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榨喜剧创始人李新:我想一直跟喜剧谈恋爱

舞台的灯光亮起聚焦,一人,一口,一个话筒构成了脱口秀表演的所有配置。鲜榨喜剧创始人李新从一位记者转行为创业者,她与喜剧的相遇是一击即中,“那种感觉就像恋爱一样”。

一位脱口秀的“粉丝”曾经说,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上,忙碌的人们很孤单。当空荡荡的舞台上有一个人,愿意陪你聊聊天,还可以逗你笑,我们就是需要他的。不要把脱口秀当成一种舞台表演,它就是一种陪伴。

齐肩的短发,一副黑色框架眼镜戴在一张圆圆的脸上,李新的形象是温婉知性的。她总说:“幽默就是从一个有趣的视角来讲述痛苦和真相。” 这是李新花费很久才研究出来的一个道理,然后,这句话便贯穿了她的所有喜剧理念。

起初,毕业后的李新第一份工作是影视记者。她与喜剧的缘分要从2004年说起,当时的她顺利申请到国家公派留学项目访学。进入南加州大学的第一天,李新就被同学们拉去拍电影了。“很开心、感觉特别好。”这是李新当时的感受。第二天,在课堂上她第一次接触到即兴喜剧, 没想到,被这样的形式深深吸引了,当时的激动心情没办法克制。她发现,这就是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她说,那种感觉就像恋爱一样。

就这样,李新和喜剧的缘分开始了。为了更系统地学习喜剧,李新拜访了很多老师,学习了编剧、制作、如何制造梗、培养幽默感等一系列课程。她一直认为,喜剧本身并没有太高的门槛。“不用貌美如花,不用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只要真实的对待自己,觉察到生活中的荒诞、 幽默,就可以尝试即兴喜剧。”

2010年5月,鲜榨喜剧开始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成立。一开始,李新仅以周末喜剧工作坊的形式在做。她通过工作坊这种方式让普通白领接 触到即兴,半年后,她开始创办即兴喜剧培训班,白领、老师、企业高管、主持人,纷纷报名,通过即兴表演,提高自己的临场反应能力、肢体表达能力。近期,她将自己幽默的技巧写进《幽默感 :成为更受欢迎的人》一书中,传授待人处世的贴身技能。她坚定地说 :“这是喜剧井喷的时代,也是做喜剧最好的时代。”以下是她的自述。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小丑

年轻的时候,我特别羡慕那些幽默的人。上学时候的课间休息时间,大家总是围着那些说话幽默的同学,就跟众星拱月似的,那是我第一次深刻理解到受欢迎是什么意思。你看,我们要很努力学习成为学霸才能有一点存在感,人家随便讲个笑话就行了。

工作后,我很努力地去结交那些幽默的人。如果是男生的话,就算成不了他们的女朋友,也要努力成为他们的朋友!但是,我发现,就算你跟一个幽默的人全天候在一起,也不能让你自己变得更幽默,相反倒有可能变自卑。

当时身边所有人都说,幽默是天生的。所以,变幽默这件事情就变得更加绝望了。直到我去美国留学,遇到了喜剧,这件事情才开始有了一些转变。我在留学期间学了即兴喜剧、脱口秀,这才发现,原来这东西完全是可以学习的啊。

我的导师、南加大戏剧学院的院长DavidBride,他是一位喜剧导演,他的喜剧课有很多欧洲的训练方法。他用一种非常诗意的方式把喜剧是什么教给了我,他的课堂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我后来才知道他被美国同行推崇为喜剧天才。他当时在做一个意大利假面喜剧的剧,我看了他的作品才知道周星驰的那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教我喜剧就是勇敢展示心中的脆弱。他还告诉我,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小丑——要么是恶作剧的,要么是自怨自怜的。

留学归国后,我果断地创业了。从选址到起名到商业模式15天就完成了。我现在回想是因为DavidBride 的训练给了我很多勇气,给我赋能了。好的喜剧训练也好,幽默训练也好,能量都是非常强大的。我希望有一天无论是我的作品也好,课程也好,都能给大家这个东西。

我把David老师邀请来过国内上课,仍然还是十分震撼,我跟当时接受训练的国话演员们现在还是好朋友。

喜剧让人有勇气重新出发

从2010年开始,我们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做了第一个喜剧工作坊。美式喜剧其实很受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欢迎,无论是即兴喜剧还是脱口秀。我们的线下即兴喜剧课和脱口秀课每期几乎都是满员。有时会有专业演员和编剧报名,但更多的是来自各行各业的普通人。

大家一起来学习的原因一般都是觉得自己的生活比较沉闷,或者认为自己的个性比较内向拘谨,希望能够打开自我,突破日常。结果,常常有人因此发现自己的潜质,改变了自己的职业,从程序员变成了编剧或者是从老师变成了演员。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有一个班,在课程结束之后,同学们要么出国了,要么升职了,要么离婚了,要么辞职去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很大的生活上的变化。

我想,应该是喜剧让大家发掘了自我,给了大家很多的勇气重新出发吧。

2017年底的时候,我在“得到”App上开设了一门课程叫《有效提升你的幽默感》,这门课有超过20万的学员购买,是“得到”上最畅销的课程之一。我在课程中回忆了自己作为一个喜剧小白期间,那些让我醍醐灌顶的训练时刻,努力在一小时内把最核心的方法给到用户。然后,我觉得各行各业的高手有一个共性,就是能把本行业特别专业的知识用特别简单朴素的方式告诉大众,化繁为简,一招致命。

但这个课程的时长只有一小时,跟我们线下动辄二三十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比还是不够,所以,我就想有没有一个方式,能够让我更体系地把自己的理念完全陈述出来,而且可以加入一些线下的练习,这样用户可以真正把知识转化为技能。

我觉得,一切不能把知识转化为技能的幽默书都是耍流氓。虽然这是一个玩笑,但我的理念的确是,真正好的产品,就是应该可以给用户赋能的。这么多年来,我亲眼见证了多少大众眼中“不幽默”的人,经由脱口秀或者即兴喜剧训练,成为一名幽默的人,甚至站在舞台上成为专业的脱口秀演员。所以,我非常希望能把这样的方法用更能触及大众的方法传播开来,帮助到跟我当年一样困惑、迷茫、自卑的人。

实际上,我的幽默素材都来自生活。比如,这次疫情至今,我在广西父母家中逗留未归,这是我17岁离开家上大学之后跟父母住得最久的一次。我想着,这次终于有时间好好跟父母聊聊,深度交流一下。结果,现在隔离了两个月,我把家里的墙都刷了两遍,还是没有跟我爸深度交流过。

脱口秀的专业训练要求每日“三省吾身”,来寻找素材,所以,脱口秀演员都会对生活有很多觉察,包括对自己的觉察,对自己情绪、能力、人际关系方方面面的觉察。会发现自己对什么事情焦虑、什么搞不定,有什么毛病,把这些用幽默的方法分享出来之后,其实是一种释放,因为幽默就是转换视角,我经常把一件事从一个常规的角度换到另一个角度看,看看怎么说才会好笑,这样做其实就会让自己比较“想得开”,可以更好地去接受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而那些焦虑、愤怒的负面情绪,在你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就宣泄了很多。所以,我真心觉得,幽默是化解生活大小困扰的一个很好的工具。

脱口秀是“第四面墙”

Q 近期,因为众多综艺节目,脱口秀这种形式受到很多青年人的欢迎。在众多的喜剧形式中,您觉得,脱口秀的形式是如何做到“出圈”的?

A 因为脱口秀是一种直接跟观众讲述的方式,它是没有舞台表演艺术里说的“第四面墙”的,所以它很强烈。脱口秀在中国刚刚开始的时候,甚至有观众适应不了演员这样的近距离的直接交流,觉得尴尬。当然现在市场已经受过教育了,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产品,这反而成为了它吸引年轻人一个很重要的点。

其他的艺术样式很少感觉到这种强烈的直接交流的,脱口秀演员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虽然是幽默,但内容其实是给你讲他的生活,甚至很私密的时刻,你在大笑的同时,不设防地就进入到一个人的生活。

一线城市人们哪有什么机会跟陌生人做这样的深层链接?而脱口秀那个场子,是从小剧场来的,脱口秀演员喜欢互动,整个场子的人们也好像进入了一个亲密场域。我觉得在大都市人们是需要这样的场域,这样深度的链接的,其他地方没有。我觉得这是它能出圈的本质上的原因。当然《吐槽大会》也起到了很好的教育大众脱口秀是什么的作用。

Q目前,有很多自媒体的视频创作者都在用视频剪辑的形式做 自己的“脱口秀”节目,还有京剧脱口秀这种新的形式,您 是如何看待这样非传统的多种类型脱口秀形式的?

A百花齐放,挺好的。不管是做纯正的脱口秀,还是借用其中的元素都挺好的,艺术本来就应该是开放的,更何况是喜剧。

Q您觉得,“幽默”与现在我们说的“吐槽”可以画等号吗?

A吐槽是幽默的一种,幽默的形式还可以是自嘲。吐槽也是符合这个定义的。

李新

鲜榨喜剧创始人,即兴喜剧及脱口秀老师,综艺节目及情景喜剧制作人、编剧、导演 2006—2010 年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访问学者,师从《老友记》 导演。中央电视台《谢天谢地,你来啦》《喜乐街》节目指导,腾讯视频《拜托了,冰箱》、安徽卫视 《超级演说家》顾问及选手培训师。

王雅静

编辑韩哈哈 刘子茜(实习)

图片提供中信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