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真 | 是时候放下对“新冠神药”氯喹和羟氯喹的迷信了

较真要点:

  • 14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声明称:截止目前缺乏证据显示氯喹和羟氯喹能治疗新冠肺炎。4月7日,美国CDC将该用药指南撤下,并声明称FDA没有批准任何药物或其他疗法来预防或治疗新冠肺炎,且羟氯喹和氯喹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4月8日,顶级期刊,英国医学杂志BMJ称:氯喹和羟氯喹的相关研究还不太成熟,且具有潜在风险。至此,关于氯喹和羟氯喹疗效问题在大家心中有了答案:它们并不是特效药,判断其治疗效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2这件事也告诉我们,科学研究不能违背基本常识,严谨的科学试验才是评估药物安全有效性的标准,接下来万众瞩目的瑞德西韦和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更是如此。

查证者:谢望时 | 药理学硕士

新冠肺炎疫情海外持续爆发,国外频频传来使用“氯喹”和“羟氯喹”的消息,那个阵势就像我们当初连夜抢购双黄连一样。

真的是爱之深恨之切,氯喹和羟氯喹在中国没正式火起来,到美国却火了,而事情发展到现在,这越来越像一个错误期望。为什么会这样呢?它们是如何被吹捧又是如何掉落的?

缘起:老药新用,选中氯喹类药物

在临床上,“老药新用”是药物开发的常见方式之一。阿司匹林是镇痛抗炎药,现被开发为抗血小板和抗癌药物;克立芝是抗艾滋病药,现被开发为抗埃博拉病毒;磷酸氯喹(以下简称“氯喹”)则是抗疟药物,2003年SARS病毒爆发时,研究人员发现氯喹具有抗病毒的作用,并指出氯喹是SARS冠状病毒感染和传播的强大抑制剂。

这次新冠肺炎爆发,关于氯喹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研究被提上日程。2月4日,一篇发表在《Cell Research》的文章,在体外研究了氯喹的抗病毒作用,研究表明氯喹在较低浓度下(EC=1.13μM)能有效阻断病毒感染并显示出高SI(即选择指数,用来判断药物效果的安全范围,选择指数大于1.00以上为有效,指数越大安全范围越大)。

尽管硫酸羟氯喹(以下简称“羟氯喹”)没有相关的体外试验数据发表,但作为与氯喹结构高度相似,比氯喹不良反应更小的药物,羟氯喹理所当然的成为抗疫药物候选。同样是在2月4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申请开展了关于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平行对照临床研究(注册号:ChiCTR2000029559 )。但此时氯喹类药物抗新冠肺炎还少有人讨论。

当意大利深陷水火之时,隔壁法国科学家Dr. Didier Raoult和他的同事正在进行一个使用“抗疟药羟氯喹+阿奇霉素”联合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试验。这项研究最终在3月20日,发表在国际同行评议杂志《国际期刊抗菌药物》。

该项研究的试验组共36人,其中6人是无症状的核酸阳性患者,22人为上呼吸道感染(类似流感)症状患者,8人为下呼吸道感染(肺炎症状)患者。使用羟氯喹(200mg,tid)结合阿奇霉素治疗6天后,患者鼻咽拭子病毒转阴率达到100%,结果堪称完美。

彼时,美国也刚经历了和意大利一样的悲剧。所以,对于这个完美的结果,在论文发表的第二天,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在社交平台上引用该论文结论来力荐羟氯喹,并引起一波权威机构的快速跟进。

3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布政府公告,批准法国医生可以使用羟氯喹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如果病人状况允许并有医生处方,在家中隔离的患者也可以服用。

3月29日,美国食药监局(FDA)发布一份紧急使用授权(EUA),允许氯喹和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但FDA局长斯蒂芬·哈恩对该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持谨慎态度,他认为重要的是“不提供错误的希望”。

争议:撤稿、不良反应、质疑声不断

权威机构背书之后,羟氯喹的使用越来越广泛,令人遗憾的是,不良事件的报告也慢慢增加,有几个国家报告药物中毒,并且有使用含羟氯喹成分的鱼缸清洁剂死亡的患者。而由于羟氯喹大规模的采购和使用,导致患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和其他风湿疾病的患者没了救命药而中断治疗。

4月10日,法国药品局就对羟氯喹治疗新冠感染者的副作用发出警告,尤其要警惕对心脏的袭击。

部分医务工作者开始呼吁各级制造商、临床医生、药房和政府卫生机构,对氯喹类药物的适当管控,以防止过度用药,消耗供应的同时,给患者带来风险。同时,不断有人发现一个更严肃的事实:死亡人数持续攀升,氯喹和羟氯喹并未发现预期疗效,前期的相关研究普遍存在缺陷,结论充其量只能作为参考。

就拿法国的那个案例来说,本来试验对象就少,治疗组还退了6个:3名进了ICU,1人因恶心而退出,1人离开,1人死亡。最终实验组人数只有6位,且试验设计是开放性的观察试验,不是随机对照试验,论文的通讯作者/核心作者也是一个“亮点”,他是那个期刊的主编。

鉴于如此不可推敲的结论,4月3日,这个学术杂志的上级机构,国际抗微生物生物化学协会(ISAC)发表申明,表示这篇文章的结果没有达到业界共识标准,决定撤回这篇论文。

这件事情发生前后,其他权威机构也在广泛的质疑声中纷纷表态。

4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声明称:截止目前缺乏证据显示氯喹和羟氯喹能治疗新冠肺炎。

4月7日,美国CDC将该用药指南撤下,并声明称FDA没有批准任何药物或其他疗法来预防或治疗新冠肺炎,且羟氯喹和氯喹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4月8日,顶级期刊,英国医学杂志BMJ称:氯喹和羟氯喹的相关研究还不太成熟,且具有潜在风险。

至此,关于氯喹和羟氯喹疗效问题在大家心中有了答案:它们并不是特效药,判断其治疗效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疫情之下,上至总统,下至权威机构都跑错了方向,好在最终调整了回来。

这件事也告诉我们,科学研究不能违背基本常识,严谨的科学试验才是评估药物安全有效性的标准,接下来万众瞩目的瑞德西韦和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更是如此。

想了解更多内容?微信搜索“腾讯较真辟谣”小程序,点击“问答”进行提问,较真妹等你哦~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较真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