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福的潘粤明,和油腻还是不沾边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这就是潘粤明。虽然是发福了,但你总觉得这个人和油腻不沾边,我想一个中年人只要保持几分童心,几分真诚,自然不会油腻,有着这样的人格魅力自然也会给角色增色不少。

豆瓣评分8.4,稳居微博热搜首位,登顶网剧播放指数冠军,等了一年的《龙岭迷窟》取得了开门红。

对于自己主演的新剧有这样的好成绩,刚刚复工没多久、正在《云南虫谷》拍戏的潘粤明做客《鹅斯卡》接受我们专访时直言:没有想到,当时还担心不被市场接受,只待观众验证。好在好作品从来不担心没人欣赏,《龙岭迷窟》成为了2020年首部高评分的作品。

这部开年好剧到底还有怎样的幕后的故事,潘粤明在拍戏之余也跟我们聊了聊。

老“灯丝”抓住“新”机遇

采访潘粤明的时候,他刚拍完一天戏回到酒店,经过短暂的调整,潘粤明接起了采访电话,电话那头传出来的声音略显疲惫,我们的采访开始了。

作为老“鬼吹”,潘粤明聊起剧来可就来了精神。06年的时候,潘粤明去参加国外的电影节,在机场觉得会飞很久怕无聊,就随手买了一本《鬼吹灯》,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云南虫谷》,看完以后,潘粤明回来就马上把其他的补上。

据导演费振翔透露,潘粤明家有成套的《鬼吹灯》书,每一部故事他几乎是可以倒背如流,“我本来想跟他聊故事,结果他把我给聊懵了”,费振翔说。

其实当时看原著,潘粤明就想着是不是能影视化。后来真的拍出来后,潘粤明也很欣赏其中的几部作品,作为演员他心底的创作欲望自然十分的高涨。

直到2018年,潘粤明自己也参演了其中的一部作品《怒晴湘西》,饰演了雅痞的世家子弟陈玉楼。时隔一年,潘粤明再次参演《鬼吹灯》,但这一次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书中的灵魂人物胡八一。对于书粉来说,一下出演了两个角色也是满足了。

不过,不少观众对于换角其实都觉得挺疑惑的,一个是担心文气十足的潘粤明真的能演胡八一吗?另外一个就是主创真的有信心不怕观众看得会串戏吗?我们也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潘粤明。

其实,当初导演费振翔本来没有想过让潘粤明换角色,但是后来在一次综艺节目里,费振翔看到了潘粤明的狠劲,这才开始考虑让他演胡八一。

(潘粤明在综艺中化身“凶手”隐藏到最后)

对于串戏这个问题,潘粤明本人告诉我们他确实也考虑了很久,“首先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剧本,大IP,再一个我不愿意放弃一个这么好的小说和诠释这个角色的机会。”

至于怎样区分这两个角色,潘粤明和导演也细致地讨论过,“好在它是一个年代戏,人物的差别其实就是在于不同的时代生活环境、人物性格和他周边的这些人,有很多细节都可以让你把人物区分出来。”

就这样潘粤明接下了这个角色。从成片来看,潘粤明对人物性格的把控上也的确十分到位。年轻的陈玉楼是机变无双的,潘粤明跟我们说他当时特意演出了那种不屑自负,到了胡八一这里,他又演出了角色沧桑颓废,稳重有城府,还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特点。

串戏?不存在的。但是问题又来了,潘粤明版的胡八一能超越之前几版吗?潘粤明很实在的告诉了我们他的“野心”,那就是要拍得更好一点。“我既然演了同题材的作品,我就应该比以前的演员拍得更好一点,我不是在做比较,只是不想白做这个事,要不然就没意思了。”潘粤明说。

另外,出演《龙岭迷窟》还有一点比较特殊,那就是潘粤明还一连签约了《鬼吹灯》系列其余作品《云南虫谷》、《昆仑神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改编的网剧,他将继续饰演胡八一。

对于书粉来说,潘粤明确实是圆了自己的梦,但作为一个演员来说,这影响着接其他剧的档期安排,一切要以《鬼吹灯》优先。对此,潘粤明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每一部换一个演员就真的对不住这个原著,我历来都是把剧本放在第一位,既然赶上一个这么好的IP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再苦再累,值!作品熟悉度、角色理解度、完成信心度,潘粤明的前期筹备都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拍摄了。

此前《怒晴湘西》的电影感制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原班人马制作的《龙岭迷窟》观众的期待值自然会更高, 再加上龙岭迷窟是几卷中恐怖色彩比较重的一卷,所以在制作上需要更加精良。

从正片中来看,女尸、旱魃、铁海龙王的特效都做得非常逼真,除此之外,实景拍摄也是这部剧主打的。剧中展现了黄河、黄土高坡等的真实地貌,以至于演员身处那个环境中,都不自觉地想吼两嗓子,胡八一在黄河边唱秦腔那段就是潘粤明自己临场发挥的。

由于拍摄的时候是五月份,一拍就拍了三个月,正值酷暑,潘粤明那段时间都晒黑了好几个色号。不过潘粤明不介意这些,“暴晒都是难免的,而且故事本来就是陕西的,有质感一点就更容易带入这个角色吧。”

这些还不算什么,翻翻潘粤明去年拍戏的微博,发现水戏是他提及最多的。潘粤明跟我们说:“打铁头龙王那场戏拍了十天,而且是天天夜戏,拍到天亮才收工。”

还有一个是第四集胡八一他们和马大胆的长镜头群架,那个也拍了将近十天。

花费时间最长的是一个机械臂的画面,潘粤明拍了三十多遍。“由于机械臂在空中已经预定好轨迹了,你的打斗如果不在画面里或者不符合导演要求的话,都是白打。”所以这要求演员在打斗的时候必须还得想着画面构图,非常地不容易。

胡八一和王胖子请李春来吃涮羊肉那场戏,看着吃得是挺过瘾,但其实也不简单。潘粤明现在回想起来,都无奈地笑出了声,“开始的时候看涮羊肉这场戏还特别开心,从中午就开始不吃饭了等着这顿,结果这场戏调度多,台词很多,到了晚上这场戏还没拍完,洗完澡身上都有羊肉味。”

让潘粤明最有感触的是和剧中老年陈玉楼的对戏。饰演陈玉楼的王奎荣老师今年已经73岁了,虽然戏不多但场场精彩,潘粤明此前也和王老师合作过,用他的话来讲,王老师是神助攻,给后辈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标准。

由于自己之前饰演过年轻时的陈玉楼,又看过小说知道陈玉楼一生的境遇,所以和老年陈玉楼对戏时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跟他面对面坐着的时候,一个是跟他演员之间的交流,再一个是在虚拟的时空故事中同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和晚年时候的对视,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感觉。”

带着一颗童心天马行

演戏之余,大家都知道潘粤明有一大爱好,那就是画画。他的微博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展示自己的画作,哪怕自己拍戏的时候他都要画上几幅,有时候几乎还是日更。

有很多网友都惊讶于潘粤明的精力与心境,他到底是哪来的时间去安静画画的?潘粤明告诉我们,他画画一般都是在片场。在工作人员布机位的时候,一般人就聊天、吃零食、抽根烟,而潘粤明则是喝上一杯茶,然后拿起画笔开动。

潘粤明是带着一颗童心天马行空搞创作的,他的画有的是反映工作,有的是漫画小品,画风轻松调皮,想象力极为丰富。

潘粤明画画也不打草稿,不靠什么灵感,不追求数量,他的目的就是解闷,不会想画得好不好,给自己徒增局限与包袱。“如果想这些我就该纠结了,不是十多分钟二十分钟就能画完的了。”

这其实也反映出潘粤明的性格,潘粤明有着少年气,是少年的天马行空和童真,他也叔,是叔的才华沉淀与温柔。

他不仅自己画,还邀请和粉丝一起画。在潘粤明的微博评论里,你会看到都是粉丝们交的绘画作业,潘粤明还会给人家点赞,甚至好的作品会保存到手机里,不定时在微博上把粉丝的画汇集到一起,开一个小型的线上画展。潘粤明说:“我觉得跟粉丝之间互动是一个特别有乐趣有意义的事。”

永远保持温柔、体贴、有礼有节,是潘粤明在处理与粉丝关系上的宗旨。他的粉丝也很优质,没有控评没有花里胡哨的表白,就是单纯的赏画赏戏。粉丝也不急着追潘粤明的行程动态,在微博上看潘粤明的画就足以了解他的生活状态。

除了画画之外,陪伴家人也是潘粤明最为看重的。说到父母,潘粤明长舒一口气,感慨道:“那是我最大的快乐,多累多忙,哪怕只有几分钟跟家人待着都是一种放松。”

这次潘粤明拍摄《云南虫谷》,爸爸妈妈过年的时候就来探儿子的班了。结果发生疫情后,爸妈也没走了,就这样留在拍摄地直到现在。父母就在自己的眼前,潘粤明自然也能放心地去工作了,这种踏实是什么也换不来的。

现在的潘粤明既有爱好,又有事业,还有家人的陪伴,看起来已经无后顾之忧了。但其实,他现在也遇到一个难题,那就是减肥。《龙岭迷窟》播出后,网友都在讨论潘粤明版的胡八一是不是有点吃得太好了,面对网友的调侃,潘粤明着实走心了,他还在开播第二天发了一篇长文向大家道歉自己的身材问题。

说起长胖,潘粤明也是有苦衷的。他说刚开始是健完身进的组,但是后来拍戏太累了,拍摄地来回就要三个小时,在山里一打就是一天,就懒得再去锻炼了。这样的确是有情可原,但是潘粤明很严肃地补充道:“我不给自己找理由,你干的这行确实就该做好管理。”

如果要说拍完《龙岭迷窟》有什么遗憾的话,潘粤明的回答是:脸型可以再完善一些。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这就是潘粤明。虽然是发福了,但你总觉得这个人和油腻不沾边,我想一个中年人只要保持几分童心,几分真诚,自然不会油腻,有着这样的人格魅力自然也会给角色增色不少。

《龙岭迷窟》的探险仍在继续,这部剧是否能把国剧天花板往高处再撑一下?潘粤明版胡八一是否能成为经典?就看这部剧的后劲儿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