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耘芳:麦苗青青

▼更多精彩推荐,关注乡土作家▼

咸宁市文联主办

麦苗青青(小小说)

周耘芳

布谷、布谷。大清早,黄麦岭上密密麻麻树林里,布谷鸟一声接着一声地叫唤着。岭下面麦地里,青青带着草帽,弯着腰,扯着麦地里杂草。

麦过春分日夜忙。春分节气过了好几天,村前村后,一片片麦田里,小麦长出半人多高,风儿轻轻地吹,麦苗摇曳着,发出淅淅地响声,青青用手抚摸着肚子鼓鼓,开始扬花的小麦秆,心里五味杂陈。

青青,富贵还是不借钱,要我和他一起去城里打工,这田地干脆不承包了。青青在麦地干了一阵子活,正准备回家做早餐,青哥开着一辆破旧拖拉机跑过来,拖拉机刚熄火就说。家家户户承包合同签好了,怎么能说退就退呢。看到大气嘘嘘,脸色苍白的青哥,青青回答说。

都怪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把你拖垮了。青哥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下。

无论如何,也不能外出打工,家里小麦要人管,田地要人种,青哥身体弱,在家也是个帮手啊。青青心里在想。

黄麦岭是块风水宝地,种下的麦子,麦苗壮,麦秆粗,麦子粒粒饱满,做出的面条筋道,馍馍个个香甜。当年,青青爸被黄麦岭周边土地迷住了,看中了长在漫山遍野的小麦,在媒人凑合下,把青青嫁给身体瘦弱,病怏怏的青哥。那几年,年年闹饥荒,家家户户缺口粮,天天啃红薯干,咽米糠。青青出生在青黄不接的三月天,看了看面黄体瘦的女娃,又看了看麦地青青麦苗,青青爸说,这女娃名字就叫青青吧。

村里人都到外地发财去了,田地都长草了,荒着可惜,我们承包过来吧。年前,青青对青哥说。

我又不能出力,家里田地靠你一把手,太辛苦你了。青哥低声底气地说。辛苦做,幸福吃,多出点力,多收粮食,日子过得稳妥些。青青大声地说。三亩、五亩、十亩,一连几天,村里几百亩地承包到手。

富贵哥,借点钱给我吧,承包了这土地,需要买种子、化肥,还想买些农机具。上午,青青找到村里包工头富贵说。青青,想麦子都疯了吧,你和青哥一起到外面打工,一年收入就能买几车粮食。富贵躺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说。

富贵哥,承包合同已经写好了,在家种点粮食也好。青青说。

没钱,没有钱借给你。富贵把茶杯往桌子一放,大声地说。

富贵啊,你太不够意思了。这多年,你们夫妻俩到外面发财,老人,孩子丢在家里,每年小麦收回家,我第一个给你家送面粉,送馒头,面条,没有想到,你发财,就忘了本。哎,没有你富贵帮忙,我田地照种,麦子照收。青青心里想。

吃了闭门羹,青青一路小跑到家,和青哥一起,送肥、播种,浇水,十几天时间,麦子播下去,青哥突发高烧,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

青青,家里拿不出钱来,病不治了,回家吧。躺在病床上,青哥有气无力地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病诊好。回到家,青青卖了家里猪仔,还有唯一的老黄牛,凑齐了几万块钱,总算把青哥病给治好,捡回来这条命。

一季麦子,一季稻。这多年来,青青把家里田地利用好,年年油满缸,粮满仓。开春了,阳光暖暖地,地里小麦就像娃娃脸,长势一天一个样。看到青青麦苗,青青半点高兴不起来,家里没有一分钱,牛也卖了,青哥破烂的拖拉机,开开停停,使不上力,往后生产怎么搞?

青哥,你和富贵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你再去借借看,搞点资金周转下吧。早上,天还没亮,青青对身边的青哥说。

试试吧。早上,青哥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开着拖拉机,突突就往富贵家奔,没想到,青哥又是两手空空地跑回来了。

不求他了,就是卖血,我也要把稻谷种子,化肥买回来,还要买回拖拉机,播种机,插秧机。青青挽起两个袖子,拉起坐在地下的青哥说。

嘀嘀……青青,青哥正要往家里走,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麦田边,从车上走出穿着西装,头发抹得光光,提着一个黑色提包的富贵。

青青,急坏了吧,我算是服了你,别人都与钱拼命,你确与田地拼命,为的啥?说着,富贵把手里黑色提包递给青青。

这是二十万元现金,先借给你用,尽快买些种子和农机具吧。富贵笑着说。

接过黑色提包,青青双手直哆嗦。看到眼前一眼望不到边的麦苗,在微风吹拂下,如同波浪汹涌,青青眼眶湿了一片……

周耘芳,湖北省大悟县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孝感市小小说协会会员,散文、小小说先后见于《百花园》《检察日报》《天池》《精短小说》《农村新报》《孝感日报》《党员生活》等报刊,有作品被《小小说选刊》转载,获得全国小小说大奖赛等奖项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