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得曹操割须弃袍的马超,为何没能守住关中,最终投奔刘备

《三国演义》第五十八回,马超为报父弟被杀之仇,与曹操爆发了激战。交战中,马超神威盖世,逼得曹操割须弃袍,方才逃脱。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马超在潼关之战中失利,迫于无奈,只得依附张鲁。第二年,身陷困境的他投靠了刘备。

由一方诸侯到二易其主,“锦马超”高开低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聚众反曹 实力不俗

马超(176年—222年),字孟起,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县)人,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后,时任卫尉马腾的长子。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在曹操的拉拢下,马腾及其两个儿子马休和马铁皆入朝封官。唯独马超屯踞“三辅”。

上图_ 马超(176年-222年),字孟起

马超所处的“三辅”,位于关中平原核心地区。东汉史学家班固在《西都赋》中赞叹:“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众流之隈,汧涌其西。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地之隩区焉。”说明关中平原不仅有群山拱卫,还有泾渭滋养,不失为进退有度的立国之本。

不仅如此,关中平原的经济同样发达。春秋时期,关中平原土地肥沃,气候湿润,人们进行了早期的农业开发。秦国经过商鞅变法,当地的农业水平迅速提升,为后来统一六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汉初,刘邦的重要谋士娄敬曾坦言:“因秦之故,资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谓天府者也。”看来“天府”之称并非巴蜀独有,汉初的关中平原富庶可见一斑。

上图_ 陕西省陕北、关中、陕南分区图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三月,曹军师出河东,计划取道关中,进攻汉中。关中军阀人人自危,惶恐不安。马超认为曹操试图假途灭虢,决心起兵反曹。诸多军阀纷纷拥护,誓与曹军一较高下。他们推举韩遂为都督,“其众十万,同据河、潼,建列营陈”。马超的起兵,标志着与曹操的关系彻底破裂。

细数马超的基本盘,会发现他占据了地利以及人和的优势。关中平原号称“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又有黄河天险,马超明显占有地理优势。曹军压境,导致关中军阀产生了抱团取暖的心理,马超顺利掌握了一支数量可观的军队,从而有了对抗曹军的资本。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夜渡黄河 关中失守

曹操灵活的战术化解了马超的优势。曹军若要有所进展,必须削弱对方的地利。曹操发现进攻潼关难度较大,便和徐晃、朱灵率4000人马夜渡蒲阪津,一举突破关中联军的防线,黄河不再是马超的战略屏障。

面对孤军深入的曹军,关中联军内部产生了两种意见。一派以马超为首的“缓战派”,他主张据守渭河南岸,曹军冒进,“不过二十日,河东谷尽,彼必走矣”。另一派以韩遂为首的“速战派”,计划对曹军半渡而击,一战取胜。

上图_ 黄河流域地图

其实,曹操率领的是百战精兵,战力甩出关中联军好几条街,从战术上看,马超的建议可以避其锋芒,疲敌待机,曹操听闻之后,感叹:“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然而关中联军意欲速战速决,采取了韩遂的建议。

在实战中,天时助了曹操一臂之力。曹军渡过黄河后,又用民船搭浮桥渡过了渭河。当地无险可守,关中骑兵来去如风,曹军深以为忌。当时,恰逢气温骤降,谋士娄圭建议:“今天寒,可起沙为城,以水灌之,可须臾成冰,坚如铁石。”曹军泼水筑城,胜券在握。曹操的随机应变和关中联军的战术失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双方的局势就此逆转。

上图_ 韩遂(?-215年),字文约,凉州金城郡人

派系复杂 难成合力

马超身处不利局面,外因只是表象,内因才是根本。与秦国独占关中不同,汉末关中军阀林立,拥兵自重。马超集结的联军,“与关中诸将侯选、程银、李堪、张横、梁兴、成宜、马玩、杨秋、韩遂等,凡十部”,这十部并非以匡扶汉室为己任,举兵反曹只求自保,方才合兵一处,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更严重的是曹操针对马超的人和优势,实施了反间计,将关中联军推向了瓦解的深渊。谋士贾诩深知韩遂和曹操甚有交情,献计称:“离之而已。”曹操依计而行,先与韩遂阵前密谈,引起马超的疑心,再用故意涂改的书信,加剧了马超和韩遂之间的信任危机。曹操顺势指挥骑兵大破关中联军,马超“走保诸戎”,关中易手,联军离散。

上图_ 凉州地图

残忍成性 人心尽失

马超的个性加速了他的败亡。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马超西逃凉州,兼并陇上诸郡,拿下冀城,汉中张鲁也派大将杨昂领军相助,一时间军势复振,有望反攻关中。然而,马超杀死了投降的凉州刺史韦康,导致“州人凄然,莫不感愤”。

韦康被杀引起了韦系部属的不满。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九月,杨阜、姜叙等人在卤城起兵反叛,安定、南安等地响应。马超一时间陷入“人人喊打”的境地。他盛怒之下,攻下历城,俘虏了姜叙母亲。姜母怒斥马超,“超被骂大怒,即杀叙母及其子,烧城而去。”马超公然反曹,连累长安城内马氏亲族悉数伏诛,本已失去道义上的制高点,如今又添屠城罪证,使他众叛亲离,与收复关中渐行渐远。

上图_ 汉中地势图

投靠张鲁 饱受猜忌

即便如此,马超仍有机会反攻关中。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春,马超被迫投靠汉中张鲁。马超的才能深得张鲁赏识,被封都讲祭酒,还组织兵马,供其出击祁山,甚至还想把女儿嫁给他,表明马超初到汉中,如鱼得水,备受重视。

不过,负面消息接踵而来。马超出师不利,围攻祁山三十天,毫无建树。他的坑爹前科,使张鲁对招他为婿犹豫不决。张鲁大将杨白妒忌马超的能力,设计加害。马超也意识到张鲁绝非干大事的人,他带着堂弟马岱狼狈出逃,依附了刘备。从此和关中再无瓜葛。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

实际上,马超和曹操争夺的是关中平原的控制权。明末史学家顾祖禹认为:马超、韩遂兵力雄厚,尽管一时逞凶,但“两相携贰,智计不立”,导致功败垂成。曹操的战略目标很明确,“终魏之世,关陇有事,必举国以争之。故以武侯、姜维之才智,而不获一逞也。”

因此,关中平原对曹操来说,全力以赴,势在必得。马超在战略上明显略逊一筹,无端怀疑韩遂,丧失了联合破曹的大好时机,残忍好杀的性格,致其引火烧身,这些举动无疑将关中平原拱手让给了曹操。

文:计白当黑

参考资料:《三国志》、《典略》、《列女传》、《史记》、《册府元归》、《读史方舆纪要》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