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厂长 成都量具刃具厂原厂长陈威仪传奇人生

老成都人都知道在成都东郊有一栋俄式的建筑:成都量具刃具厂的大楼,成为那个年代的一个记忆。 -

2020年4月15日晨6时,成都量具刃具厂原厂长陈威仪老人平静地停止了呼吸,这位东郊传奇式人物走完了他人生97年的历程,亲朋好友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境追思他多彩多姿、平凡低调的一生。

1922 年11 月1日,陈威仪出生在四川省开江县普安镇仙尔岩一个颜姓大家族(参加地下党后改姓陈),家有田产,兄妹共九人,存活仅四人 ,上世纪40年代,在他哥哥的帮助下,卖掉了属于他的那份田产,积攒了盘缠到成都求学,他的哥哥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身广州黄埔军校和武汉黄埔军校)上校教官,把他送到成都学校读书,他靠自己的天赋和优异成绩考入四川大学工学院机电系。期间,他接受爱国主义及马列主义思想,加入川西地下党,后成为川西南武工队的一员,建国后在温江地区参加平叛剿匪工作,任剿匪工作队队长,完成任务后任温江县二区区长,后调温江公安局工作,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的爱妻张俊德,她在同一单位工作,他们婚后育有两子一女,幸福一生。

50年代结婚照

1952年,国家建设要求有技术专业的大学生归队,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机械工业局的领导下,成立了四川205厂,它是成都量具刃具厂的前身,1954年,厂长王观潮带杨廷秀、李光、陈威仪等200余人到北京参与156项"一五"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哈尔滨量具刃具厂的建设。

曾经战斗在哈尔滨量具刃具厂

1956年,响应大西南要建机械工业龙头的号召,他又与杨亭秀等人回到成都、带着建设哈量的经验、结合西南地区的实际情况、只用一年多的時间就多、快、好、省地建成西南地区的笫一个机械工业重点工程——成都量具刃具厂,成为成都东郊最大的央企,当时有火车专用线直达厂房,工人上万,其生产的量具刃具支撑了新中国所有机械行业的尖端工具,成为机械工业部工量具行业的龙头企业,段君毅曾亲临成量厂督促产品质量。

在成都量具刃具厂,他先后担任生产调度科科長、生产计划科科长、刃具分厂厂长、第四办公室主任、总调度長、生产指挥長、生产副厂长,1978年10月,他出任厂长,后又兼任党委书记。这是他一生之中最出彩的时期,他领导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全过程,制定和完善了大型企业管理规章,建立健全了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突破,以管理成本为基础的全方位布局,使成量厂成为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抢手的高端产品研发生产企业。

创业

调度会上

研讨会上

1965年欢迎中央领导

一线调研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他组织队伍深入分析研究国际市场,确定了以国际市场为标准打造自己核心产品的目标,大胆贷款引进国外先进流水线予以改造加工,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奠定了以出口赚汇为目标的新的发展思路。

上世纪80年代初,他率先走出国门,到美国、西德、巴西、南斯拉夫考察,了解国际模具最新信息,与世界顶级机械专家研讨模具发展方向,成为国内少有的具有国际视野又具开拓性的企业家,成为受国际机械行业欢迎的中国专家。

与外国专家在一起

美国尼亚加拉瀑布

国际洽谈后

80年代初期国外考察

为适应国际化和现代企业管理,他组建了情报室、外事办、研发创新室等部门,较早形成了门类齐全的研发创新生产一条龙模式,为新型产品打开国际高端市场创造了条件,这在改革开放初期是很有胆略的。

为提高产品质量、占领国际市场,他呕心沥血。在他的领导下成量厂创造了:量塊、百分表、直柄占头、锥柄占头四个金牌和千分尺等银牌,为成量厂和成都市、四川省赢得了荣誉。这些业绩使他成为中国机械行业公认的、有影响力、有创新能力的专家型领导。书写了人生中最光荣灿烂的一页。

他任职期间,完成了成量四大建设,分别是:成量宾馆,成量幼儿园,成量医院,成量食堂。在管理上,他有魄力,善决策,他的生产调度会讲效率,务实效,靠数据说话,设目标责任,以质量评绩效,决策干脆果断,坚持原则不退让。

他工作要求严厉却平易近人,朴实得像普通工人,一点没有领导架子,下班路上与工人长时间聊天,与职工和邻居相处如同兄弟,下相棋,打扑克,粘糊子,钻桌子,一些好的民主化建议也就此产生。

1981年,四川省委书记谭启龙、省长鲁大东到成量厂调研民兵建设,在一排大炮面前,他与省委书记、省长一起检阅。

成量厂民兵建设表演

他对自己生活要求极严,一生清廉不搞特权,要求子女的工作安排和发展全凭自己努力。以前住的房子是与隔壁工人共用,还把市上对他的奖励全部捐给了厂幼儿园。

其乐融融

心胸豁达、与人为善、敬业奉献、平凡度日是他的理念和追求,退休后,他虽享受国家副省、部级待遇,但他骑自行车,搭摩托车,钓鱼,80岁高龄还登顶青城山。

1997年,74岁攀登卧龙黑熊沟

成都花展,成量展台前的留影

他很喜欢孩子,晚年膝下儿孙缠绕,他乐在其中,很是幸福!

晚年,他与老伴长住成都疗养院,漫步于成都植物园,过着田园牧歌式生活。

近年来,他受眼睛黄斑病变折磨,双眼逐渐失明,给他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2020年春,在他97岁高龄时,他的器官开始衰竭,住进医院,4月15日早晨,他平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他的一生创造了成量厂这个中国机械工业的历史传奇,他的一生奉献给了新中国的量具刃具事业,他却是低调得如一株含羞草。

97年里, 从开江的乡村到四川大学,从哈量到成量,从中国到世界,从创立新中国量具刃具辉煌事业到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他走过这个充满奇异多彩而变幻的时代,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抹色彩和记忆,也给子孙们留下无尽的回忆和思念!

2020年4月16日

图文:浪迹天涯 编辑: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