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山千年古县:万里茶道第一镇——河口镇

万里茶道第一镇——河口镇

姜竺卿

江西省上饶市铅(yán)山县是中国100个“千年古县”之一。县城河口镇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与景德镇、樟树镇、吴城镇并列为“江西四大名镇”。“铅山三宝”中的红茶是中国红茶鼻祖,河口古镇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红茶首产区和出口地,万里茶道在河口镇启航,申报成功为“万里茶道第一镇”。河口镇的“九弄十三街”保存完好,被称为“江西第一古街”。我与铅山一中赖学春老师合伙在铅山办学多年,对铅山就像第二故乡一样熟悉和亲切。

▼铅山县城河口镇全貌

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是由赣、抚、信、修、饶五大河流汇水而成,其中信江位于上饶市域境内,其流域面积是温州楠溪江的7倍。上饶城区以上为上游,上饶至鹰潭为中游,鹰潭以下为下游。上游为山区,中游为信江盆地,下游为鄱阳湖平原。信江盆地宽度很大,最宽处达50公里,故又称信江中游河谷平原。河口镇坐落于信江中游南岸的河谷平原上。另外,信江在铅山县境内有条支流叫铅山河,旧称桐木江,其长度和流域面积与温州的鳌江相近,它发源于闽赣交界的武夷山脉北坡,向北汇入信江,汇合口就在河口镇,故名。

河口古镇,北宋时称沙湾市。因地处赣闽交界,信江与铅山河汇合处,水路交通十分便利发达。由河口镇顺信江而下可达鄱阳湖,经鄱阳湖出湖口即入长江;由鄱阳湖溯赣江而上至大庾,越大庾岭进入珠江水系的北江可抵广州;由河口镇沿信江溯流而上,至玉山转陆路可达浙江常山,即进入钱塘江水系;由铅山河南行,再越过武夷山桐木关可以到达福建武夷山市,从而进入闽江水系抵达南平和福州。这些水道联结闽、浙、赣、皖、湘、鄂、苏、粤,是江南诸省的水运中心之一,号称“八省码头”。明嘉靖年间,铅山手工业相当发达,商业与运输业的发展又极大促进了“沙湾市”的繁荣;到了清乾隆年间,闽浙赣皖川广荆苏等地货物集散于此,转销全国,商品集散贸易进入鼎盛时期,人称“买不完的汉口,装不完的河口”。

▼壮宽的信江河口镇段“狮江”

▼2013年建成的河口镇信江“九狮大桥”

河口镇位于信江南岸,北岸则属新滩乡,沟通两地交通的是“河口狮江利涉浮桥”。浮桥长187米,宽4米,由42只木船用铁链连结而成,桥浮于水,可分可合。浮桥南址在河口古镇棋盘街的肖公庙前,北端是九狮山主峰“头狮”(即炮台山)东麓,通新滩乡庙湾村,是河口镇通往新滩乡各村及横丰、上饶两县部分乡村的津口要道。浮桥创建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几经水灾,多次重修。1930年为实行经济封锁,强行将浮桥拆迁去了弋阳。抗战后,当地重建浮桥,解放后政府一直拨款维修浮桥。2013年在东边不远处新建信江九狮大桥,但每天往来浮桥的行人仍不下数千。可叹的是前年已不见浮桥踪影,致使游客不能便捷地登临九狮山的辛弃疾公园,这是铅山县政府的一大败笔。

▼河口狮江利涉浮桥

▼河口浮桥的南址,这不是城门洞,河口古镇没有城墙。这是九十年代中期修建信江南岸防洪堤的门洞。

▼信江江边的水井,泉眼供挑水饮用,下侧供浣衣和洗菜。

一、河口古镇的河红茶

铅山县始建于南唐保大十一年(953),县治一直在河口古镇东南13公里的永平镇,1949年7月县城才迁至河口镇。河口古镇作为非衙署驻地,更带来经济社会腾飞的劲力和财富的积累。茶、纸、铜号称“铅山三宝”,茶是铅山三宝中影响最大最广的支柱产业。铅山的制茶历史十分久远。中国南方十八个省均有茶树生长,尤以武夷山区为最。唐代陆羽《茶经》就是在信州(今上饶)开始动笔的。到宋代,铅山制作的白水团茶和小龙凤团茶已经闻名全国,并作为贡茶进贡朝廷。明正德年间,铅山人又研制出玉绿、贡毫、花香、小种河红等十多个名品,其中“小种河红”为当时中国品质最高的红茶。“河红茶”繁盛之时,“商家买办,每年不下百万金”。清乾隆年间,仅河口古镇的茶行就达48家,加上纸号、钱庄和各种会馆,把河口古镇变成热闹的都市,现存的“九弄十三街”便是当时茶市极端繁华的产物。河口镇汇集了当时全国最多的茶商茶行,集中了当时全国最好的制茶师傅,培育了当时全国最大的茶叶市场。

那时,武夷山脉南麓以福建崇安县(今武夷山市)的下梅村为茶叶集散地,再通过肩挑马驼翻越武夷山运送到北麓的河口镇,北麓各县的茶叶也全部集中于河口镇加工制作成红茶,统一名称叫做“河红”。在河口码头装上大船起锚,由信江经弋阳、贵溪至余干瑞洪进入鄱阳湖,出湖口后经长江至武汉,由武汉经河南、山西、河北、内蒙古到伊林(今二连浩特)进入蒙古,再横穿大沙漠和戈壁滩,经库伦(今乌兰巴托)到达中俄边境的通商口岸恰克图,在俄国境内继续延伸到欧洲各国,深得欧洲贵族和皇室的喜爱,被欧洲人誉为“茶中皇后”。整个商路达一万三千多公里,成为名符其实的“万里茶道”,所以河口被称为“万里茶道第一镇”。

到了清康乾时,河口古镇进入鼎盛时期,周边各地货物集散于此而成了商贾云集的“通衢”之地。乾隆年间,河口古镇的商铺有2000多家,沿江十多处码头泊船达数千艘,舟船如蚁,帆樯蔽江,常有船到三日不能靠码头卸货。苏格兰植物学家罗伯特 福琼(Robert Fortune,1812-1880)《两访中国茶乡》一书中写道:“河口是一个繁荣的大市镇,茶行林立,全国各地茶商云集于此,英国商人也来自行据此采购河红茶。”当时,俄国、印度等国商人也不畏关山辽远,千里迢迢奔赴河口贩运茶叶。

▼九狮大桥前的“万里茶道第一镇”石壁

后来,铅山的河红茶制作技艺传到全国各地,红茶制作开始普及,全国各地多会制作红茶,尤以修水“宁红”和安徽“祁红”为佳,与河口“河红”一起并称当时中国三大红茶。一直到清代后期海禁大开,闽皖等省和上饶各地的茶叶无需运至河口精制,福建茶叶改走海道,加上印度茶叶的大量输出,导致华茶的国际市场份额急剧下降,因此铅山的茶叶加工和交易骤然衰落。辉煌了四百年的铅山河红茶最终成为一个历史名字,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铅山河口成功申报了“万里茶道第一镇”。1934年浙赣铁路、闽赣公路相继通车,铁路、公路运输代替了水运,交通枢纽遂向上饶转移;1957年鹰厦铁路建成,河口镇的交通地位一落千丈,不再是商旅辐辏的“八省码头”。

河口古镇的信江岸边筑有大码头十处,分别为官码头,金家弄码头,贵溪码头,余干码头,马家码头,井边码头,兴隆口码头,抚州码头,小桥弄码头,蒋家码头,总共货物日吞吐量达数十万斤。还有便利居民浣衣、洗菜、汲水的小码埠数十处。大码头采用巨大青石、麻石(花岗岩)砌筑,或呈半圆形,或呈长方形,或呈梯形。其中官码头建于明代,是当时官船专用停泊处,官码头现存一通青石“禁碑”,立于乾隆三十五年闰五月十四日。此碑虽然风化剥蚀严重,但仍能辨认的字句有“一切货物上下,不得擅自挽夺,客商行李应归□夫挑送”,由此可知当年码埠上争先恐后的装卸景况。上世纪90年代中期,修筑临江防洪堤,这些大小码头不复存在,当年商埠胜景顿然失去记忆的标识。

二、河口古镇的九弄十三街

今天的河口镇建成区比原先的古镇扩大了数倍。“九弄十三街”指的是明清时期河口古镇的街巷和范围。其实古镇内不止22条街巷,细数有60多条大小街巷弄,难以尽举。

主要的街有一堡街、二堡街、三堡街、棋盘街、旗杆街、半边街、郑家街、火炮街、工字街、一字街、天星街、永庆街、兴隆街、新街等。

主要的弄有严家弄、周家弄、戴家弄、郭家弄、金家弄、石家弄、祝家井弄、石狗弄、十字弄、小桥弄、油篓弄、桃花弄、挑水弄、五福弄、旧弄、新弄等。

没有冠以“街”和“弄”的其他街弄主要有黄公里、巴公里、五云第、典当边、官山沿、金塘沿、小河沿、花园背、方家楼、三角地、牛皮厂、石牌弯、油麻滩等。

这些古街古弄,始建于明代,至清乾隆年间大致完成现存的布局。其中最有名的是东西长5里、宽5~6米的临江大街,由东端的一堡街、二堡街、棋盘街、三堡街和西端的半边街组成,在二堡尾与三堡头之间的棋盘街,街面最为宽广。首尾相连的一、二、三堡街保存最为完整,两侧店屋尚存500多家,称为“明清古街”,是古镇最热闹繁华的地方。

▼位于罗家桥的街口牌坊,石柱镌刻对联“货聚八闽川广,语杂两浙淮扬”,昭示河口古镇的昔日繁华。

明清古街的这些店屋,均为两层多进砖木结构,有的进深达数十米;临街的头进为门市铺面,里进为客厅、居室、库房、作坊等;二楼为居室、账房、绣房等。再后面临江一侧则是青一色的小阁楼(吊脚楼),建在陡峭的江岸上,多是供外地小商人、水手和挑夫歇脚居住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私人旅社。每个小阁楼里一般都雇有一两名妓女,每当客货船靠岸,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便趋之若骛,争先恐后地拥向码头,拉客入住。

街面,用长条青石和麻石铺成,中间横铺,两侧纵墁。这些纵横铺就的石条路面上,留有一道道深凹的车辙痕迹。旧时有一种包着铁箍的独轮手推车(俗称花车),车上载满货物常年穿行其上,就在石质街面碾下道道车辙。这些斑驳的车辙痕迹,刻印着街市熙来攘往的热闹,述说着古镇市肆往昔的荣光。

河口古镇现存一千多座古建筑,无论是建于街或弄的,都体现出我国江南建筑文化独特的布局和营造方式。它不但以规模宏大取胜,还以布局紧凑、装饰华美和用料精良见长,远胜过徽州和楠溪江古村落的三间五架。这些古宅外观简朴,采用清水砖墙或粉白高墙,将全宅封闭。临街店屋楼上加栏杆和挂檐板,店面多采用木、砖、石三雕或彩画等装饰,并悬挂牌匾,或挂有幌子,以招徕顾客。其中以银楼、钱庄、茶庄、纸号、药店、绸缎店为豪华富丽。正立面重点装饰的是大门,门罩多用木雕拼镶,或用磨砖雕镂、石料琢刻成柱、枋、斗拱、檐椽等仿木构件装配之。宅内月梁、梁头、斗拱、撑拱、叉手、雀替等均有精美雕饰,其装饰与结构融为一体。如果你是古建筑爱好者,在此逗留考察三五天,保证你如疵入迷,满获而归。

百年老字号“金利合”药店立于二堡街的郑家街口,由何柱成于1875年创建,三间二层,砖石结构。上下层共有石柱八根,柱面镌刻联语,宣扬它的经营项目和宗旨。青石额匾“金利合”嵌入二层正中,上方嵌一直径约三尺的圆形镂雕,是店徽。无论联语还是匾文,书法老到,都以真金贴饰,甚是辉煌。青砖青石的本色衬托金漆大字,加之石雕精致,更具富贵气派。值得一提的是这间百年老店的店堂为封闭式,因其紧接砖石立面的房顶开有一排天窗,木构二楼又向内退缩数尺,故店堂采光良好,给人以高大舒适之感。

▼百年老字号“金利合”药店

老字号药店“吉生祥”药号,建于民国初年,为河口镇最早的股份制工商企业,股东为江西丰城人蔡秋轩、蔡芝田等药商。门楼构造与金利合类似,也是中西合璧,单单是雕刻精美的门面就花了五千大洋,历时三年建成。二楼两侧各有一个精致小巧的木制阳台。

▼老字号药店“吉生祥”药号

位于一堡街的河口邮政局,邮臣八品,隶属于九江邮政总局。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1909年增设电报支店,翌年改为电报局,属武汉交通邮政局和江西省电报局双重管理。民国亦为电报局,解放后改为邮电局。

▼位于一堡街的河口邮政局

河口古镇有14座会馆,分别是山陕会馆,徽州会馆,全福会馆,浙江会馆,昭武(抚州)会馆,南昌(洪都)会馆,旌德会馆,建昌会馆,永春会馆,、赣州会馆,吉安会馆,临江会馆,瑞州会馆,樟树(清江)会馆。位于一堡街的福建会馆,又称全福会馆、天后宫,六柱五间的豪华石牌坊门面,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由旅居河口的福建士商集资兴建,内祀圣母天后娘娘。后毁于火,清同治八年(1869)重建。

▼位于一堡街的福建会馆

九弄十三街还有一亮点景观,就是弯弯曲曲贯穿整个古镇的惠济河。这是一条由邑人、明朝首辅费宏退隐故里时主持开挖的人工河。惠济河上有多座别具一格的小桥横跨其上,妆点出小桥流水人家的悠然神韵和雅致情调。小桥的桥面和围栏均以粗壮的红石(红色砂岩)铺装,当地人称为红石桥。红石桥原本有30多座,现存11座,分别是龙洒桥,罗家桥,林板桥,龙沙桥,凡溪桥,徘徊桥,九狮桥,烈桥,韩家桥,福惠桥、平梁桥。这些红石桥多为私家桥,独家使用。惠济河水是流动的,穿街过巷,涓秀而清碧。惠济河从古镇东南郊引铅山河水,向西北进入镇区外沿时分为两支。一支入城,曲折十余里,可通小舟,既供洗刷又能消防,最后在古街二堡中段的大桥口注入信江。另一支向西郊,用于引灌水田旱地。

▼惠济河两侧民居,向河挑出房屋的支撑不是红砖,而是大块条石(红色砂岩)。

▼惠济河上的石埠

▼惠济河上的红石桥

▼鸟头状的船形桥墩

三、辛弃疾文化公园

信江在铅山县段又称狮江,这是因为北岸江边分布着九座馒头状的丹霞山包,形似卧伏着的九头狮子,故称九狮山。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到河口时,就被这九狮山深深吸引住,红色砂岩久经外力风化侵蚀而形成典型的丹霞地貌,令人百看不厌。可惜近年建设所谓的辛弃疾文化公园而被凿弄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令人痛心!

▼2014年前的九狮山丹霞风姿

▼河口浮桥北岸的天乳寺,寺侧有一天然石池,久旱不涸,池水清澈甘冽,如天赐乳汁,故名天乳池。

无论你站在九狮大桥,还是河口江滨,老远就能看见九狮山主峰“头狮”顶上高大的辛弃疾塑像,那就是2014年以来陆续建成的“辛弃疾文化园”。原先从河口镇区通过浮桥很方便就能到达塑像公园,可如今拆掉了浮桥,需绕一大圈冤枉路,游客锐减。

辛弃疾是南宋豪放派词人的代表人物,与苏轼并称“苏辛”。曾经带兵五十骑于万军之中捉拿叛将,所以又是一位文武双全的爱国将领。 辛弃疾,1140年出生于山东济南府历城县,当时已沦为金国地盘。由于辛弃疾的先辈和金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加上在金国占领区亲眼目睹乡亲在金人统治下遭受的屈辱与痛苦,促使他在青少年时代就立下了恢复中原、报国雪耻的宏伟志向。21岁时,他就加入了义军反金。归宋后历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虽然一腔热血,矢志报国,但始终命途多舛,屡受排挤,壮志难酬。从41岁第一次被罢官开始,他陆续闲赋达二十年之久,其中有十一年是在铅山度过,最后于1207年病逝葬于铅山,享年68岁,一代英魂就此长眠。后世对辛弃疾评价极高,称为“稼轩者,人中之杰,词中之龙”。

辛弃疾塑像高32米,基座高2.6米,造型威武雄壮,正气凛然,左手按剑,右手持卷,充分体现其气吞山河的戎马生涯和辉煌灿烂的文学成就,令后人仰止。

▼九狮山崖壁栈道

除了高大的辛弃疾塑像外,公园内还有沿崖壁而建的栈道和崖壁上凿刻着各种字体的诸多辛词名句。其实公园设计者不谙岩道,九狮山的岩石是红色砂岩,属沉积岩,比较松软,易风化侵蚀,不宜凿雕摩崖石刻,仅三五年就变成暗黑一团,不辨字迹。下面的图片均是刚凿刻时所拍。

▼辛公词句:“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辛弃疾率五十铁骑袭击敌营,于万马军中生擒叛将张安国,并带回建康处决的摩崖石刻。

▼躬耕田园的辛弃疾摩崖石刻

▼辛公词句:“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辛公词句:“一丘一壑也风流”。“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辛公词句:“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辛公词句:“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河口镇新建的信江阁。其实是一组古典建筑群,名为“铅山县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