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两会通道上推销土豆的“农民院士”,直播1小时卖25吨土豆

【编辑/申伊妮 统筹/王梅梅】4月7日下午,戴着草帽、穿着军训胶鞋的“农民院士”朱有勇一边挖着土豆,一边向几十万围观的网友直播“卖土豆”。最终,一个小时的直播,吸引了54万人观看,当天挖出的近25吨土豆销售一空。据红船杂志了解,朱有勇还曾在2018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在人民大会堂吆喝“卖”土豆,这位“土豆院士”自2015年扎根云南澜沧扶贫,这里便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图为戴着草帽的朱有勇院士向网友展示土豆(图片来源:云南网)

“农民院士”朱有勇直播一小时卖25吨土豆

2020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原本已经到了收获季,但以往的销售渠道没有完全恢复,当地大约还有700吨土豆正在等待销售。

4月7日下午,长期驻扎在澜沧扶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第一次走进了拼多多和央视新闻的联合直播间,为自己引进并带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冬季马铃薯代言。

图为朱有勇现场炒土豆丝(图片来源:中新网)

朱有勇一边挖着土豆,一边向几十万围观的网友展示。最终,一个小时的直播,吸引了54万人观看,当天挖出的近25吨土豆销售一空。此次院士直播活动,云南农大校长盛军也来到直播间,两任校长携手直播,为澜沧扶贫土豆代言。

朱有勇表示,“我们的拉祜族兄弟,生产、种植都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对于市场和品牌还不是很了解。我想通过我的直播行动,真正把丰收的劳动成果,传递给更多的人。”

朱有勇一边介绍,一边传授土豆的做法,“澜沧冬天阳光充足、昼夜温差大,种出来的土豆‘皮肤’好,光溜溜的,‘体格’也大,一个一公斤多,都够炒一盘青椒土豆丝了。”

澜沧地处西南边疆,与缅甸一线之隔,主要生活着拉祜族。这里超过70%以上都被森林覆盖,自然条件优渥,但却是全国深度贫困县,2013年,这里的国家级贫困村人均年收入甚至只有一千多元。

2015年,中国工程院确定了澜沧县作为院士专家科技扶贫点,60岁的朱有勇主动请缨来到澜沧扶贫,从此,澜沧就成了他的第二故乡,2015年到2020年的五年时间里,朱有勇每年里有100多天都“长”在土地里,穿梭在田间。

终于,在中国工程院、当地政府及社会各界的努力下,澜沧已经逐渐脱贫致富。按照原计划,今年年初,澜沧县就将迎来脱贫工作组的验收、正式拿掉贫困县的帽子。但因为疫情,这一目标有些延后。

全国“两会”上直播“卖土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并不是朱有勇第一次直播“卖土豆”了,早在201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朱有勇拎着澜沧产的冬季马铃薯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在代表通道里向全国的观众展示。

图为朱有勇在“两会”上展示澜沧的土豆(图片来源:新华网)

朱有勇举着一颗2公斤的土豆介绍:“这是开春之后全中国最先上市的新鲜土豆,这个季节北京吃到的土豆丝,5盘里有3盘都来自于云南。”

就在朱有勇两会直播卖土豆时,几十辆卡车正从云南澜沧准备出发,大概60个小时后,一盘盘新鲜美味的土豆佳肴,就出现在了北京的餐桌上。

不仅如此,在不同场合,朱有勇时刻不忘推荐澜沧土豆。不断推介澜沧土豆背后,来自于院士的一个发现:在教会了当地拉祜族农民种植和收获土豆之后,他们在市场和品牌的理解上还有些欠缺,尤其是对于电商、直播等新事物,普遍还处于知道的阶段,尝试的并不多。

为此,2019年11月,朱有勇在当期的扶贫培训班上,联合拼多多讲师共同为学员普及了电商知识,带动当地农民拓展销售渠道、培养品牌思维。首期60名学员年龄从20~50岁不等、分别来自全县20个乡镇,从零学习如何开店、如何提高店铺运营效率等电商知识,并均已在拼多多开设属于自己的网络店铺。

10亿专利无偿贡献,“这比数钱要幸福”

在澜沧县思茅松林,有一种中药材“三七”正在这里生长。它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中药材,但三七种植对土壤、气候和技术都有很高的要求,其中,根腐病更是很难防治,这导致三七种植过程中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带来了农残增多的问题。

在澜沧调研时朱有勇发现,澜沧大面积的思茅松林与三七之间具有相融相生的特性,非常适宜种植林下三七。

朱有勇说:这里都是腐殖土,松林掉了很多松针下来,一年积一年就变成了腐殖土,腐殖土种三七,不会生病。我的专利就是相生相克,我们就发现松树跟三七是相生的。松树挥发和淋溶的化合物,一方面能促进三七生长,另一方面还能抑制病虫害的发生。同时,松针腐烂后形成的有机质能充分满足三七生长的养分需求。所以林下三七不需要打药和施肥。

此后,有人开出10亿人民币的高价,希望购买朱有勇的技术,但他拒绝了。朱有勇将自己的发明专利捐献出来,给企业和个人无偿使用,只提出了一个条件:企业种植林下三七,不能用一粒化肥、不能打一滴农药,最终利润的15%要捐献出来,分给当地的村民。

朱有勇表示:“我们的目标是用这种生产方式取代过去不太好的生产方式,生产出良好的、生态的、有机的、药效好的三七,让所有人受益,让产业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这获得的东西比数钱要幸福得多,厚重得多。”

谢绝悉尼大学的挽留回到祖国

1955年,朱有勇出生于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一个普通农户家庭。是一个农村子弟。

1977年,朱有勇考上了云南农业大学。1981年,就在大学毕业前,朱有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6年,朱有勇远赴悉尼大学留学,两年后完成研究的朱有勇,谢绝了悉尼大学的挽留,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回到了云南农业大学。

朱有勇(图片来源:中新网)

2000年,在经历了一系列研究困难后,朱有勇终于找到了水稻的品种搭配规律,为控制稻瘟病这一世界难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这一重大研究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在了国际权威期刊《自然》上。

2004年,凭借着为国际粮食安全,作出的突出贡献,还不到50岁的他荣获了联合国粮农组织颁发的国际稻米研究一等奖,当年国际上只有两位科学家获此大奖,朱有勇是其中之一。2011年,56岁的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5年,中国工程院定点扶贫澜沧县。这一年,朱有勇刚好60岁。朱有勇又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决定,离开他熟悉的校园和实验室,加入“扶贫大军”,在云南边疆一个深度贫困的山村,他扛起了锄头,跟老百姓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这一呆,就是五年过去了。

值得注意的是,工程院号召广大院士专家到农村去开展科技扶贫以来,其中,86岁的陈宗懋院士7次到普洱澜沧开展茶产业科技扶贫,罗锡文等11位院士5次到蒿枝坝村为院士专家技能培训班学员授课,邓秀新等59名院士10多次深入云南贫困地区开展柑橘、蔬菜、养殖等产业的科技扶贫。还有成千上万的科技人员把他们的科技成果推广应用到千家万户,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资料来源:央视新闻、人民网、云南网、央广网、中新网、新华网、澎湃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