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政府统治时期的华县政局

北洋政府统治时期的华县政局

作者 阎广勤 袁埔良

北洋政府统治时期的陕西,派系矛盾丛生,军阀混战不止,政局动荡不已,因而华州政局也随之混乱。而这个混乱从陕西军政府1912年元月委任的行政长官晁桂昌就开始了。晁桂昌上任后,华州正处于反正后的动荡和革命军潼关攻守的战乱之中。他不谋地方善后,先票催各行陋规(商行定期给署衙进贡钱财),又捏造报销,吞没罚款、滥支粮秣。还公然向财政绅(官方委任的负责财政事务的士绅)顾熠山等索贿,索贿不成又诬告顾熠山,经当庭对簿,阴谋败露。华州绅民以十大罪状控告于陕西军政府,晁桂昌上任后仅三个月就被撤职,而继任者李云峰,上任后一敛钱。财政局管理国、地两税,不便贪污,他竟唆使科员同事,乘机浑水摸鱼。后被地方绅民反映到省上,也被罢了官。1914年接任的李培材仍是以枉法弄钱为能事,谋吞公储局,浮收粮赋,中饱私囊。教育界人士杨松轩与顾熠山联名致函西安同乡,促省纠查,把这个赃官也拉下了台。民国刚刚三年,华州就出了三个贪官,但无一例外为当地绅民所告倒,在陕东地区影响很大。

华州城内残存的清代城墙 刘焕民摄

哀世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于1913年2月发布一系列“划一令”,对各省、县行政机构进行划分。将原来的府、直隶厅、州等的名称一律改为“县”,华州即在此时改称为“华县”。

1914年3月,河南的白朗(俗称白狼)农民起义军攻进陕西,袁世凯派亲信陆建章率北洋军第七师入陕“进剿”。兵车粮饷,支应浩繁,教育会小学的事务员雍伯岐因派车不公,向县知事张兆麟抗议。张兆麟反而将雍伯岐关押,并认为教育会创办人杨松轩为幕后主使,向省警察厅诬告杨松轩暗通白朗。幸警察厅还算明白,没有追究,雍伯岐也因舆论压力得到释放。

1915年底,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准备于1916年元旦正式称帝,陆建章为迎合袁世凯复辟帝制,制造虚假民意,鼓动陕西官绅上劝进表。华县知事尹昌烈本是留日学生,参加过辛亥革命,为官也还清廉,但迫于上峰压力,也就假借民意,宣示华县支持袁世凯称帝。袁世凯的倒行逆施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孙中山号召讨衰护国,各地纷纷响应。陕西也掀起了大规模的反衰逐陆斗争。这场斗争为革命党人发动,陆建章大肆镇压,陕西同盟会著名人物郭希仁、刘蔼如、吴希真等躲避陆建章的追捕,1916年春秘密来到华县,在杨松轩的帮助下,先潜居县教育会,又避居到县东南山中的潜龙寺。后被人告发,杨松轩又掩护郭希仁等潜往山西。陆建章闻讯后,对杨松轩将兴大狱,幸不久陆建章倒台,杨松轩才免去牢狱之灾。

1916年2月,高峻、郭坚等人在白水县举起“西北护国军”的旗帜,武装反抗陆建章的统治。5月,陆建章的部下陕北镇守使兼渭北剿匪总司令陈树藩也参加反袁逐陆的斗争,并因实力强大而担任西北护国军的总司令。陈树藩指挥西北护国军向西安进军,并令严纪鹏部从渭南孝义直取潼关,以断陆建章东逃之路。严纪鹏在经过华县城时,县知事尹昌烈恐对方袭击,下令关闭城门。严纪鹏强行入城,商户关门,警生逃窜,秩序大乱。尹昌烈缒城,逃到城北的针王斜村(在今华州镇),后经乡绅斡旋,尹昌烈才回到县署,以白银800两饷军,严纪鹏即率部离开华县至潼关。在西北护国军的军事压力下,1916年5月,陆建章被迫下台,由陈树藩担任陕西督军。

陈树藩执掌陕西军政大权后,一头倒向北洋军阀的怀抱,拜段祺瑞为老师,从此隶属于皖系军阀系统。1917年12月,陕西革命党人展开反段倒陈护法运动,发动了靖国军起义,围攻西安。陈树藩兵力单薄,急向河南镇嵩军求救,并许镇嵩军头领刘镇华以省长一职(省长职位低于督军)。刘镇华的镇嵩军原为嵩山土匪,也属于段祺瑞系统。镇嵩军从河南进入潼关时,靖国军在华县以及临潼、灞桥设置有重兵。但镇蒿军乘靖国军不备,出其不意,发起夜袭,连续攻克二地,解了陈树潘之围。之后数年,陈树藩、刘鎮华联合与靖国军在关中各地交战。华县虽然一直在陈树藩的控制之下,但邻近的渭南及大荔、蒲城等渭北各县发生过多次激战,使华县不但始终处于动荡之中,而且粮草供给、兵差支应也使华县百姓苦不堪言。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陈树藩所依靠的皖系军阀失败。直系军阀掌权的北洋政府免去陈树潘的陕西督军一职,由直系师长阎相文继之。阎相文率直军进驻陕西后,软硬兼施,瓦解了靖国军。阎相文后因故自杀,由同是直系的冯玉祥继任陕西督军。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奉命率部东进河南,所遗陕西督军一职,由已改投直系的刘镇华接任。这一时期,华县政坛出了一个为官清廉的县知事侯旬,还出了一个贪赃民财的白文超知事。白文超是刘镇华的河南巩县同乡,任职期间,据说贪污白银几万两。刘镇华任陕西督军后任命的一个华县知事魏祖旭,也是刘镇华的河南老乡,是华县历史上的贪官典型。他1923年上任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就到西安六七次,每次必超过三四十天,在华县办公时日无多,各项政事积滞不办。对驻在县境的军阀部队所需粮款兵差,却格外积极,尽力压榨百姓,以讨好上峰。1月,华县驻军团长杨嘉宾(一作家彬)由豫归来,向地方声言,限5日之内借现洋7万,以济军需。魏祖旭不管民众死活,便召集全县43里值年、各区区绅、各乡团总以及各局所人员,召开所谓“绅民大会”,决定驻军7万借款由全县各里分摊。然而华县连年歉收,民众承担粮税、烟款、兵差每年达200余万元,且已缴至1925年,农民早已不堪负重。1月18日,高塘地区的“交农”流言四起,民众激愤。魏祖旭惧怕风潮闹大,遂于当夜在通衢要道张贴布告,宣布将借款一事撤销。1月25日,杨团长又将县知事传至团部,要求“务于阴历年内,筹款3万,否则地方秩序概不维持。”魏祖旭不敢重蹈覆辙,遂向县城内外300余家商号摊派,每家500或1000,并严限追缴。此时已近年关,商家银根正紧,哪有余钱借出。27、28日,终激起罢市风潮,商店全部关门,停止营业,社会生活大乱。后经商董与县署调解,最后达成只借3000,仅此一回的协议,罢市才予平息。此事轰动较大,2月24日,陈独秀在《向导周刊》,3月25日,品三在《共进》杂志上都对此进行了披露。驻军要钱,魏祖旭就向农民、商人分摊,而他自己在任内却侵吞公款,总数在10万以上,以致华县民怨沸腾。1925年3月,魏祖旭心虚畏罪,携款潜逃,县中成无政府状态。华县绅民曾列举魏祖旭十大罪状,呈上峰查办,但终未缉获。

陈独秀在《向导周刊》上发表有关华县的文章

刘镇华独揽陕西军政大权,施行残暴统治,激起陕西人民反抗,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驱刘运动。改编成陕军的原靖国军部队也发动了驱逐刘镇华的战争。1924年11月和1925年3月,华县地区相继爆发了两次驱刘战役。华县虽然遭受兵燹之苦,但终于赶走刘镇华及镇嵩军。1926年春,刘镇华在直系军阀的支持下,卷土重来,再次西进关中,包围了西安。陕军杨虎城、李虎臣、卫定一等死守西安8个月,刘镇华始终末能攻下西安城。但包括华县在内的关中东部遭镇嵩军蹂躏。当时镇嵩军驻华县的先是姜鸿盛部,后换为韦嵩山团。韦嵩山视华县教育界为乱党,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适1926年10月,七里寺学校(今柳溪小学)有师生被土匪绑架,校长史笔直直接上书刘镇华,要求剿匪。而韦嵩山却认为此举扫了华县驻军的面子,就衔恨逮捕了史笔直,诬其“以印刷品煽惑军心”,将史笔直冤杀。镇嵩军在华县还烧杀抢掠,横征暴敛,激起华县人民反抗。高塘地区的农民就组织起来,配合陕军于5月数次武装袭击镇嵩军,缴获大批枪支。

刘镇华围攻西安期间,北伐军正胜利进军,直系军阀节节败退。1926年9月,冯玉祥的国民军联军策应北伐,从缓远五原(在今内蒙古)南下援陕,打击刘镇华的镇嵩军。国民军联军与西安城内军民内外夹击,一举击溃镇嵩军,刘镇华等逃往河南,1926年11月28日,西安解围。11月30日,驻华县的镇嵩军韦嵩山团东窜,镇嵩军任命的华县知事范润生也一起逃走。至此,北洋军阀政府在华县的统治即告终结。

原文来源:作者供稿《华州史话》

原文作者:阎广勤 袁埔良

整理编辑:华州文史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