兹要是黄晓明不觉得自己帅,那他就真的帅了

这段拍得极美,镜头跟着黄晓明踉踉跄跄的步子微微晃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显示出他的失魂落魄,最后那滴泪恰到好处,克制却令人动容。

不得不承认,黄晓明真是一个“妙人”,少了他,娱乐圈该少了多少乐趣,网络流行语库都要缩水。最近看到一个关于他的热搜是——洗洁精式演技,懂得的人都知道这是在对应他之前被批评“油腻”。

于正宽慰他:“这是在夸你,你看这是清洁剂,喷一喷就把你的油去掉了,回到大汉天子。”

黄晓明顺势玩起了自黑,希望相关客户看到#黄晓明洗洁精演技#这个标签后能找他代言。

这次黄晓明真的去油成功了吗?我想看一点《鬓边不是海棠红》验证一下,不知不觉竟然看进去了。时不时被他和尹正的互动逗得嗤嗤笑。

俩人就连厮打都透着喜庆。

黄晓明扮演的程凤台一出场,就打扮得跟西部牛仔似的,此时他刚和土匪火拼完,灰头土脸,胡子拉碴,脸上还沾着血迹,骑着大马凯旋而归。按理说这个出场设定有点浮夸,也许是邋遢的造型帮了忙,竟然些微瞧出几分帅气。

办完事要回家了,他换了一身造型,脱下臭烘烘的皮大氅,换上妥帖的西服套装,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还抽空刮了胡子,最后不忘喷了几下香水。

看到他开始梳头发、刮胡子,我预感不妙,还好变装过程很快结束。懂得节制的黄晓明还是可以同时做到耍帅但不油腻的嘛。

当然,只看开头一两集还不能轻易加下结论,现在我终于把《鬓边不是海棠红》追平了,可以大着胆子说一句——黄晓明这次“含油量”陡降,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看似意味深长实则毫无意义的微笑”依然时不时浮现,但他现在已经懂得收住微笑的弧度。不敢说完全回到了演技巅峰时期,但基本保持在及格线往上一大截,甚至还贡献了几个名场面,让观众瞬间梦回上海滩。

比如在网上已经被花式夸过无数遍的这段雪地独白戏:

留洋归国,作风新派的程凤台起初对传统戏曲并不感兴趣,为了应酬勉强听了几场也是过耳不过心。直到听完尹正扮演的天才名伶商细蕊唱的一出《长生殿》,他依然不懂那些个弯弯绕绕、咿咿呀呀的唱腔,但他忽然从自刎的杨贵妃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他想到了困于侯门深院,宁愿抛下家人也要远走高飞的母亲;想到了家道中落,被迫嫁给军阀当姨太太的长姐;也想到了自己,为了还债,放弃理想娶了嫁妆丰厚的太太,夫妻俩只有相敬如宾,却没有惺惺相惜的信任和理解。从此他从一个单纯、理想主义的留学生,变成了八面玲珑的商人,周旋于各个势力之间,如履薄冰。外人只道他家财万贯,又有司令作为靠山,可谓呼风唤雨。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丢掉了多么宝贵的东西,而这东西,如今却在一个戏子身上得到了补全。

他的身不由己、求而不得……商细蕊都替他唱出来了。

"台上的人不知自己身在戏中,台下的人不知自己身在梦里,一梦一生,一生一梦。"

这段拍得极美,镜头跟着黄晓明踉踉跄跄的步子微微晃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显示出他的失魂落魄,最后那滴泪恰到好处,克制却令人动容。

雪中踽踽独行的这个背影,恍惚间我差点忘记他本人,和剧中角色产生了共情,体会到了程凤台的无奈与孤独。

旁白也为这段戏增色不少,以前还真没发现原来黄晓明的台词功底相当不错。

还有一场戏,不知道给不争气的小舅子范琏擦了多少次屁股的程凤台,再一次迫不得已充当说客,替他跟怀孕的舞小姐谈判。进门之前,程凤台转头盯着范琏的眼睛,问道:“这孩子你要还是不要?”

看着对方支支吾吾,一副缩头乌龟的怂包模样气得程凤台想扇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手,轻蔑地上下扫了范琏几眼。

这个眼神看得我心里直发毛。上一次黄晓明的眼神让我感到害怕的还是《风声》里那个日本军官。

程凤台这个角色不如商细蕊的人设吃香,商细蕊是天才名伶,性格恣意妄为,想干什么干什么,更符合现在流行的“爽剧”设定。而程凤台有钱却换不来自由,处处逢迎。情绪大起大落的片段几乎没有,只能用眼神展现人物内心的起伏,对演技和台词功底挑战更大。

一开始黄晓明其实看中的是尹正的角色,他甚至跟导演提出加一场程凤台幻想自己变成商细蕊的戏,扮上戏曲扮相。但导演嫌麻烦,果断拒绝了。

(心疼小明哥一秒……)

其实于正之前有写小作文解释过为什么选择黄晓明扮演程凤台,因为他有“商人的聪慧和狡猾,孩子般的底色,大担当的能耐。简直就是现实中的他。”

黄晓明的演技一直是薛定谔状态:一演霸总和喜剧观众就发笑,比如《新上海滩》和《泡沫之夏》;

一演憨憨和一根筋,大家就觉得:“咦?还不错嘛。”比如《无问西东》和《中国合伙人》。

只要是一些深明大义,把照顾一大家子人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肩上,隐忍克制的带头大哥型角色,黄晓明从未失手。比如《琅琊榜2》的“长林男二”萧平章。

这是不是跟他的家庭教育离不开关系?他同时是家里长子、长孙和长外孙,没有姐妹,有七个堂弟和表弟。从小家人就教导他要以身作则。亲戚们甚至把一部分教育责任也转嫁给他,让他这个“孩子头”去教育弟弟们。

这种原生家庭给予的属性是侯鸿亮和孔笙选择他演萧平章的原因,萧平章是黄晓明人格中的超我,是家人和他自己期待成为的对象。

所以他不能出演霸道总裁,至少不能是小言剧中那种典型的,跺跺脚就要引发地震的霸总。跟他的自我意识差别太大。角色要求他放肆,他内心深处却把自己往回拉。再加上角色本身形象单薄,没有层次感,最终也只能流于表面,徒增笑柄。

网友猫撞发微博说:我和黄晓明之间只能有一个人觉得他帅。精辟!

但只有背负点什么,家国大义也好,养家重担也好,或者愧疚,复仇也行,兹要是有那么点隐忍、克制在里头,黄晓明的表现就不会太让人失望。

就拿程凤台来说,为了养活商细蕊的戏班子一掷千金,动不动被弹幕调侃他又行使自己的“钞能力”了。

但调侃归调侃,并不惹人厌烦,觉得油腻。是因为除此之外,他这个“霸总”并不总是一副面孔,作为商人,和同行交手他运筹帷幄,精明十足;

作为小舅子,他懂得在司令面前做低伏小,收敛起自己的聪明装得庸碌无能;

作为大哥,他面对不争气的小舅子和乖巧的妹妹又是两幅面孔,前者恩威并施,对后者只有不尽的宠溺。

待人接物也迥然不同,专业人士如建筑师,他态度谦卑,恭敬有加。招待官员他的姿态更是低到尘埃里去,点头哈腰伺候对方喝酒看戏。但明显能感觉出对前者的尊敬是出于真心,后者只是逢场作戏。

黄晓明赋予了程凤台这个角色丰富的层次感。虽说他自己曾说过演过的角色中,《中国合伙人》里的成东青跟他最像,要我说,成东青是他的自我,一个天赋一般,靠着努力和不放弃取得成功的普通人,平生最怕被看不起,所以咬着牙也要证明给别人看。

情深义重的萧平章是他的超我,武田则是他的本我——好孩子被压制久了,也想腹黑一次。

程凤台这个角色难得将他三个“我”混合在一起,也就是于正所说的:商人的聪慧,孩子般的底色和大担当的能耐。当然如果按原著来,可能就不适合他了,小说里的程凤台更像金燕西,一个俊俏的,惯会眠花宿柳的阔少,剧里的程凤台的雄性荷尔蒙多了至少五十倍,身份也复杂得多。原著中程凤台才二十出头,原以为黄晓明会被喷太老了,现在看观众好像没觉得很不合适,应该是程凤台改换的左右逢源的商人身份,用年轻人演反而不老成。

黄晓明不是靠演技打天下的演员,但他有种神奇的台缘,和他的同学赵薇有点像,观众是看他们长大的,有种对待自家孩子的态度,可以打骂但不会真的抛弃,无论怎么翻车也不会真的倒掉。大家都拿他玩梗,娱乐一阵过去也就过去了,就像是一场梦,醒来以后没波动。那阵子媒体人好多都收到了他的礼物,帽子和冰箱贴,上面印着他的名言: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前一阵他去虎扑作客,直男们纷纷调侃问他身高和增高鞋垫,他还老实给人看他自己受伤拱起的脚背,说买不到合适的鞋。

等他走了以后,网友们互相埋怨说太欺负人了,哪有当面问这些问题的,万一晓明哥不来了怎么办?也是有点好笑。

想想和黄晓明同一时期的所谓“四大中生”,突然发现现在只有邓超能和他保持稳定的作品输出和相应的知名度。陈坤时隐时现,接受采访跟记者聊的一半以上不是演戏而是行走,刘烨已经朝着特型演员的方向转型。更多曾经如日中天的男演员早已跌落至二线开外。中年人糊弄起来,下落速度惊人的快。

黄晓明也不是没有糊弄过,他自己也承认为了人情接过一些烂剧,白白消耗了时间。结果发现收获的好人缘到头来反倒坑了自己:“人缘不能当饭吃,当你不行的时候,别人该不帮你,该不理你还是不理你。”

想起商细蕊在剧中说程凤台本来是能干大事的人,就是让家里人拖累了。黄晓明自己不也是把家庭的担子扛在肩头就再也放不下来了吗?四十岁了,还是把父母的意见放在第一位。

去年黄晓明接受采访,最后说到了这个年纪,他已经没有再多的机会去消耗自己,必须得用作品说话。

他不是空口白话,查了一下豆瓣,最近3、4年他一直有作品稳定输出,并且评分都不错。

人呐,只要自己个儿而不放弃自己个儿,总还是有救的。那就还是以商细蕊的话送给他吧,兹要是耽误他演戏,那都是累赘,累赘扔了就是好事。希望四十岁的他能说到做到,舍去不必要的消耗:人情、人设、人气。别贪心, 别较劲,别将就,做个好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