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确诊超160万,那些留守海外的留学生怎么样了?

全球疫情愈演愈烈,截止到4月10日,全球新冠的确诊病例已达到160万。

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身在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们都面临着一个抉择:回国,还是留下。

据教育部门统计,中国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达160万人,目前尚在国外的大约140万人。

留守在外的同学们时刻牵挂着我们的心,他们现在还好吗?

01

坐标美国

@杰尼龟本龟

纠结了一阵后,还是决定留在美国。虽然有些同学劝我一起回国,但我的心态比较稳,觉得做好防护工作、囤够食物,还是比较安全的。

我不回国的另一个原因是不希望原来的计划被打乱,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挺关键的,毕业、找工作…特别是看到国内的同学晒出Offer,自己也不想被落下。

@杰克刘

作为美高学生一枚,我也没有选择回国,一方面我考虑到自己的学业,回国倒时差上网课,让我有点望而却步。

另外,我也害怕路上的感染风险,听说一些留学生回国途中感染了。综合考虑,我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此外,我所在的学校的地区位置比较偏僻。最后吐槽一下,现在回国机票一票难求,想回国也很难哒~

我认识的一些美高的同学,他们也多是在住家上网课,大家的状态也都还不错。现在学校不是停课,也是放春假、复活节假了。

@圈圈的兔兔

美国全世界感染第一,美国纽约州第一,纽约州纽约市第一,我在纽约市…

毕业两年我是已经工作的留守人员,每天没事做,我们工作无法在家办公,所以更闲。每天早上看看吓人的增长数字,晚上再看看,一天两吓。

我在家自己做饭,大冰箱,一冰箱的食物,平均两周出门一次,平时就窝在家里听相声评书,学唱戏,简直无聊到爆.....

至于为什么不回家,何种原因夹杂,工作原因,家庭原因,更何况,现在的的机票也很难买了。

恐慌倒还好,食物也不缺乏,超市食物也很充足,中超也有开门的,外卖也可以送。只是真的很闷,闷到我开始追星了,也是觉得自己精神差不多开始出问题了.......

02

坐标英国

@贝尼

在英国政府放弃了群体免疫之后,伦敦国王学院的贝尼决定放弃回国了。

好在现在她所在的社区一切措施还算按部就班地安排着,伦敦街头也已经鲜有行人。

虽然超市物资补货尚有些不足,但已经建立起足够的人文关怀照顾到老人和医护人士,NHS也全民免费包括外国人。

出于对未来的规划,贝尼选择先把重心放在论文和作业上。

空旷的伦敦 Piccadilly Circus,屏幕上播放女王讲话

Sky News

@虞果

我不是没有动过回国的念头。国内疫情我一直都在关注,也参与了卡迪夫大学留学生捐赠防护物资回国的活动,捐了20个N95口罩。3月13 日,“群体免疫”概念被英国政府提到台前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往后几天,我和周围所有认识的人对话的开头都是“你回国吗”。冷静下来想了想后,我的答案是“不回”。

这时,我之前加的留学生群里已经更多是关于机票、转机的对话了,看上去此地真的不宜久留,人人自危。

3月15日傍晚,我却被同样不打算回国的朋友拉进了一个“卡迪夫留守互助群”,刚进去时群成员才两位数,随后看到被拉进群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拉了同宿舍的室友们进群,到了晚上,群成员数已直逼微信群成员数的上限——500人。

那之后,一旦有同学在群内发布转租公寓或是包车去机场之类的消息,就会被大家认为是要回国,而被移除群外,很快又会有新的同学被拉进来。

后来还发现,这只是留下来的同学建立的数个群中的一个。就此,留学生群体逐渐分为两派——回国派和留守派。

03

坐标澳洲

@Ricky

因为澳洲很早就采取了入境限制政策,很多回国过年的留学生,必须先在泰国或日本中转14天后才能入境。

Ricky为了不耽误学业,就这样辗转回到了澳洲。谁曾想落地的第二天,学校宣布停课,Ricky 还是每天待在家里上网课——和那些留在国内的同学们一样。

@玛丽

在澳洲兼职做代购的留学生朋友,最近的朋友圈画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4

坐标新加坡

@韩帆阳

新加坡留学生韩帆阳,每天早中晚都会去711询问一次,是否有口罩消毒水消毒湿巾或酒精棉片——当然答案永远都是“没有”。

直到711的店员都被问烦了,冷冰冰地对他说:“我们每天进货时间是凌晨四点,凌晨五点第一批客人就已经来了,下次请你赶早一点。”

05

坐标丹麦

@P同学

丹麦政府是紧接着意大利第二个宣布边境管制的国家,学校停课后我便呆在家里写论文,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周围身边的人重视程度真的不高。

因为丹麦是“自由民主”社会,大多数人们并不完全服从管控,所有的工作都暂停了,但是生活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变化。我们作为学生虽然做不了什么,就好好学习早日回国,灾难面前,祖国才是最坚强的后盾。

06

坐标日本

@陈同学

“水深火热”之中,留学生们的自我保护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在日本东京留学的陈同学,依然需要每天去学校上课。坐地铁的时候特别害怕,为了把感染风险降到最低。

“哪怕在地铁上晃得站不稳,也坚决不会去碰扶手”。

07

坐标加拿大

@陈欣

陈欣是一名新闻系学生,就读于安省。目前,她的所有课程都在网上进行。尽管她的课程继续进行,但原本与专业相关的本地实习和工作被暂停了,陈欣也失去了宝贵的机会和经验。“这不是学校的错…只是运气不好。”

最后,无论身在何地,小E都祝愿大家一切平安就好,相信疫情终将结束,而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加油!

文末以哈佛大学校长致全校师生关于新冠病毒的一封信结尾——愿我们以智慧和尊严前行,一起共度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