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西乡茶园诗画景

西乡茶园诗画景

摄影/杨宁静 文字/史邦奇

编者按:“瑶女玉钗落秦巴,拂云沐雨生绿茶。”清明前后,经过漫长冬季的缓慢积累,春水初生,春林初盛,茶树在越冬后第一次萌发的嫩芽,鲜嫩度极高,茶叶的口感最好,香气馥郁,韵味悠长。

最近,西乡县万亩茶园先后都开园了。漫山遍野的茶树,给茶园披上了绿色的春装,辛勤的采茶人忙碌地穿梭在一行行如诗般的茶垄里,吸引了县内外众多游客。现在就让我们随摄影师的镜头走进西乡茶园,在春色与茶色平分的日子里,一起去最美茶园一品茶香,将最美的春色拥入怀中。

陕西最美的茶园在汉中,汉中最美的茶园在西乡,西乡最美的茶园在峡口,峡口最美的茶园当然就是江塝茶园了。

阳春三月,百花争艳,繁花似锦,正是踏青赏春的好时光。憋闷了一个秋冬的春心,在春风的撩拨下,早已情难自已了。不要说不远千里而来的游客们,就是本乡本土的文人雅士们,也按捺不住骚动的心弦,纷纷背包携机,呼朋唤友,朝着如诗如画的春光深处前进了。

香雪海的樱桃沟美则美矣,却受不住无数游客来宾的啧啧称赞和争相拍摄,转眼间就花飞香残、寂寥冷清了。江塝茶园的美景却不会如此虎头蛇尾、令人惆怅。

如果你不相信,那么就跟随着春天的脚步,去江塝茗园踏青吧!尽管江塝茗园四季如春、风光如画,但是最美最靓丽的风采,还是春二三月的时候。

一踏进江塝茗园的仿古园门,你的心就猛地沦陷在漫山遍野的绿海中了,你的眼睛立刻不够用了,你的脚步立刻忙乱起来,不知道要走向哪个方向,要欣赏、拍摄哪一座山梁、哪一片茶园。因为四通八达的通村公路,会带你到画中去。

将车随便往路边树荫下一放,来不及招呼朋友和爱人,你就像饥饿的来宾赴宴一样,急匆匆地背着相机,转瞬间就消失在苍茫的绿海青山之中了。

一片山湾就是一幅卷轴画。身为画中人,你急切地寻找着最佳角度,借着雨后的七彩阳光,屏息静气,目不转睛,细细地拍摄着每一帧绿浪的翻腾喧哗,记录着每一片嫩叶的光影变化,恨不得化身为一只蝴蝶,翩跹在翠垄间,消失在绿海中。

一垄茶圃就是一行天然诗句。身为觅诗者,你陶然沉醉了,既惊叹于这一行行天然诗句的美妙韵律,也惆怅于这无字诗歌的难以捉摸。那氤氲于晨光晓雾中的嫩叶翠芽,那凝结在枝头叶片的雨露水珠,可不就是新鲜靓丽、晶莹剔透的唐诗宋词吗?

可是,你无法用文学的语言来描写、来捕捉,只能徘徊在诗亭歌榭之中,默默欣赏,慢慢吟哦,悠悠品味,心醉魂飞,流连忘返。

面对如诗如画的茶园美景,你不厌其烦地拍摄着,不仅不会遗忘每一片山湾、每一畦茶垄,甚至连点缀在坡巅的小亭、伫立在路边的小树,以及花朵般绽放在绿海烟波之中的采茶人,都一一进入了你的镜头,被你巧妙剪裁,真实记载,在相机里,在春天里,在幽梦里。

说到花,春光如酒的茶园怎会缺少鲜花的渲染呢?缺少了姹紫嫣红的衬托,烟波浩淼的绿海岂不是有些单调、有些遗憾?

瞧,那一树树、一枝枝、一朵朵、一串串紫红的、绛红的、粉白的、金黄的美色,可不就是巾帼不让须眉的百花仙子的倩影吗?为什么静悄悄地羞答答地绽放在池畔、路边、地头呢?是担心自己妩媚娇艳的风姿,敌不过汹涌澎湃的葱茏绿意吗?

你是谁?如贬谪凡尘的仙子,红妆妖娆、亭亭玉立,万绿丛中一点艳红,可遇而不可求的绝妙图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站好了,别动!让酡颜的太阳拍摄,让苍茫的远山拍摄,让蜿蜒的河流拍摄,让丰盈的茶园拍摄,让颉颃的飞鸟拍摄,让翩跹的蝴蝶拍摄……

多年之后,或在月明灯暗之夜,或在叶落霜寒之晨,再来翻看这幅照片,重温这段明媚的春光,该是怎样一段甜蜜美好的回忆呢?

(2020年春,拍摄于峡口江塝茶园,部分图片摄于丰东丰和茶园)

1

作者简介:

杨宁静(网名木易),男。陕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民俗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汉中市摄影家协会理事、西乡县摄影家协会主席。热爱摄影、绘画、平面设计,作品多次获中省市奖励。

史邦奇,笔名秦风、牧歌、巴山居士,西乡县人,陕西省作协会员。现为西乡县文联干部、西乡县作协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山水苍茫》,诗词赋集《琅嬛集》,并有数百篇小说、散文、诗歌、词赋等作品发表或获奖。

编 审:郭小奇

本期责编:闫 曙 叶兴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