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广南落松地村“流浪校园”的变迁

他们不认识字却崇尚教育

他们吃不饱饭却出钱出力建学校

一念起 一念落

学校到处流浪

教育却从未中断

四月中午的太阳照在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村,很暖。村口凉亭下的石凳上坐满了村民,当前大春玉米栽种完毕,水稻插秧尚不足时日。村民忙里偷闲聚集在村口谈天说地。细看这些人,手脚五官残疾,这是麻风病在他们身上留下的深刻烙印,他们所在的村子以前被称作麻风村。村民来自广南各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了隔离麻风病人,避免传染,县里将发现的麻风病人都送往聚集点生活。互不相识的人因为患同一种病成为了邻居,很多人还成为了夫妻。当时这个村子没有名字,大家习惯称其为麻风村。后来搬来此地隔离的麻风病人越来越多,村落形成,才取名为落松地。

余有明坐在村里的长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他紧蹙着眉头回想了许久也没想起自己是哪年搬来落松地村的,微微一笑露出尚未脱落的几颗牙齿,摆摆手说“想不起来了,我就是落松地人,在了这么多年,早就变成土生土长的落松地人啦”。

余有明只记得50年代末期,逐渐搬来此地的麻风病人带来了很多小娃娃,村里人就觉得孩子应该读书学文化,但是学校成了一个大难题。后来,在村民的要求下,村里将病患隔离中间区的一间房子改造为教室,供村里的孩子读书,但是仅仅开学三个月后,老师就因担心染上麻风病辞职走人,村里孩子的读书生涯就此中断。

为了孩子读书,落松地村的村民自筹资金建学校,他们将校址选在了距村子约4公里远的地方。1989年学校开始筹划建设,没有建设资金,没有物料,甚至没有合适的地点。村民就自发集资8000元,购买建房必需的物料。当时每个家庭出资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这相当于一个家庭一年的生活开支。为了给学校平整土地,村民们找遍了附近的挖机,却因为驾驶员害怕染上麻风病,惨遭拒绝。在没有任何机械的情况下,村民硬是靠錾子和锄头削平了一座山头。

余有明当时有木工和舂墙的手艺,因此成了学校工地上的师傅,他自带工具,根据学校房子的尺寸做出了檩条、椽子等等。家家户户投工投劳,没过多久学校落成。这是一座土木结构的教室,就坐落在原有的皮防所隔壁。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村村民 余有明:那个时候大家积极性都很高,没人偷懒缺工,为了盖学校大家把自己家里的东西都贡献出来了。我比较瘦小,他们喊我扛轻点的石料,怕我身体耐不住。

当年,学校盖好,农加贵老师来此执教,从此一年级和四年级的学生告别了同班上课的无奈。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小学教师农加贵:以前一年级和四年级都是在一个教室上课,由于课程不一样,教材不一样,教学非常不方便。那一年学校又新招了8个学生,加上四年级的12个学生,20平方的教室一下子要挤进来20个人,实在是坐不下,没办法村民就自己想办法盖了两间教室。

虽然是土木结构的房子,但村里的孩子终归是有了学文化的地儿。距村子4公里距离一定程度上打消了老师对麻风病的恐惧。

眨眼间时间来到了1986年,随着麻风病治愈率的提高和防治知识的宣传,逐渐消除了世人对麻风病的恐惧。落松地村的孩子每天读书要跑十多公里,村民都觉得很不方便。于是再次向主管部门申请搬迁学校并得到批准。新建一个学校初步估计要1万余元,但是主管部门只给了两千的建设资金。为了村里孩子能够读书上学,落松地村的村民再次集资建设学校。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村村民 王明光:当时大家一商量,既然是给孩子建学校,就一次到位,建一个石木结构的学校,这样比较牢固,可以用很多年。资金不够大家筹集,大家就把家里多余的木料拿出来,学校工地缺什么,大家就想办法凑什么。

村民王明光依然记得自己赶牛车运送石料的情形,建房子用的石料是村民从学校后面的山上开挖的,瓦是村民凑的,木料是山上砍的,单这几项就节约了几千块钱的开支。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村村民 王明光:那个时候白天在学校工地上做义务工,挤时间到自己的地里干农活。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把学校尽快盖好,给娃娃读书,自己这一辈就不认识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成为文盲,只有让他们多读书,他们才会有出息。

当年村民的生活普遍比较贫困,除了国家给的基本生活补贴外,没有其他任何收入,和王明光一样,村民以打柴为生,从牙缝里扣出钱也坚持供孩子读书。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小学教师农加贵:这个村读书的氛围特别好,群众不管再困难都会想办法让孩子读书,他们自己不认识字,但是崇尚教育,知道孩子下一代只有好好读书才有出路。

这所石木结构的学校使用了16年,于2012年被造价20万的砖木结构的教室所取代。2019年,广南县投资200万再次重建落松地小学。

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小学教师农加贵:正是村民的这种重视教育,崇尚知识文化的观念意识,落松地到目前为止有12个大中专毕业生,很多都在政府机关上班。目前村里有15个学龄孩子,全部都在上学,没有一个辍学。落松地村民自始至终都有重教育的这么一个良好的传统,我觉得真的是非常的难能可贵。

如今,麻风病已经成为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身残志坚的村民依靠勤劳摆脱了贫困。落松地村小学也只有7个孩子在坚守,许多家庭把孩子送往县城读书,以接受更好的教育。落松地村小学学生数量在减少,但并不见得是重视教育的传统走向没落,因为传统会一代一代传下去,生生不息。

本台记者:张军丽 付连兵 广南台:胡俊 胡远燕

来源:视听文山,版权归原创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