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NBA停赛如何影响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

早在2005年夏天,NBA宣布禁止高中生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大会的法令,所以这也导致本应该在2006年参加选秀大会的高中生球员被迫只能等到2007年才能正式参选,而本该在2007年参加选秀大会的高中生球员需要等到2008年才能正式参选。当然,只要高中生参选禁令继续执行,联盟仍能保持选秀大会天赋的平衡。

但问题是,随着时间的推迟禁止高中生参加选秀这样的禁令迟早也会受到质疑,或者说近些年来已经有NBA会重新开放高中生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可能性的消息,当然目前联盟方面还没有任何举动。

那么只要联盟在未来赛季考虑取消高中生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大会的禁令,这也意味着在接下来一年的选秀会重新出现当年最好的高中生球员和前一年被迫进入大学生涯的那一批高中生球员同时参加选秀,这毫无疑问会让取消禁令后一年的选秀大会出现“重叠”天赋的选秀大年。

毫无疑问,如果联盟在取消高中生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大会的禁令后出现这样的选秀大年,并且这一年选秀大会中的大部分球员都能达到预期水平,那么这很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联盟历史的下一个十年。

就算在这样一届选秀大会中拥有顶级天赋的球员仍不会太多,但足够好的天赋深度能让原本在顺位上排在较后的球队带来更多的机会,因为在这样的选秀大会中他们通常能得到相比起其他选秀年更有前景的年轻球员。

要知道,如果出现这种“重叠”天赋的选秀大年,原本仅能手握第30顺位的球员就会有机会得到原本应该在第15顺位就被摘下的球员。想象一下,如果像科怀-伦纳德和扬尼斯-阿德托昆博这种在第15顺位被摘下的球员出现在同一届选秀大会,这毫无疑问能让有实力的球队能得到更好的球员,这对于实现整个联盟的竞争平衡来说肯定是不理想的情况。

2021年休赛期也将迎来“类似情况”?

上面关于“天赋重叠”选秀大会的介绍只是一个例子,因为本文真正要讨论的还是本赛季因为疫情而导致的无限期停赛,以及联盟遭受较大经济损失后难以避免的薪金空间以及奢侈税线下降后可能造成的影响。

在薪金空间和奢侈税线都可能下降的情况下,2020年自由球员市场就是可能受到较大的影响。相比起“天赋重叠”的选秀大年,联盟遭受经济损失后突然的薪金空间以及奢侈税线下降可能会创造出对联盟竞争平衡有更大影响的事件,那就是所谓的自由球员市场超级大年,并且这个自由球员市场超级大年最早很可能就在2021年休赛期出现。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就算在新冠状病毒爆发而导致联盟无限期停赛之前,外界预计2020年自由球员市场就不太可能会有什么重磅事件的出现,因为根据联盟对2020-21赛季最初的薪金空间预测,联盟中预计仅会有七支球队能有足够多或者说是有意义的薪金空间。

在这些球队中,骑士和尼克斯要释放足够多的薪金空间只能是依靠阵中球员放弃球员选项,而太阳方面要有足够理想的薪金空间状况很可能就需要放弃在本赛季打出突破表现的中锋阿隆-贝恩斯。那么理论上说,在新冠状病毒爆发之前,联盟中可能在今年休赛期拥有足够灵活薪金空间的球队估计就只有老鹰,热火,黄蜂和活塞等球队。

只是上面笔者已经提到,在经历数月的停赛后联盟已经无法避免经济上的损失,而这最可能的结果还是导致薪金空间的下降。

而到了2020年休赛期,缺乏薪金空间也就意味着这些球队缺乏给到让球员满意合同的能力。在大多数情况下,球队确实能以超出薪金空间上限的方式保住为球队效力多年的球员,但球队会给到一份怎样的合同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这名球员的市场价值。

在正常的休赛期,如果球队没有给到一名有不错价值的球员足够理想的合同,那么他们很可能被其他有足够多薪金空间的球队成功“截胡”。但在今年休赛期估计不会有太多这样的状况,毕竟薪金空间的降低以及联盟未来的不确定很可能会让一些球队不那么愿意轻松送出一份大合同。那么对手握球员选项或是即将成为自由球员的球员来说,他们更好的选择还是继续执行前一份合同并且进入合同年,而成为自由球员的球员也能通过签下短期合同的方式等待更好的自由球员市场条件再签下长期大合同。

总体而言,所有球员都希望能再次等到2016年那样各队拥有足够多薪金空间的自由球员市场。因为早在2016年之前,不少球员预料到联盟的新转播合同会将薪金空间推到不可思议的高度,正因为如此,原本在2014年或是2015年就能签下长期合同的球员都更倾向于等到2016年。例如勒布朗-詹姆斯就是做出这一选择的最好例子,詹姆斯在2014年和2015年都仅签下1+1的合同,以及其他像格雷格-门罗和保罗-米尔萨普等顶级自由球员同样也选择签下短期合同的方式等待2016年自由球员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不少更低级别的球员更是纷纷效仿这样的做法。

幸运的是,2016年休赛期时联盟和球队确实迎来薪金空间的大幅度上涨,这也让不少球员在那年休赛期都能签下令人意外的大合同,当然也有球队在这一年休赛期犯下不少错误,例如湖人给到莫兹戈夫这样的球员一份4年总价值高达6400万美元的大合同,甚至还给到鲁尔-邓这样的球员一份4年总价值7200万美元的天价合同,这毫无疑问是湖人队史最糟糕的两笔操作。

到了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联盟各队以及球员肯定会面临不同的情况,但对于希望签下大合同的球员来说,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仍会是很好的机会。首先2021年休赛期不会有高达25%的薪金空间上限提升,但各队却还是能有足够多的薪金空间。

因为在过去这个休赛期开始(甚至是过去几年),一些球队就已经计划好要“押宝”在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因为届时自由球员市场将会有像扬尼斯-阿德托昆博,科怀-伦纳德,保罗-乔治,鲁迪-戈贝尔,维克托-奥拉迪波和朱-霍勒迪等球员都能进入自由球员市场,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各队需要提前几个赛季就开始有所准备。当然,各队不太可能再面临像2016年自由球员市场那样的薪金空间环境,更不用说是在新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联盟面临较大经济损失之后。

2020年休赛期可能出现怎样的状况?

那么2020年自由球员市场条件确实让众多原本应该在本赛季成为不受限制自由球员的顶级球员感到“恐惧”,他们会决定等到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再有签下长期合同的可能性。要知道,在2020年自由球员市场中实力排名前14位的自由球员中就有7名拥有球员选项,虽然湖人当家内线安东尼-戴维斯无论如何都需要签下另一份合同,但像戈登-海沃德,德玛尔-德罗赞和埃文-富尼耶这样的球员可能会决定继续留在球队阵中,并且等到一年后的2021年自由球员市场再“碰碰运气”。

此外像博格丹-博格达诺维奇和达里奥-沙里奇这样即将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的悍将,如果球队无法提供能让自己满意的续约合同,他们还是能尝试接受为期一年的资质报价,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将能在2021年以不受限制自由球员身份进入自由球员市场。

然后还有一些情况是,对球队阵中一些老将球员来说可能注定是要签下短期合同。例如鹈鹕阵中的德里克-费沃斯,他对鹈鹕来说还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毕竟当他在场时鹈鹕每百回合能净胜对手5.8分。就算贾克森-海耶斯会是球队未来值得期待的那名球员,但如果鹈鹕希望在下赛季继续有冲击季后赛的实力和希望,那么他们就会需要费沃斯的帮助。那么对费沃斯来说,如果是在正常的赛季中他还有得到一份不错报价的机会,但现在,以短期合同留在鹈鹕可能会是更好的选择。

当然,到了2020年休赛期还是会有部分球员能得到新合同,但理论上说,大部分有条件的球员相信都会更倾向于在2021年再重新试水自由球员市场,再加上到了2021年休赛期原本就有不少大牌球员进入自由球员市场以及联盟薪金空间不太可能出现大幅度提升甚至还有下降可能性的情况下,各队薪金空间估计大部分只会集中在顶部几名全明星球员或是原本能有较为优秀能力的悍将球员身上,这也意味着一部分角色球员只能接受相比起正常休赛期相对较低的合同。

写在最后:

早在2016年自由球员市场,原本就有争冠级别阵容的勇士在放弃哈里森-巴恩斯能释放签下凯文-杜兰特的薪金空间,不仅如此,由于角色球员之间的竞争,勇士仅以1年290万美元的合同就签下扎扎-帕楚利亚这样的内线球员。当他在自由球员市场上没有太多更好选择的情况下,这就给了勇士一个以较低薪金签下在正常休赛期不应该“抢到手”的高质量角色球员。

2016年休赛期部分角色球员低薪签约的情况可能也会是2021年的“常态”,想象一下,如果字母哥能组建一支超级强队同时还能以低价签下几名有较好实力的角色球员,又或是湖人以及快船能利用中产特例签下原本在正常休赛期能签下大合同的球员,这很可能会破坏整个联盟的竞争平衡。

在目前联盟仍处于因为新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停赛这个阶段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能说新冠状病毒的停赛对联盟未来赛季以及经济上都已经造成了影响,而这就是联盟所要面临的结果。当然,联盟方面还是能通过采取一些策略来避免这种危机,例如联盟完全能通过重新开放“特赦条款”的方式刺激一些球队在2020年能给到球员足够好的报价。

只是就目前联盟经济状况来看,2021年休赛期出现自由球员市场大年这样的状况看似已经很难避免,而届时最受益的可能就是最不需要在自由球员市场上有特别重大补强的争冠强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