

到不识大体,更注重自我的傻白甜。

再到如今,有更清醒的独立意识,更精明的头脑,更能为自我选择负责的大女主。

似乎可以看做是一件好事。

这说明时代进步了呀!你会说。

可,前两者都是有顶尖模式的,都有拍出极致。

甚至,我们理想中的第三者也都存在于前两者大行其道的那个时代。

而现在,在长时间的敷衍拍摄、轻视出演中,在前两者被完全污名化后,更流行、更吃香的类型,似乎也没有拍出具有代表性的人物。

傻白甜之殇,终究不会只是傻白甜之殇。

而与其说飘怀念傻白甜,不如说我只是有些怀念一个类型角色的黄金期——

有好演员,钻到角色的框架里,理解她、接受她、成就她。

靠偶像剧角色拿视后的女演员

而,那个时期悄悄过去了。

再也没有人,力挽时代的狂澜,改变潮水的方向,替我们唤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