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金鸳鸯的悲壮:没有后路的胜利

作者:许灵溪

一、没有后路的胜利

在古代封建社会,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看上家里的一个丫环,而且把丫鬟抬做姨娘,那可是主子的垂青奴才的光荣。红楼梦里鸳鸯女誓绝鸳鸯偶,大老爷贾赦却被打脸了,被丫鬟鸳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拒绝,可谓丢尽颜面。

除了鸳鸯自身不屈淫威勇于反抗的高洁人格,还有就是得益于是鸳鸯的特殊身份,她是贾母身边的第一丫鬟。

表面看,鸳鸯胜利了,不用给贾赦做妾,可以安全的跟在贾母身边,继续做贾府大红人,被别的小奴才们尊称鸳鸯姐姐。

但这一切是有时间限制的,因为从长远看,鸳鸯无疑断了自己的后路,她愿终身不嫁永远服侍贾母,可贾母年岁已高,等贾母死后,她又该何去何从?早放下狠话的贾赦岂会放过?难道真的一个大好女儿要剪了头发做尼姑,甚至是寻死?聪明如贾母,她难道就没有为自己身边的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丫鬟的将来考虑安排一下?

在《红楼梦》书中,贾母自始至终都没有给鸳鸯留任何一条后路,一条都没有。

二、心高志大的鸳鸯

这是为何?明明鸳鸯是贾母认为身边最“可靠”的人,王熙凤都知道“老太太离了鸳鸯,饭都吃不下去”,而鸳鸯也在贾母的调理教导下,如此聪明出色,跟“水葱儿”似的。这样的贴身丫环,天天相伴不离左右,嘘寒问暖面面俱到,多少也有些感情,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为何贾母就是不给鸳鸯留条后路呢?

不可否认,鸳鸯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她长得颇有姿色,蜂腰俏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完全撑得起主子的脸面,她得到贾母的青睐,被贾母一手提拔,成为贾琏王熙凤都要礼让三分的鸳鸯姐姐。

所以这样的奴才更应该对主子感恩戴德,要绝对服从主子,对主子的要求,就不应该有任何反抗抗拒,但很显然,身受主子恩宠被主子捧起来的鸳鸯没有做到这一点。经过调解见过世面的鸳鸯已经是个心高志大有着自己独立人格的奴才了,她有思想有能力,怎能任主子随意宰割。

更何况,在这场拒婚事件中,鸳鸯也确实没有完全相信一手提携自己的贾母,也许,鸳鸯和贾母,这对外人看上去年岁相差大的主仆,虽然密不可分却只是工作生活上的密不可分,在情感上就是纯粹的主仆,一种只有工作却不提感情的使唤和被使唤的主仆关系。这种主仆关系,决定了鸳鸯的誓与绝的表现方式。所以为保自己的拒婚万无一失,鸳鸯走的是一条惨烈又决绝的下下策。

三、鸳鸯的誓与绝

在贾赦的强取下,鸳鸯能借助的力量只有贾母,如何求贾母救自己,作为贾母最贴心的可靠能干的首席大丫鬟,难道不应该是直接走到贾母身边,给老太太跪下磕头,表明心迹求老太太不要让自己嫁给她的大儿子,这样偷偷地,不要声张开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大家私底下交流,轻言细语,省得说些难听的话,又能保住主子的颜面和威严,多好!总比闹将开来大家颜面无存狠话说尽的好一些吧。

但是鸳鸯选择了一条截然相反的做法。这可不是鸳鸯一时意气头脑发热,相反鸳鸯是经过深思熟虑细心策划的。

鸳鸯可不止心高志大,而且是个有能耐有心思的女孩子。在邢夫人找到鸳鸯说这人生大事时,鸳鸯的表现足够冷静,她只红了脸,低了头,不发一言,而后夺手不行不动身,只低头不语,任凭心中惊涛骇浪表面不显露半分;在对嫂子的怒骂中,可谓舌灿莲花,什么宋徽宗的马赵子昂的鹰,那叫一个口才了得;就是袭人平儿的玩笑里,也道:你们都自为有了结果,将来都是做姨娘的,据我看来,天下的事都未必都那么遂心如意的警句。

对自己的主子贾母,聪明的鸳鸯太了解了,所以明明有大把时间可以私下找贾母求情,鸳鸯没有这么做,她选择了在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哭道出此事,用最决绝的方式赌咒发誓,用贾母与贾赦这对母子之间的矛盾,逼着贾母没有丝毫转圜回地的可能。在鸳鸯女誓决鸳鸯偶这场闹剧中,金鸳鸯才是这件事绝对的主角,她确实掌控了这件事的主导方向。

四、绝情冷酷的封建大家长

精明的贾母又怎么会想不明白这一层厉害关系,这样一个有叛骨有心胸的奴才,虽然是自己一手调教,可这个丫头显然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敢公然与主子们叫板反抗,更过分的是鸳鸯竟然拿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宝玉”做挡板,这可是贾母的逆鳞,贾母怎能容忍年轻的奴才丫鬟和小主子有什么不清不楚风言风语,这才是大忌。所以就算鸳鸯能干可用,才能出众,可是不听话,还要留什么后路?

所以,在用八百两银子解决了这件事之后,贾母已经懒得再去照顾关照鸳鸯是什么情绪或心态,直接开桌打牌,贵族夫人照样游戏玩乐,打牌赌钱,乐乐呵呵,丫鬟尤其是不听话的丫鬟不就是用来使唤的工具吗?哪管你一个丫环刚刚经历了什么,有什么后路不后路。

封建社会就如鲁迅先生所言是个“吃人”的社会,主子对奴才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贾母和鸳鸯,主子和奴才,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是那么优秀的翘楚人物,看上去互相依靠密不可分,但在触及主子的根本利益面前,贾母这个名副其实的封建大家长,她要维护的肯定是主子的权威和利益,区区奴才算什么。

所以假设一下,如果鸳鸯不那么公开一闹,自己的儿子贾赦当真诚心诚意向自己讨要一个丫鬟做妾,贾母是给还是不给呢?

【作者简介】许灵溪,江苏南通人。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热剧《清平乐》:宋仁宗初即位拜谒生母的桥段,符合历史真相吗?

在春秋的历史上,不得不说有一种诱惑叫夏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