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子15年的申军良:欠债50万想创业,申聪已开始备战中考

寻子15年,个中辛酸只有申军良能够体会,与他一同寻子的有人自杀,而他也为了寻找申聪倾家荡产,“拐卖一个孩子对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申军良告诉记者,他希望所有人贩子都能得到法律严惩,“不要再有人贩子、不要再有拐卖儿童了”。

还没找到申聪时,申军良曾无数次幻想,这个15年未曾谋面的儿子长成什么样?如今,申聪回家快1个月了,联系好学校在家上起了网课,看着儿子每天刻苦学习,申军良高兴又辛酸,同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申军良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如今儿子回来了,但面临50万外债和三个孩子上学的压力,他希望能找一份合作创业或者加盟某行业的工作,尽快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申聪已开始上网课正备战考试

还没见到申聪的时候,申军良最担心的就是已经16岁的儿子还愿不愿意跟他回归原生家庭。他没想到,申聪决定得很快。申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申聪的养父母长期在外工作,他是跟着养家奶奶长大的,学习上家长很少过问,如果他没找到儿子,申聪初中毕业后很可能就会外出打工。

得知回到济南可以继续上学,申聪没犹豫就决定回来。申军良很高兴,但也把家里实际情况告诉了儿子,家里还有两个在读书的弟弟,一家几口人挤在一套租来的房子里,这些年还欠下了50多万元的外债。“我不怕,我想回来好好读书”,申聪如此告诉父亲。

他也确实很刻苦。回到济南后,申军良为儿子联系好学校,他也跟着学校开始上网课。这段时间,申聪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下午四五点网课结束后,他还要做作业复习,每天都忙到晚上九、十点。回到济南,申聪目前读八年级下,再过两个月他就要开考中考地理和生物,因为与原先在广东所学教材课程不太一样,申聪有些着急。“这个考试也决定他明年能不能上高中,他挺着急的,孩子特别渴望继续读书。”申军良说。

欠债50万想合作创业改善家庭生活

申聪特别懂事。申军良不只一次对媒体说过这句话,和儿子回来的路上,看见他累了,申聪把自己的衣服披在父亲身上。

过去的15年,申聪一直生活在广东,突然回到济南,南北方的气候环境差异让这个男孩不太适应。他不习惯济南干燥的天气,喝不惯自来水,嘴巴里生了溃疡。令申军良感动的是,儿子直到十多天后实在忍不住了,才告诉他因为喝不惯水嘴巴疼,申军良赶紧给他买了桶装水。

申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孩子找到后,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工作,改善一家老小的生活,让日子尽快回归正轨。这些年为了找申聪,申军良卖了房还欠下50多万元的外债。他脑子里一直有个画面,去年两个小儿子没有文具,他带着他们去买,对着一块钱的笔芯,两个孩子拿起来又放下,不舍得买。“这些年我两个小儿子也跟着我吃了很多苦,看着孩子这么懂事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申聪被拐前,申军良在广州一家企业做到了经理,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的时候儿子却没了。之后的15年时间里,申军良辗转多地寻子,也再未工作。如今儿子回来了,找工作就成了他最重要的事。申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前也有济南的企业承诺给他工作,他特别感激,但是面对50万外债和三个孩子的生活,他还是希望加盟某行业或合作创业,希望能给三个孩子更好的生活条件。

寻子15年,申军良还能适应工作吗?对于网友的疑问,申军良也通过腾讯新闻客户端回应称,“有网友私信我会不会忙于寻子与社会脱节,我想这个大家可以放心,我是农村孩子,高中毕业后就去广东打工,从一个物料收发做到企业高层,责任心和执行力都是有的,我不怕辛苦,也不怕挑战,我相信我会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并且能够胜任它。”

要求严惩人贩子 希望不再有拐卖

2018年12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周容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申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如今,此案即将二审,他也正在准备一些二审的材料。寻子15年,个中辛酸只有申军良能够体会,与他一同寻子的有人自杀,而他也为了寻找申聪倾家荡产,“拐卖一个孩子对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申军良告诉记者,他希望所有人贩子都能得到法律严惩,“不要再有人贩子、不要再有拐卖儿童了”。

(北青报记者 张月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