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这些剧,才称得上“曲高和寡”

曲高和寡的剧,一般指低收视率,在1以下;打分平台主要指豆瓣的评分8.0以上。简言之,作品不通俗,能了解的人很少,令人为之惋惜。

《清平乐》播了几天,豆瓣评分8.1,虽然评价不错,但收视不太喜人。

三天均在0.7左右徘徊,网友把导演骂惨了。

虽然但是,真的好好笑!

反馈的点主要在于:名副其实“清平乐”,太平太淡,乱七八糟的转场和换演员,零零散散没有终点,什么鸡零狗碎的事情都要拍个来龙去脉,大部分时间不知道在演啥,令人昏昏欲睡;

网友:你这是拍电视剧又不是纪录片,我要看戏剧冲突!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引经据典,非常考究,服化道精良,极度养眼。

现代社会太浮躁,观众静不下来看这种慢调的剧,悲哀的曲高和寡罢了。

说实话,两边掐的比剧本身好看。

而讨论的重点“曲高和寡”这个词也引起了橘子的兴趣。

曲高和寡的剧,一般指低收视率,在1以下;打分平台主要指豆瓣的评分8.0以上。

简言之,作品不通俗,能了解的人很少,令人为之惋惜。

比如前两年的《天盛长歌》,芒果台历年垫底收视,豆瓣评分8.3。

再就是最近的《清平乐》,不过它只播出了几集,“曲”和“寡”都不能下定论。

抛砖引玉,咱们来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曲高和寡”剧。

有这么几部是可以确定的。

历史剧《大明王朝1566》,当年在湖南卫视收视极其惨淡;

家族史诗《白鹿原》,当时收视一直在0.6左右徘徊;

战争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首播收视非常惨烈,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宫廷剧《苍穹之昴》,此剧在国内收视很差,但在日本创下了收视纪录;

这些剧内容上并不高深晦涩,也不自诩阳春白雪,鄙视下里巴人,而是通俗易懂。

以他们各自的第一集为例,都非常好入戏。

《大明王朝》的主线是由朝廷“改稻为桑”政策引发的各部门各级别的官员内斗,最大boss是嘉靖帝。

此剧是架空的,明朝背景为实,故事为虚。

第一集的内容信息量太多了。

先是周云逸之死。

明嘉靖三十九年腊月二十九,东厂太监冯保在宫门外杖责钦天监周云逸。

这位官员只是管天气的,因为今年大明朝一直没有下雪,皇帝就问他缘由,但是周云逸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朝廷开支无度,官府贪墨横行,百姓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他死后,一场瑞雪来了。

冯保因为下雪高兴地告知皇帝这件事,却越过了他的干爹吕芳,所以被罚跪雪地。

森严的等级制度一下子就凸显了。

再然后就是内阁会议。

严阁老、小阁老、徐阶、高拱、张居正几位内阁大臣到了宫里,找皇上商议国事。

什么事?

前面杖责大臣的时候已经说了国库亏空,那就来算一算钱到底去哪儿了?

徐阶、高拱两位是户部的,也就是财政大臣。

高拱指出在过去的嘉靖三十九年,超支亏空了一千四百万两,且全部都是工部和吏部的亏空,所以户部不接受票拟签字。

而严嵩严阁老、小阁老严世蕃分别掌管着吏部、工部;

再加上其中本来拨给兵部张居正的一笔银子,用来给戚继光俞大猷造船抗击倭寇用的。

那些船却不知了去向。

言外之意:你们父子俩贪了。

自古太监最贪财,司礼监的这一批太监和严嵩父子是一伙。

所以他们串通一气,将国库亏空归结为为皇帝整修宫殿、修河道,将贪污一笔笔化为公用。

用在皇帝身上,谁敢问?

但问题也出来了,说来说去就是没钱,哪哪都缺钱。

宫里一缺钱,百姓就受罪。

高拱和张居正提到了这一点。

严世蕃觉得高拱和张居正阻其权财之路,急于借周云逸之事给他们扣上奸臣的罪名。

高拱反驳:奸臣是一个女加干,我高某人只有一位糟糠之妻,你却娶了九房姨太太!

谁是忠臣,谁是奸臣,不言而喻。

两方吵得不可开交时,嘉靖帝终于出来了。

你们以为皇帝是废物,其实他才是最强王者。

先是来软的,对群臣一番抚慰。

你们都是忠臣,只是分工不同,所做的事也不同,有点矛盾是很正常的。

对于大家议论纷纷的杖责,也表示很惋惜,还把锅甩给了“临时工”。

软的之后来硬的,没钱咋办呢?

皇帝修仙也很需要钱哪!

他问到了张居正之前提到的在海上买卖货物的事,张居正刚说没两句,这功被严阁老抢了去。

严阁老并未全面考虑问题,只想尽快解决皇帝的忧愁,所以简单粗暴地说增加丝绸买卖。

但上哪儿弄蚕丝呢?

这也就引出了剧集的核心,改稻为桑。

总之,眼前危机似乎是解决了,但看徐阶、高拱、张居正紧锁的眉头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因为生丝的价格是可以操控的,只要浙江的丝绸大户联合起来趁机压价,老百姓是没有活路的。

生丝不能吃,但粮食可以吃,再怎样难也不至于饿死。

此剧后面发生的事一句话就可以形容:“你爷爷一犯错,我爷爷就要饭”

第一集还有另一条线,皇帝的儿媳妇裕王妃生孩子,一番艰难之下总算生出了龙孙,也就是后来的万历皇帝。

而裕王这边非常担忧高拱、张居正,足以看出他是哪个派系。

周云逸的御前发言其实也是他们操控的,为的就是除掉皇帝身边的奸臣。但没想到人被东厂的给打死了。

这事,恐怕没完。

短短一集,就把主要角色给你罗列出来,出场顺序也有讲究。

堂堂带品官员被个太监使个眼神就打死了,这么厉害的太监被司礼监祖宗的几句话吓得魂飞魄散。

老祖宗亲自进入雪中给严嵩接轿,这个关系不费嘴皮子,靠顺序就说明了。

每个人个性分明,严党、徐党、东厂这几个派系的矛盾也都很明显。

内阁会议这场戏绝对是中国电视史最精彩的朝堂戏之一,整个议事过程让人看到明朝内阁官场的黑暗,奸臣当道,倾轧忠臣。

完全没有一句废话,信息量巨大,全都意有所指,有所隐喻。

严嵩为何能够把持朝政二十年,从在嘉靖帝面前的表现可见一斑,极力奉承皇帝,揣测皇帝心意。

主要矛盾也明明白白,大明朝内忧外患,最后受苦的还是百姓。

会议最后的结果也非常荒诞,最根本的倭寇之患未除,反而去改地增加丝绸产量。

就问现在还有哪个编剧能写这么精彩的朝堂戏!

接下来说说《我的团长我的团》,这是国产剧里最接近《兄弟连》的战争剧。

主线是一帮“散兵游勇”组成中国远征军的故事。

第一集就非常精彩。

1941年,滇西某小镇聚集了一帮国民党溃兵。

主角孟烦了是其中之一,他曾经是一个副连长,只不过全连都成炮灰了,就剩他一个瘸了条腿苟延残喘。

第一集就出现了一圈人围着一辆坦克敲打的画面,战争的残酷越于纸上。

溃兵不如寇,流兵即为贼。

但因为兵力不足,他们马上要被整编,去缅甸打仗。

负责整编他们的就是虞啸卿。

这位铁血团长气势很足,刚出场就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动员。

“因为我要的是我的团,我要我的袍泽弟兄们,提到虞啸卿三个字,想到的就是我的团长。我提到我的袍泽弟兄们,想到的就是我的团!”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第一集前10分钟就来了一个高潮,真的非常热血激昂。

虞啸卿叫醒了这帮散兵游勇的魂。

有的人很高兴,因为远征军吃喝不愁,装备齐全,能打胜仗。

不过也有像孟烦了这样的,去只是为了自己的腿。

而有的人混吃等死,哪儿不想去。

如迷龙,还挑衅在场愿意去的人。

就一集,各个角色的性格特点都突出了。

他们来自天南海北,虽然是流兵,但都想上战场打小东洋。

看的人眼含热泪,心情沉痛,啥也不说,追!

受限于篇幅原因,其他几部橘子就不详细说了。

《白鹿原》大家都很熟悉了,白鹿原上几大家族的生存史。

第一集就是小说里的第一句话——“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品品这戏剧性。

《苍穹之昴》和橘子之前写过的《走向共和》有共同之处,主要讲述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复杂的权力关系。

第一集就是慈禧办状元宴,请来了历届的状元;

引出了梁文秀和春儿这对兄弟的故事。

可以看出,这些剧第一集几乎就铺垫下了整部剧的基调,并且有着强烈的戏剧冲突和精彩看点。

同时制作精良,还兼具浓厚的人物素养和历史情怀,方方面面都很大气。

只是当时天时地利人和都没遇上,收视惨淡。

这些剧才是真的沧海遗珠,生不逢时,是观众配不上他们。

如今这些剧都一一“翻案”,成了行业内的标杆,“曲高和寡”也就变成了一个伪概念。

现在自诩为“曲高和寡”的剧,其实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

以前大家说古装剧太雷人,粗制滥造,然后出来一波致力于“文化复兴”做精品剧的人。

《长安十二时辰》制片人梁超在《婚前21天》里光是策划一个婚礼就这么说:我们要玩的更极致化一点。管中窥豹,就能看出现在影视圈内的风气是什么样的。

你也不能说不好,但很多时候他们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电视剧在电视上播出,受众面广大,功能要么娱乐大众,要么科普教化,当然能完美融合两者更好。

可是现在很多国产剧并不知道这世上有一个词叫“雅俗共赏”。

其实搞考据和科普都没啥问题,但起承转合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本末倒置了。

商业电影前10分钟定生死,电视剧放宽点,撑死也就是前6集。没有人想看你慢慢悠悠记流水账。

最后收视不行,就有一种论调认为:观众文化素养低,慢不下来。

有一说一,其实这几年观众的审美水准确实提高了不少。对剧的鉴赏能力真的不差,好赖还是分得清。

可能比剧方还分得清什么是好故事,几乎不会埋没那些真正的好剧。

锅真的不该观众来背。

《清平乐》这部剧总共69集,像粉丝说的,耐心一点,再给它一点机会,等朝堂和后宫戏铺陈开来,到底是个什么样?

不过对橘子而言,这部剧我最想看的部分是原著的主线公主X怀吉。

公主反抗父权和内侍在一起,多么凄美又多么具备戏剧冲突啊!

坏消息是,这一对得40多集才上线,而且貌似预告即所有了。

所以就看编剧的原创功底吧,如果在公主上线前的这几十集里故事情节有起伏有戏剧冲突的话兴许能够挽救。

但要还是这么个事无巨细主次不分的节奏,就真的自求多福吧。

别最后“曲高和寡”没有“曲”只剩下“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