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天上阿里:冈仁波齐转山、匆匆普兰印象

行走阿里行程的第七天,开始比较简单,从容度过,后因措手不及的现实情况而变得匆忙。

道路的尽头是国道219,阿里开往普兰的班车走国道219,右拐前往普兰县城,左拐就是进这条路到达塔钦,塔钦距普兰县城约100公里。

这条路是塔钦的主要街道,约4-5公里长,呈坡状,最下端连接219国道,有一个无人问津的游客中心,无其他建筑。中段是一些经营各类商品的店铺和档次不一的客栈,最上端是当地巴嘎乡塔钦的居民居住和生活区。

西藏行政区域的特点大多是管理面积大得惊人,而各个县、镇、乡的街道建筑范围很小。

冈仁波齐转山售票处,票价100元。当地人自由进入,无需买票。至此,开始走上了神山的转山之路。

自几天前从南京出发之初,我就没有转山的计划行程,就是来走走,与神山近距离感受一下。

昨天在来塔钦的路上已经很清晰目睹了神山冈仁波齐峰的芳容,很满足了,而我之所以选择在塔钦下车,住宿一晚,不是为了转山,只是想给自己多一点时间亲近神山冈仁波齐,毕竟我是千里而来。

转山的人不多,偶尔有一些当地人与我擦肩而过,微笑点头示意,而后不久就远远地消失在我视线的尽头。

这一段路并不是很难走,海拔提升不高,也没有什么风景可看,我高反还没有完全好转,大口喘气,步履艰难。

今天早上九点起来,背包寄放在客栈,出来走走。下午大约5点左右乘班车前往普兰。

山下有车往来驶过,扬起阵阵尘土,转山路有一段是可以通车的。

好几个小时,一路走走停停,才走了大约3公里,计算了一下返程时间,折返回来了。

和昨天一样,阿里至普兰的班车在塔钦停留,顺利乘上车,票价60元。

塔钦住宿260元,昨天晚餐50元,今天中餐50元,转山门票100元,塔钦至普兰票价60元,在塔钦停留一天,费用共520元,没有见到神山冈仁波齐一点点身影,从地理位置上说,塔钦距离冈仁波齐峰很近,但却看不到,如果你和我一样没有转山的计划的话,而只是想一睹神山的雄姿,就去219国道上看吧。

普兰县城,群山环绕,仅仅100公里的风景足让人心旷神怡。途中从著名的神湖和鬼湖两湖之间穿过,虽近在咫尺,却不能下车停留,走车看湖,毕竟我乘坐的是客运班车,一闪而过,租车可以玩的更细一些,但成本也高。

普兰是此次阿里之行的最后一站,到达普兰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前往拉萨的班车和时间。

普兰没有客运站,班车就停靠在路边。

经打听获悉,普兰至拉萨的班车,明天有,后天没有,大后天可能会有,而我之前就已经买好了大大后天拉萨飞西安的航班。

普兰县至拉萨需两天的车程,所以,明天上午十点我必须乘上前往拉萨的班车,别无选择,也就意味着我在普兰停留的时间从此时开始到今天的太阳落山,只有短短几个小时。

第一站去了位于县城的普兰边贸市场,市场内很多尼泊尔人。

据说是一个临时市场,做生意的大多是尼泊尔人,环境不是很好,经营的种类也大多是一些生活用品和生产劳动工具。

匆匆走出边贸市场,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普兰县地处中国边境,与尼泊尔、印度两国接壤,很想去边境看看。在普兰街道上没有看到出租车,一问当地人才知道,普兰县城太小,没有公交车没有出租车,而且也没有私家车拉客,当地人叫我去交通宾馆门口碰碰运气。

普兰县城两条主要街道,交通宾馆很好找。宾馆门前一个中年男人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抽着烟喝着茶。

“师傅,请问普兰这里有跑客运的小车吗?”“没有。”回答的简单且干脆。

“那您还知道我想用车能找谁啊?”“找我啊!”哈哈哈,同样简单且干脆。成交。

位于普兰县城约20公里的中国与尼泊尔边境,道路被封闭,车辆禁止通行,其实这里距离边境线还有一段距离。

著名的普兰科迦寺,位于中尼边境,我对藏传佛教不是太了解,也没有进去看看,只是在寺门口短暂停留了一下。

科迦寺与尼泊尔一山之隔,在普兰县城、在科迦寺,尼泊尔人随处可见。

来到中印边境时,太阳已渐渐落山了,据说前方不远正在修路,同样是禁止通行,遗憾返回。

普兰之行匆匆,短暂但印象深刻,有收获,也有遗憾,旅行是如此,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

普兰,再见了!

明天我将离开。

人的一生

有两种后悔

一是为做过的事后悔

另一个则是为没做过的事后悔

本文所有的照片来自本人拍摄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