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洪最负盛名的地标建筑被拆,后来又“异地重建”!

文丨文小灰

1889年(光绪十五年)8月9日,涪江射洪段爆发了一次大洪水。当时,太和镇全城被淹,水深高达四、五米,城墙边停靠了不少船只,人们可以坐在城墙上洗脚。

原来朝阳门(今公园口)至东门一带被洪水冲成河沟,两岸变成了荒地,此后多年,城内居民开始常在此散步,游玩。这条河沟,就是原射洪人民公园的雏形。

60年代人民公园

1930年(民国十九年),射洪处于军阀混战时期。当时,国民党驻军团长王龙文首先将西岸(今临园路一侧)建成了公园,建设包括植树、栽花、铺设石板路等,从建设伊始至今,这座公园已有90年的历史。

70年代人民公园

这座公园是太和镇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公园,在此后近百年的时间里,“老公园”成为了几代射洪人挥之不去的集体记忆。

这座公园在历史上历经多次扩建、改建、修葺,但不管哪一次的建设,都与涪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1937年7月15日,涪江水暴涨,水流直射太和镇城墙脚,将迎春门至东门一带冲成大濠(即公园河),公园被严重毁损。

灾后,国民政府对公园又进行了重新修建,公园面积得以扩大,较前也更为规范,直至1945年涪江再发洪水,又被破坏。

从抗战结束至改革开放前夕,射洪城镇建设基本处于停滞阶段,整个公园除了正式改名为“人民公园”外,也没有太大的改变。

下图是一张1968年美国卫星拍摄的射洪城区图,当时的公园河的宽度、走向清晰可见,朝阳桥和东门桥的位置醒目,图中白色区域为当时的体育场(今苏宁所在地)。

1981年,涪江发生了建国以来最大的洪灾,江水灌入城区,把本来就很陈旧的公园冲得乱七八糟,地面、河道堆积大量淤泥,失去了休闲的价值。

1982年,射洪县政府决定对人民公园进行全面整治,当年10月动工,由机关干部和城镇居民参加义务劳动,按“有劳出劳,无劳出资”的原则投入重建工作。

当时,修建了后来我们熟知的映月桥,这座拱桥在后来近30年的岁月里不仅成为了射洪的地标建筑,还是射洪人拍照留念的“网红打卡地 ”。

同时,修通了从前锋渠引水的地下管道(后来由于城市扩建被堵塞)。公园从西岸扩大到东岸,面积扩大了许多,重新修建了花园,栽种了各种树木和花草,整个公园焕然一新。

最后引涪江水入公园湖内,沿湖建长廓、花园、熊猫岛、映月桥、钧鱼台、六角亭等景观,每年秋季花展、灯会,湖光花影、相映成趣,为县人游憩之所。

位于公园中心位置的映月桥,是人民公园的地标建筑,一定程度上还是那个时代整个射洪的精神象征,为2018年的“异地重建”埋下伏笔。

到90年代,公园的游人越来越多,为适应城市发展和人口急剧增加的需要,1994年决定体育馆(今苏宁所在地)迁出重建,准备将体育场地全部扩成公园,同时将人民公园更名为太和园。

1993年摄于射洪老公园映月桥

不过,90年代中后期,整个公园的建设并没有高歌猛进,公园的环境因为诸多原因也不尽人意。尤其是原体育场一带,没有景观,生机寥寥,公园管理也缺乏秩序,迅速呈现出衰败的迹象。

在这样的背景下,射洪决定将公园河填平建成广场,2001年,将太和园更名为新世纪广场。

以映月桥为代表的公园记忆在新世纪的第一个年头终结,关于公园是否应该改建成广场?这样的讨论曾在21世纪最初的几年里经常被人谈起,很多射洪人对于这样的改建表示出了巨大的遗憾。

关于这个问题,射洪人寻寻觅觅,在十八年后终于找到了答案。2018年元月,射洪紫云公园交付使用,在公园河上建起了一座“映月桥”。

这样的一座桥梁,从建筑风格上与历史上的映月桥有着很大的差别,但在新建公园中,能重拾关于的城市记忆,既是对历史的致敬,更是射洪故事的延续,相比于十八年前的那次改建,这样的重拾赋予了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情怀,这可以看作一种难能可贵的进步。

以上,是射洪老公园的故事。

文字|文小灰编辑 |歆一

来,看点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