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余承东:我们已经可以完全不用来自于美国的元器件

余承东表示,华为也在用联发科、高通等公司的芯片,与多家供应商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果美国进一步发动制裁,对全球产业都将是一个非常大的破坏。

2020年3月31日,华为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华为营收8588亿,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同比增长5.6%;研发费用1317亿,占营收的比例提高到15.3%。其中,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4673亿,同比增长34%,成为2019年华为集团的主要增长来源。

但在疫情下,手机市场尤其是线下渠道严重受挫。根据此前调研机构IDC预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智能手机市场1到2月面临着同比约40%的大幅下滑。加上美国制裁的叠加影响,华为如何应对现下的挑战成为了外界关心的问题。

“海外疫情还在继续,受此影响有所下滑,但整体一季度收入同比略有增长。尤其是国内市场,在三月初已全面恢复。”在4月9日上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中国市场全年依然保持在20%以上增长。

他表示:“过去华为是做网络设备的,进入手机领域比较晚,真正开展to c方面也就是最近8、9年时间,这段时间让我们从一个在中国都排不上名的公司,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家。如果不是美国制裁的话,2019年我们就会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家。”

对于疫情的持续影响,余承东表示,疫情对于任何公司都是挑战,海外的疫情持续时间会比国内更长,到年底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华为今年对于销量的预期是争取不下滑,希望大中华区可以获得更大的增长。

在此前,关于华为减少手机元器件订单的传闻甚嚣尘上。有消息称,华为将启动第二波智能手机砍单,主要针对5G手机,以消化最高四、五千万部的库存。

对此,余承东表示,“华为手机没有库存,而是严重缺货,春节期间的生产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天天都在打电话催货。缺货缺的一塌糊涂,有库存反而赚了。”

“说库存那是胡扯。”余承东说,“他到我们公司仓库去看了吗?我们是缺货,不是库存积压。我天天在催货,这个缺那个缺,头大的要命。”

此外,余承东强调,目前华为已经可以完全不用来自于美国的元器件。

“现在华为手机里面不仅仅有国产器件,也有日韩和美国的器件,但是我们可以不用美国器件,因为我们做到了完全替代。保持少量的器件,也是和美国企业保持合作关系,帮助他们创造价值。”余承东表示,华为也在用联发科、高通等公司的芯片,与多家供应商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果美国进一步发动制裁,对全球产业都将是一个非常大的破坏。

“美国制裁对美国企业造成很大的损伤,谷歌一直在申请权限,还没批准。华为给美国公司带来很大利益,制裁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伤害。”余承东表示,HMS依然在逐步向前推进,目前虽然无法达到百分之百的生态体验,但与谷歌之间的差距在迅速缩短,甚至在部分领域构筑了一些领先的差异化优势。

据悉,余承东曾在内部表示,在极端的外部环境与压力下,华为要坚定打造HMS和鸿蒙生态,重建赛道,重启长征。“以生存为底线,优先解决海外生态问题。海外云服务以生态和体验为核心,不追求短期商业利益,用几年时间逐步恢复海外业务总量,同时加快构筑HMS Core能力,打牢生态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