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绍兴民间举办的慈善机构

△ 老绍兴

解放前绍兴民间举办的慈善机构

△ 民国时期绍兴救济院领养单

绍兴救济院,是在辛亥革命时期设立的,是监督和管理绍兴地方公益事业的机构,院址在绍兴开元寺的西首。它领导着绍兴同善局、以及该局所属的施医所、因利所(又名平民借贷所)、养老所、掩埋所和辛亥革命以前早已创设的绍兴育婴所(原名绍郡育婴堂)等慈善救济机构。

该院设有正副院长各一人,由县政府委派地方士绅充任,邑人孙庆麟曾任院长(即孙德卿之子),庄文珪(号伯封)曾任副院长,其时以邹永青为会计,其他董事有张琴荪、朱阆仙、孟哲生等若干人。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一九四五年,鲁植园(绍兴党山人)也曾担任过院长。

同善局的地址,在开元寺的东首,有五楼五底房屋,屋宇比较宽敞。兹将五所情况,略述如下:

△ 何廉臣、曹炳章、裘吉生、杨质安

一、施医所,设在同善局的楼下大厅。民国十年(公元一九二一年),由绍兴县知事余大均提议设立的,所长金炳炎。该所为贫苦人民医治疾病,聘请胡宝书、杨质安、曹炳章、何廉臣、裘吉生、凌春生、王铁如、王朗川、陈幼生、傅再扬、张爱白等名医,按日轮流到施医所为群众诊治,也为小儿引种牛痘。

所内还自设药柜,备有各种中西药品,由服务人员按照处方配药,不收任何费用,真正做到既施医又施药。每年施诊人数,约在两万人左右。此外如病人死后无钱购买棺木的,施医所还施送棺材。到了冬季,对衣衫单薄无钱买衣御寒的贫困老人,则施送棉衣,以帮助渡过严冬。当时慈善家朱阆仙,曾在此施送膏药。

二、因利所,即平民借贷所,地址也设在同善局的楼下,担任所长的是陈心斋。借贷所是为帮助和引导无业、失业者自谋小本生意以维持生计的慈善机关,它也帮助解决劳苦大众临时发生的紧急困难,可以凭保借取小额货款。

三、养老所,地址在胜利路仓桥附近,即原大通学堂隔河的斜对面。它的原名叫“清节堂”,在封建制度压迫束缚下,专为年轻妇女守寡,到老来无子无女、孤苦伶仃的寡妇而设立的。后来那鳏夫老人之无依无靠的、甚至到求乞也无力的地步的,也被收养起来,于是改名为养老所,使上述这些人都得以度过残年。

四、掩埋所,在旧社会,兵荒马乱,百业凋敝,民不聊生,民之沦为饿莩,转乎沟壑者、何啻千万,尤其是冬季,冰天雪地,饥寒交迫,难以忍受,即使如绍兴素称富庶之地,倒毙于道途者,也时有所见。掩埋所专为收殓露尸,并为埋葬之慈善机构,办事处设于本县偏门外之木栅,该地原系坟场。

△ 老绍兴

五、育婴所,原名为绍郡婴育堂,因为绍兴在辛亥革命前是个府治,下辖山阴、会稽、新昌、嵊县、上虞、余姚、萧山、诸暨八个县,所以冠有绍郡两字。育婴堂始建于清代道光二年,即公元一八二二年,地址在绍兴“美政坊”,迨粗具规模后,再迁移至绍兴西郭门外的虹桥附近。

据县志记载,育婴堂的房屋,由邑民刘世洙等捐资兴建,并由柴世盛舍田三百亩。由于当时清朝政府腐败无能,灾祸频仍,农村破产,农民生计为难,而封建剥削并无丝毫减少,农村溺婴惨事极为普遍。

△ 民国时期绍兴救济院领款单

当年有些志士仁人为了拯救无辜的婴儿,呼吁八县绅富,协力捐输,发起创设绍郡育婴堂。并向各县农民劝告,今后勿再溺死婴儿,如父母抚养婴儿确有困难,在自愿原则下,可送到绍郡育婴堂抚养。

到了民国十八年,即公元一九二九年,救济院领导的同善局和它所属的施医所、育婴堂等五个机构,以连年战乱影响,社会经济不景气,农村破产,人民群众在饥饿线上挣扎的也逐年增多。作为地方的救济慈善机构,势必增加支出,特别是育婴堂所赖以维持经济来源的田亩、山林、房屋、鱼荡等产业租息又大为锐减。而送来的弃婴,却不断增加,以致入不敷出,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

△ 民国期间绍兴阮家埠育婴堂

后来,绍兴县县长汤日新闻讯之后,毅然鼎力倡议,发动绍兴县富裕士绅捐募基金。当时,曾由本县首富之一孙端绍记的孙水占赞助现金两万元,其他如豆姜鲍选臣捐助现金捌千元。绍兴绅商殷富颇慷慨解囊,总计募得现金八万五千元之巨。从而使得这一拯救婴儿的慈善事业,仍能继续进行。

-The end-

撰 文 | 裘振康、汉 华

编辑 | 王 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