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美社会轻易被病毒攻陷

为什么老牌的资本主义、成熟的发达国家,在此一疫中显得如此脆弱?这可不是会不会“抄作业”的问题,而是有系统性原因。在“新冠之后的世界”中,全球是否趋向严管模式,是否出现更多的强人政治,都有待观察。

文/闫肖锋

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地球“扛把子”的美国,3月28日确诊数量破10万,被称为遭遇史上最大情报失败,白白耽误了两个月,加之特朗普的盲目乐观,导致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的困境:保经济还是保人命?

如果说珍珠港遇袭激发出全美国的能量,那这次病毒攻陷纽约能激发这样的能量吗?美国甩出史无前例的2万亿美元救助清单,每位成年国民能获1200美元,儿童获1000美元。有评论员调侃说,假如地球遭遇外星人入侵,估计美国政府的反应首先是:赶紧降息放水!

客观上,病毒成为一种特别的压力测试仪,看谁的社会应激能力更有效。为什么老牌的资本主义、成熟的发达国家,在此一疫中显得如此脆弱?这可不是会不会“抄作业”的问题,而是有系统性原因。比如,欧美人都不喜欢戴口罩,这是他们的文化决定的。我儿子打工的超市老板明确说,你如果戴口罩会把顾客吓走的。现在该老板不这么说了,因为病毒的现实教训了大家。相反,最近北京将流感须戴口罩写进法条。

再比如,为什么欧美政府急着发钱?因为西方社会绝大部分家庭少有存款,只有债务。中国家庭则多少有一些储蓄,因为害怕惯了,以备不时之需。所以,中国可以封城,让经济停摆,但是西方不能,他们封锁两个月,可能一半家庭都破产。灾难来了,最有可能活下来的是中国人。别骂,这是被多灾多难逼出来的潜能。

我把以上观察发到微博,有人应和:“我周围柴米油盐家家都备上了!”当然也有呛我的:“您活在哪个中国?有存款的那个吧。你可知当今5亿中国人没有存款。”是啊,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存钱的,多少年轻的“新穷人”不是在花未来的钱吗?房贷、车贷、花呗、借呗等,负债累累了,还要去充当中产生活模板。

也有人提醒说,一个体制福利健全国家的人民才不存钱,相反,生活在时时有危机感社会的人们才会存钱,这难道不该深思吗?现在,西方最有钱的是中老年人,年轻人真没啥钱。这不,疫情刚在初期,不少租房客就没钱赖租金了。所以网上传授在西方找房客的经验,就是宁可租给华人也不租给西人。因为华人尽管会把屋子弄得很脏(因为炒菜呀),但至少不会赖账啊。西方人不存钱,灾害来了只有仰仗政府发钱。中国人爱存钱,一定程度上替政府买了单。

让世界人民学中国人自我隔绝就很难,所以才会出现“群体免疫”、以牺牲一批老人为代价的做法。欧美社会轻易被病毒攻陷,最终他们会算总账,这笔账要算到谁头上?《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提出:新冠肺炎将划分出“新冠之前的世界”与“新冠之后的世界”。这个划分十分大胆,因为此前只有耶稣基督享此殊荣。弗里德曼还提出“松散社会”与“紧密社会”的概念,西方国家是前者代表,重视自由民主、不轻易封城,东方国家是后者代表,注重纪律性、叫停就停。

关于“紧密社会”的优势,这次疫情中国、日韩和新加坡给出了答案。未来的经济增长亚洲仍然看好,因为老百姓好学且有一股干劲,也相对吃得起苦。但必须承认,氛围宽松的环境才容易出奇思妙想,所以在创新上“松散社会”又胜一筹。但无论“紧密社会”还是“松散社会”,对这次疫情都要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少则6个月、多则18个月,直到疫苗的出现才能恢复正常。这是堪比1929年大萧条的挑战。

在“新冠之后的世界”中,全球是否趋向严管模式,是否出现更多的强人政治,都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