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辽塔 闻名遐迩古塔群

辽代古塔简称辽塔,其以独特的风格造型和精美的建造艺术在中华古塔中独树一帜。我国现存辽塔约有90座,其中辽宁境内就有约40座,契丹民族兴于辽河,辽宁省名源于辽河,辽宁辽塔的“辽”字,既有空间上的地理分布,又有时间上的历史积淀。一座座矗立在辽宁境内的辽塔,历经千年,记录着佛教在东北地区的传播流变,也成为我们窥探大辽王朝兴衰的一扇窗。

锦州北镇双塔又称崇兴寺双塔,是辽宁古建筑中的精品。双塔东西对峙,拔地而起,矗立千年,经历了历代战争和自然灾害,如今依旧庄严古朴,巍峨峥嵘。北镇市位于医巫闾山东麓,自古便是文化积淀深厚的地区,在辽代历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双塔前后建成,其中东塔年代稍晚,为辽代晚期所建(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其为金初所建)。它们和辽宁境内其他辽塔一起守望着辽阔的辽沈大地,诉说着大辽王朝远去的传说。摄影/马俊儒

时光回溯到公元1125年,当女真人的首领完颜吴乞买率领金国大军攻城掠地之时,辽国城池接连失守,契丹将士早已无力阻挡这支曾经对自己俯首称臣,如今却无比强大的军队。此时,辽国最后一位皇帝——天祚帝耶律延禧,仍然将希望寄托在佛教神明上,希冀用礼佛、建塔来巩固江山社稷。对于整个辽国而言,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也都在国之将亡时用礼佛来保佑自身平安。但是礼佛、建塔终究没能抵挡住女真铁骑的到来,金灭辽就如摧枯拉朽一般迅速。改朝换代后,在辽国核心统治区,也就是今天辽宁省境内,留下了众多的佛塔,这些原本是要护佑江山和黎民的佛塔却成为了江山易主的见证。自此,“辽以释废”、“辽以塔废”的说法就流传开来,至今仍得到学术界很多人士的认可。

佞佛、建寺、造塔耗尽了大辽王朝的气数

历史上的辽宁,多数时期都以国之东北疆的身份出现在历代王朝的版图中,为数不多的几个以辽宁作为核心统治区的政权,都能为辽宁留下灿烂的历史遗迹:东汉末年到三国时期的公孙氏政权,为辽阳留下汉魏壁画墓群;十六国中的“三燕”(前燕、后燕、北燕)为朝阳留下了龙城遗址和大量的珍贵墓葬,如著名的冯素弗墓;满清王朝为辽宁留下了一宫三陵;奉系军阀在沈阳留下了大量的民国建筑……而大辽王朝,留给辽宁的则是一座座矗立千年的古塔。据估算,现存辽塔约90座,占历史上所建辽塔的1/4,这其中,约有一半都分布在辽宁省,从2000年到访辽阳白塔到2014年到访朝阳境内的大城子塔,十几年时间,我几乎走遍了辽宁的古塔。散落在辽沈大地上的座座辽塔,就像是大辽王朝留给我们的密钥,透过它们,我们得以打开通向千年前大辽王朝的那扇门。

1600多年前,契丹民族就在辽河上游一带活动,到隋唐时,已经非常强大。契丹在唐朝的统治下,吸收了中原的先进文化,在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立契丹王朝时(916年),契丹族就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信奉佛教。辽景宗、圣宗时,佛教信仰逐渐走向繁荣,到兴宗、道宗、天祚帝时,甚至达到了佞佛的程度。辽中期后,特别是澶渊之盟(1004年)后,辽和北宋进入了和平年代,经过休养生息,辽国力达到顶峰,当时的辽国,上到皇家、契丹贵族,再到各地官员、僧人,下到各族百姓皆参与到佛事之中。对此,辽道宗咸雍八年(1072年)的《蓟州神山云泉寺记》中有一段生动的描述:“佛法西来,天下响应。国王大臣与其力,富商强贾奉其资,智者献其谋,巧者输其艺,互相为劝,惟恐居其后也。”北宋彭汝励出使辽国时曾写诗:“有女夭夭称细娘,珍珠络臂面涂黄。南人见怪疑为瘴,墨吏矜夸是佛妆。”面涂黄也就是辽国妇女的一种护肤“面膜”,因其颜色与佛像面部相似,故称佛妆,礼佛崇佛已经融入到辽国全民的日常生活中。佛教在辽国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起到文化教育的作用,承担了学校的一部分功能,对知识的普及、文化的传播、社会的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

辽宁现存辽塔分布地图(绿色为朝代存疑)

辽宁辽塔是打开大辽王朝历史之门的一把钥匙

辽宁是辽国的核心统治区域,现存辽宁辽塔约有40座,占到全国辽塔的近一半,辽宁辽塔又集中分布在三大地区:大小凌河谷地、辽西走廊滨海平原和下辽河平原两厢,这几个区域农业发达,经济繁荣,人口众多,辽代七大佛教中心中的三个都在今天辽宁境内,辽国全民崇佛礼佛的虔诚信仰和澶渊之盟后国力的充实等多个因素共同造就了辽宁辽塔众多的局面。通过辽塔,我们可以解读很多辽代的历史信息。地图中列出了辽宁各级文保单位中的辽塔名录,对于某些断代存疑的辽塔我们都做了特殊标识,比如根据辽宁省政府公布的第四批省保文物名单,安昌岘塔、八塔子塔等均为辽代文物,但有些文物专家经过考证,安昌岘塔碑文写此处原塔倒掉后,有信众集资在金天德三年(1151年)重修,八塔子塔也可能为金代或明代僧人的墓塔。上图为白雪覆盖下的铁岭开原崇寿寺塔,愈发显得庄严质朴。

佛教的兴盛也带来了寺院和佛塔等佛教建筑的大量出现。当时,辽国从皇室到民间都把大量的财富用来建造寺庙与佛塔。朝阳市出土的辽天庆六年(1116年)的《灵感寺释迦佛舍利塔碑铭并序》中就对辽人建塔全程有鲜活的描述:为“兴塔像”,先是“求化官长及贵戚,并豪族之家”,然后“各助以金帛车服,或诸珍玩。计获数百万钱,共为成办之”,“于是火其砖,广若山积。募其工,翕如云合”,“负土于阶者,若蚁之累垤。汲泥于檐者,如燕之巢房”,“凡一十三级,通百有余尺”,“风鸣宝铎,尽宣妙法音”……可见当时辽宁境内兴建一座佛塔所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之盛。佛塔、寺院可谓是鳞次栉比、棋布星罗。辽国也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北方佛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