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反弹,“佛系”新加坡启动“断路器”

新加坡的情况说明,只要全世界的疫情还在继续,新加坡就不可能独善其身。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讲话,呼吁新加坡人认真看待阻断措施。

自3月底以来,曾在抗击新冠疫情初期被视为“模范生”的新加坡大意失守,正迎来一波疫情反弹。据新加坡卫生部通报,4月10日,新加坡新增确诊病例198例,已确定的关联本土病例127例。在关联病例中,有79例与外籍工人宿舍集群有关。这是新加坡近日来第五次单日新增病例达到三位数。截至当地时间4月10日12时,新加坡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108例,死亡7例,治愈492例。

在新加坡近日新增病例中,大量聚集性病例与外籍工人宿舍集群有关,其中两个主要集群为S11榜鹅宿舍和Westlite卓源宿舍,分别确诊306例和49例。

为遏制疫情传播,新加坡政府已采取一系列新举措,从此前较为温和的“佛系抗疫转”转向更加严格的管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4月9日在脸书主页表示,“我们已进入实行阻断措施的第三天,但还是有太多人在公共场所聚集。新增新冠病例显著增加,我们须严守规定待在家中。我们越是随意对待居家措施,这些令人痛苦的措施便会持续越久。我知道我们都想回归正常,但只有当我们认真对待事情,这一切才有可能。”

实施“断路器”措施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政府已将多处劳工宿舍划为隔离区,宿舍内外籍劳工必须原地隔离14天。4月7日,新加坡武装部队出动医疗服务团队70余名医护人员到上述两宿舍为客工提供基本健康检查和咨询服务,国防部长黄永宏9日到S11榜鹅宿舍探望武装部队医疗团队。

4月3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政府决定采取被称为“断路器”(Circuit Breaker)的临时措施。自4月7日至5月4日,新加坡所有提供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将关闭,集市、超市、餐饮场所和公共交通等基本服务照常,但餐饮场所只提供打包或送餐服务,禁止堂食。4月8日至5月4日,全国大中小学等所有教育机构将转为全面居家学习。

此外,新加坡政府还改变了对于口罩的态度,表示“不再不鼓励国民戴口罩”,并从4月5日开始发放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两名学者在3月初针对约1000名居民进行的调查表明,只有约6%的受访者每天都会戴口罩,5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没有口罩。

4月6日,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国会发表“同舟共济预算案”声明,在之前已宣布的480亿新元之上,增加51亿新元,帮助新加坡公众保工作、保生计。

4月7日,《冠病-19(临时措施)法案》在新加坡国会三读通过,以法律形式定义疫情下的违法行为。该《法案》在一天内三读通过,被认为是新加坡历史上罕见的紧急立法。

4月8日,新加坡再次提高了入境隔离要求。自4月9日23时59分起,所有从国外返新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和长期证件持有者都必须在政府特别安排的设施进行14天自我隔离。而在此前,返新人员只被要求自行居家隔离。

4月9日,新加坡卫生部长颜金勇在记者会上透露,轻症新冠患者今后将不再住院,而是送往社区隔离设施入住,其中包括新加坡博览中心。博览中心这个被视为新加坡版的方舱医院,将于下来几天内开始接收患者,包括大致康复但体内仍残留病毒的住院病患,以及刚确诊但没有感到不适的新病患。

仍留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中国籍硕士研究生王明雪(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学校2月上旬就将50人以上的课程改为网络教学,3月23日起,所有课程均转为网络教学。由于政府的严格措施和安全考虑,目前她只能待在宿舍,减少外出。

王明雪表示,之前不少同学喜欢在宿舍楼下聚集吃饭、聊天。虽然最近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严格措施,聚集行为被举报会被处罚,但聚集情况仍未得到明显改变,部分学生改到深夜无工作人员监管时聚集聊天。

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4月9日发文指出,截至当晚8时,执法人员已共发出书面劝告达1万份。同日,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表示,从即日起,如果执法人员发现有公众不遵守“断路器”条例,如屡劝不听不肯在公共场所保持至少一米距离、坚持堂食或是在公共场所聚集,会面临严重后果。第一次触犯会被发警告信,第二次罚款300新元,第三次则直接控上法庭。

马善高9日在其脸书主页发文称,目前仍有很多人未认真看待冠病疫情。有些甚至不肯合作,包括坚持在外用餐、在集市排队时不保持安全距离、在公园聚会等。

疫情反弹有两大原因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教授表示,新加坡早期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好,是因为其医疗资源丰富,开设了很多发热门诊,并且跟踪观察每一个可能感染的接触者,进行及时的医学隔离。新加坡对早期病例和密切接触者,进行了细致而出色的流行病学调查,抓住了早期病例在流行病学上的关联,得出了较为清晰的传染路径,并以此进行病毒感染的溯源,从而隔离了所有可能感染病毒的人。

张作风指出,目前新加坡的疫情反弹,主要原因是由外国劳工的聚集性感染所致。在新加坡的不少外国劳工都来自南亚和东南亚地区,他们的居住密度较高,七八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生活接触密切。劳工中一旦有人感染新冠病毒,就很可能引起疫情在整个群体中的暴发。此外,这些外国劳工主要从事建筑、帮佣、运输与制造等基础性工作,与人群的接触较多。感染病毒的劳工也可能因工作接触其他人,造成进一步的社区传播。

新加坡聚集性病例来自外籍工人宿舍。(图片来源:CNA截屏)

张作风还分析说,新加坡疫情反弹的另一个原因,是三月中旬以后,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或长期证件持有者开始纷纷回国。此时世界各地的疫情已较为严重,但新加坡政府却并没有对归国人员采取集中隔离的措施,而只是要求居家隔离。但在居家隔离的过程中,归国人员的家庭成员可自由活动。这就可能造成处于潜伏期、症状轻微或无症状的其他家庭成员将病毒带入社区,造成社区感染。

张作风认为,新加坡的情况也说明,只要全世界的疫情还在继续,新加坡就不可能独善其身。目前来看,新加坡可能已经出现了社区感染。所以新加坡需要在防疫策略做出一定程度的改变,要采取有力措施,才能把新增病例控制在较少的状态。目前的“断路器”措施能帮助该国更好地发现新增病例。同时,现在入境新加坡都需要进行集中隔离。四周后,人们应该可以看到“断路器”措施的实施效果。

此外,张作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新加坡现在已经在准备做血清学的检测。一方面,血清学的IgM抗体检测比病毒核酸检测更快,可以作为确诊依据。这样可以快速诊断病人,并及时对病人进行隔离。另一方面,可以通过IgG抗体检测找到感染过新冠肺炎的人。由于这部分人已经有了抗体,所以可以作为安排复工的依据。

香港大学医学院罗旭龢基金公共卫生学教授林大庆向《中国新闻周刊》强调说,新加坡近期有较多输入性病例,而从境外输入的无症状感染者被漏检进入社区,会引起更为广泛的本地传播。因此需要进行更为准确、迅速和全面的检测,例如对其密切接触者间隔几天重复进行检测,多次阴性后才能结束隔离或医学观察。

林大庆指出,新加坡政府已大力加强防疫措施,尤其加强了社交距离的相关规定。一般来说,新加坡的新增案例会在约一两周后出现回落。但回落后如放宽限制,也可能再次反弹。中国现在逐步解封但同时严控输入和社区传播的措施非常必要和先进。就此,他建议新加坡借鉴并推广甚至强制一般人在高风险的人流密集区域戴口罩,政府应强制要求与人群近距离接触的服务人员如接待员、清洁工、收银员、待应生等戴口罩,并提供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