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谷歌CEO:新冠病毒疫情将令科技巨头更强大

据外媒报道,埃里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曾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长达10年,直到2011年卸任。此后,他又担任谷歌执行董事长,最终于2017年卸任。施密特曾带领谷歌经历了2008- 09年的经济衰退危及,但却没有经历过像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的疫情。

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在与记者的视频通话中,施密特对“疫情过后科技行业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做出预测。他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规模将会更庞大,行业主导地位更稳固。施密特表示:“最强大的品牌和最强大的公司将更快的复苏。如果管理得当,行业领导者往往会在一年后会变得更强大。”

施密特称:“说得委婉一点,这些公司可以利用危机之际重新配置资源,确保他们现在所做的决定能让其在危机过后变得更强大,这个时间期限在一年或者更短的时间。”施密特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技术顾问,目前在斯坦福大学任教。

施密特仍然拥有400多万股谷歌公司的股票,尽管他不愿具体讨论谷歌,但他确实将亚马逊描述为其“变大理论”的主要例证。由于绝大多数实体店都已经关门,人们不敢在公共场所冒险,这家在线零售商正在处理大量增加的订单。施密特说,疫情结束后,这些新客户很可能会保留下来。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前,美国联邦和各州监管机构正推动针对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行为进行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官员们担心,大型科技公司正变得过于强大,它们会压垮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还会对用户数据管理不善。

对于那些担心这些公司权力日益增长的人,施密特说有个简单的应对方案,即投资那些最终可能崛起并与巨头竞争的公司。例如,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Zoom正迅速成为可能挑战大型科技公司的重量级企业。

施密特称:“关于技术和权力集中的问题,我的总体回答是进行更多的投资和扶持更多的竞争对手。”他的回答反驳了许多批评人士的看法,这些批评者认为,小公司与苹果这样的公司竞争是徒劳的,毕竟苹果拥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现金。

他还表示,无论如何,当前的技术领导者将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结束后拥有巨大的优势。与许多传统公司不同的是,它们的收入并不依赖于大型的集体聚会。他们也有些最知名的品牌,有足够的钱来度过像今天这样的艰难时期。

施密特说:“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一条规则,那就是不要把钱花光。我相当熟悉的许多科技公司都坐拥大量现金头寸。他们会安稳度过动荡时期。”举例来说,截至2019年底,亚马逊拥有361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Facebook有191亿美元,Alphabet有185亿美元。

尽管如此,大型科技公司还是感受到了一些痛苦。人们普遍认为,谷歌和Facebook所依赖的在线广告在疫情期间出现了问题。与此同时,苹果不得不关闭其门店。

施密特表示,尽管大型科技公司预计将在疫情结束后会更快复苏并变得更强大,但它们也将对自己的企业责任有更深刻的认识。例如,谷歌旗下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和Facebook正在积极地删除在他们的服务中传播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错误信息。

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社交媒体和在线视频渠道表达自己的观点,大型科技公司在内容审核方面也有了进步。施密特说:“10年前,人们认为,拥有开放的网络和支持任何人的言论自由是可行的,包括白痴。然而随着疫情蔓延,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在积极追查骗子、操纵者,以及那些通过否认疫情存在和传播错误信息而伤害他人的人。”

施密特继续说道:“有5到10个这样的例子,监管那些危险、疯狂的人,是这个行业进入成熟阶段的可喜迹象。”

此外,施密特还称,此次疫情危机凸显了美国宽带政策向农村地区推广的必要性,并为那些无法使用笔记本电脑或Wi-Fi、无法利用谷歌或Zoom技术的经济弱势群体提供了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他说:“我们需要制定此前被忽略的计划,我们有机会转向名为TeleEverything的前景,包括远程医疗、教育、制造业等,并解决每个人的带宽可访问性。”

施密特将这一转变比作一个“阶段性变化”,即从大科技公司让社会来决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到大科技公司接受他们必须确保公共安全的“道德责任”。他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同样参加了此次视频会议的思科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对世界经济造成9个月到1年的浩劫。但他相信,如果更多初创企业和《财富》500强企业能够向大数据、人工智能、5G和边缘计算等领域进行数字化转型,它们将在废墟中变得更加强大。

施密特对此也有着相同的愿景和大致相同的时间表。和钱伯斯一样,他也不愿意拿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之前的任何东西作比较。他说:“由于全球范围内有近150万确诊病例和超过8.5万人死亡,地球陷入瘫痪,政府和商界领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作为高级物种,这是我们首次不得不作为整体来面对相同的问题。”

谷歌主宰了在线广告市场,这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时代是福也是祸。据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先是,谷歌核心广告业务约占全球1100亿美元数字广告市场的30%,预计将在2021年及以后保持这一领先地位。其中,YouTube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因为它预计在2020年的收入为93.3亿美元,2021年为114亿美元。

今年2月,Alphabet披露其2019年通过YouTube带来的广告收入达151亿美元,通过谷歌云带来的广告收入为89亿美元。如果有一家公司最初将受到广告支出削减的打击最沉重,那就是谷歌。该公司高达40%的收入来自遭受新型冠状病毒重创的行业,包括个人零售、餐馆、旅游、汽车和小型企业。

但由于谷歌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它也可能是首先反弹的企业。谷歌以前就曾遭遇过类似的情况,在十年前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期间,谷歌销售额连续五个季度保持个位数增长。MKM Partners的分析显示,谷歌的收入在2009年和2010年至少下降了15%,利润率遭到重创。不过,十多年前,谷歌在Facebook崛起之前曾在广告领域独占鳌头。

分析师们似乎也同意施密特这一观点,他们描绘了谷歌承受短期痛苦后迅速复苏的景象。MKM Partners分析师罗希特 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称:“我们预计谷歌第二季度的营收将出现同比下降,随后在下半年营收将继续加速增长。然而,我们预计谷歌在2021年第一季度之前不会恢复两位数的收入增长。”

据MKM Partners的报告,自上次经济衰退以来,谷歌还采取了行动,使其业务多样化,不再局限于搜索广告,YouTube和云服务占其增量增长的40%以上。Alphabet将于4月22日公布第一季度业绩。截至2019年底,分析师对谷歌第一季度的平均营收预期为431.7亿美元,但截至4月6日,该预期已降至420.8亿美元。据FactSet的数据先是,在此期间,占Alphabet大部分收入的谷歌网站估值从303.2亿美元降至297.3亿美元。分析师预计全年营收为1819亿美元。

截至2019年底,分析师对谷歌第一季度每股收益的平均预期为12.31美元。截至4月6日,这个数字已经降至11.24美元。分析师预计全年的每股收益为48.9美元。

众所周知,Alphabet的高管们习惯于守口如瓶,无论是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还是在新闻稿或博客帖子中,他们都没有提及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他们分享的主要是其网络流量的激增,促使其提高处理网络和数据中心需求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