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浪漫的事!武汉首批旅客返京,小伙儿大巴车外求婚

8日下午两点多,滞留武汉3个多月的王园园终于回到北京。因为在武汉期间隔离措施严格,王园园的健康码和行程轨迹很快通过审核,成为抢到返京专列火车票的“幸运儿”,他们一行800多人也是第一批乘坐返京专列回到北京的人员。让她惊讶又幸福的是,自己在前往隔离地点的大巴车上,猝不及防地遭遇了人生最浪漫的事儿:男友的“无接触”求婚。

王园园和杨沛是同行,两人3年前因工作关系结识,今年1月19日正好是他们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两人在一起半年的时候,杨沛就想要求婚了。“当时很忐忑,怕相处的时间太短她会有顾虑,我也想让时间能见证我的诚意。”

在这之后的两年半里,杨沛就一直不间断地为“展现诚意”做足准备。2017年7月两人第一次一起出门旅行的时候,杨沛录下第一支求婚视频。直到现在,杨沛已经“偷偷”录下了十几支求婚视频,王园园却还一直蒙在鼓里。

“本想在三周年纪念日那天求婚,可那时候她已经回到武汉,没想到这一别就是3个月。”对王园园的思念与日俱增,她又处在疫情的风暴中心,这让杨沛担心得睡不着觉,他决定在女友回来的第一天就去求婚。“管不了那么多了。”

做出这个决定后,杨沛就开始策划一场“无接触”求婚。得知王园园抢到第一批返京车票的喜讯,杨沛租来一辆大巴车,又喊上两人的6、7位朋友,一早就蹲守在武汉返京人员在位于通州区的分流点。“其实我也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到这儿来,只是以前听说湖北返京的人都来这个分流点。”杨沛赌了一把,他赢了。

王园园在乘坐大巴车到达分流点后给杨沛发送了定位。看到两人近在咫尺,杨沛的心也提到嗓子眼。追问到王园园大巴车的车牌号,杨沛一行人就在那辆大巴车离开分流点去往隔离区的路上,悄悄跟了上去。

坐在车里的王园园也是一路都在寻找杨沛的身影。“他说会来远远得看我一眼,怎么找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王园园心里正嘀咕着,一抬眼,一辆与众不同的大巴车出现在她视线里。

“这车身广告模特的脸怎么这么眼熟?再看一眼,这车里的人怎么都这么眼熟?”王园园回忆说,到这一刻她对男友的求婚计划还一无所知。

终于遇到红灯,两辆大巴车并行停在十字路口。王园园这才看清了旁边大巴车上一副粉色的条幅写着“Marry Me!”(嫁给我!),车窗上也有“Marry Me”、“love”(爱)等字样的彩色灯牌和气球装饰。

透过车窗,她终于看见杨沛那张熟悉又亲切的脸,还有他身边那群正在“起哄”的朋友们。手机一响,王园园收到杨沛发来的求婚视频。两年半以来,在青海湖旁的草原上、在杭州的西湖畔、在王园园父母家楼下、在崇礼的滑雪场、在朋友的婚礼上,身穿T恤、夹克、西装、羽绒服的杨沛一遍遍重复:“王园园,嫁给我吧!”

下一个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杨沛让大巴车停在了王园园车后。他径直来到车头玻璃前,面向前车车尾坐着的王园园,手捧玫瑰单膝跪地,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戒指盒。

关于一场浪漫的求婚,王园园幻想过许多场景,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穿着隔离服、带着护目镜和口罩,甚至都看不清杨沛的脸。没有丝毫犹豫,她激动地答应了男友的求婚,“就这样在马路上迎着风、隔着雾气,看见了最想见的人,说了这辈子最想说的话。”

现在,王园园和杨沛正在焦急地等待核酸检测的结果。“如果一行人都呈阴性,她今天下午就能回家了。”杨沛说。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 实习记者 杨天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