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南方-长江之行/叱干留

长江之行

叱干留

这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开完会,我们一行九人相约自主游。绕了百十多个弯,上了一回庐山,从庐山下来,住在了九江的水上旅馆,其实是一艘旧客轮的一等舱,改造成了旅馆,挺有特色。

在九江,第一次登上长江大提,其气势让我瞠目结舌。长江堤岸宏伟,江面宽阔,江对面的建筑都看不大清楚了,听当地人说,这一段长江宽四、五华里,中间水深二、三十米。我听了很震撼。

九江给我印象深的还有名胜古迹和带有想象意味的历史故事。三国时九江称为柴桑,东吴属地,是周瑜训练水军之地,《三国演义》里的“柴桑口卧龙吊丧”:诸葛亮猫哭耗子吊周瑜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唐时九江称为江州,白居易得罪权贵,被贬为江州司马,曾在这里眺望长江山色,感伤赋诗,写出了著名叙事长诗《琵琶行》;九江也是田园诗创始人陶渊明的故乡,岳飞抗金的屯兵地,解放战争中百万雄师过大江的第一渡。说了这么多,我也只是个匆匆过客,只呆了半天。

我那时还在彬县工作,我们一行都是来自咸阳市所辖县区农口或者负责发行工作的头头脑脑,出发前我还揽了一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管待大家的吃住行。出门最怕人多嘴杂,往往先定不下来去哪儿,定下来去哪儿,走水路陆路却定不了。从庐山返回九江,下一个目的地是上海和苏杭,为坐轮船还是坐火车又意见不一。有的要坐轮船,说北方人平常坐轮船的机会少,坐轮船可以游览长江美景。有的说坐轮船晕,也慢。“三个阴阳定不了个牛桩”。票要提前买,还是我去买了轮船票,才平息了争议。船票也便宜得多,从江西九江到上海,那么长的路程,三等舱21元,四等舱15.8元,五等舱13.6元。买好船票,铺位还要我来安排:年龄稍大的和两位县级领导(来自泾阳县委和渭城区委)住三等舱,其他人住四等舱,我自己住五等舱。这次出门,本来市上有专人管待大家,却被省上抽调去管他们的后勤了,看我年轻,就推我负责大家的吃住行。一路上,吃饭、住宿、买票都是我一个人张罗,忙前忙后,连觉都睡不好,又住五等舱。五等舱是通铺,我本有诧铺的毛病,就更睡不好,心里有些委屈,但也没有办法。

摸黑上船,客轮载着上千人,日夜兼程。那晚,我凌晨两点才睡。不是不想睡,是心热得睡不着,一直站在甲板上眺望着长江。开始甲板上的人不少,随着夜幕降临,众人逐渐散尽。夜深了,我一个人还在甲板上,感受着北方人从未见过的江南夜色。时值初秋,江南气候宜人,明月当空,夜色湛蓝,江风吹来,格外清爽。我倚着栏杆,望着宽阔的江水,看着江岸灯火,心里翻江倒海。

在九江,听说有个三国时周瑜点将台遗址——烟江亭,没来得及去看,挺遗憾的。三国时东吴占据江东,借助长江天险,打过一场漂亮的赤壁战役,东吴都督周瑜指挥孙刘联军打败曹操号称的八十万军队。这场发生在长江上的大战,当年的场面有多么壮观、惨烈,已过去一千多年了,至今仍令人心怀敬畏。

长江之水汹涌澎湃,向东奔流,古今文人墨客赞美长江的众多,尤以苏轼的《赤壁怀古》诗篇最为著名:“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体味不出当年苏东坡写这首诗时的心境,我自信凡夫俗子的我此时的心境和他差不了多少,对景色的直观感受来说,大概人心是相通的。想着想着,不禁又有些凄然,那些千古风流人物,连同苏东坡,俱成过往矣。

客轮行驶在长江上,昼夜不停,经湖口、安庆、铜陵、芜湖、马鞍山等地,于第二天下午五点抵达南京码头,停靠一个小时又出发,第三天上午十点到达终点站——上海。两天两夜的航行中,长江的风景,令人陶醉。其实长江最为奇秀壮观、最摄人心魄的风景当属上游的三峡,从九江到南京再到上海这一段已属中下游。中下游却是另一番景色,这一段长江的水量增大,江面宽阔,流速缓了下来,更方便水运。越往下游水势越平稳,我乘坐的客轮,感到比坐火车还要稳当(不像海上的轮船,颠簸得人都晕)。大型运输船、客轮、军舰,还有说不上类型的、看起来奇形怪状的大大小小的船只飘曳在江面上,来回穿梭着,一派繁忙景象。能想象得来,在南方,方便廉价的水运承担了货物运输相当大的份额。到了夜晚,喧闹的江面趋于平静,轮船上的人也都进入了梦乡,一切都安宁了下来。这时候,夜色朦胧,平风静浪,当月亮升起,月光泼洒在江面,迎着月光向江面望去,平缓美丽的江水波光闪闪,呈现出“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的景象。远处的几缕灯光悠悠扬扬地飘过来,拂过去,像是在梦境中。“呜——”客轮有时发出清脆的汽笛声,像似送来了温馨的问候。

距离目的地越近,轮船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我便换到了三等舱。两天都没睡好觉,换了舱位,当晚美美睡了一觉。早上六点醒来,天已微亮,轮船已驶入了长江口,江水一望无际,几乎看不到岸边了,远处的崇明岛已隐隐可见。轮船沿途经宝钢,从慕名已久的吴淞口入黄浦江。黄浦江上,成了船的世界。江两边停泊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船只,有货轮、客轮、军舰,还有辨不清,说不上类型的船,从吴淞口沿黄浦江一直排到到上海码头,绵延不断。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船舰,这么多的类型,真是开了眼界。午时轮船抵上海码头,第一眼看到的是上海外滩,各式各样、风格各异的大楼,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群”’。外滩对岸的陆家嘴,风光美丽,那时还没有开发。后来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国际金融中心几个超高建筑就是从那儿拔地而起。在这儿人地两生,又有人要介绍到三十多里外的地方住宿,这次没有轻信,就近将就着住在了孙中山故居对面的香山招待所地下室。晚上又算了几天以来的账务,睡得很晚。

后来,听说九江到上海这条轮船客运停航了,不光这条航线,长江上许多客轮航线都停了。这是一条独特的旅游线路啊,我听了多少有些遗憾。照这么说来,那是我的一次空前绝后的长江之行。

叱干留,汉族,陕西彬州市人。爱好文学,先后有散文、随笔在报刊和文学网站发表。系咸阳市作家协会会员、秦都区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家娃

协办咸阳市秦都区作家协会

原创不易,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关注我们

点个在看,给他加个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