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司马懿:都是酒后歌以咏志,为何一悲一喜?

喝酒喝嗨了,吼两嗓子,古今一也。

2200年前,刘邦平叛后宴请家乡父老,酒后作歌。

1700年前,司马懿出征时与家乡父老相聚,也酒后作歌。

都是王朝的开创者,都是宴请家乡父老,都是对酒当歌、歌以咏志,为何歌声中一个苦闷无奈,一个雄浑开阔?

两首不入文学史的帝王诗歌

公元前209年,汉高祖讨平淮南王英布,自蕲凯旋,路过老家沛县,宴请家乡父老子弟。

酒酣之际,刘邦作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四海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500年后,公元238年春,司马懿征讨辽东公孙渊,路过家乡温县,宴请家乡父老并以军中鼓乐助兴。

兴起之时,司马懿作歌:

天地开辟,日月重光。

遭遇际会,毕力遐方。

将扫群秽,还过故乡。

肃清万里,总济八方。

告成归老,待罪舞阳。

(舞阳县是司马懿封地)

司马懿宴请家乡时请军鼓助兴

刘邦获胜却为何苦闷?

刘邦宴请父老时,已经平叛凯旋,为何歌声沉郁?

刘邦,参与秦末群雄逐鹿,灭亡秦帝国,又经过与项羽四年多的苦战,方创建起汉帝国。而后十多年间,先后削平韩信、彭越、英布、陈豨、卢绾等异姓诸王。

可以说,国内初定,何事烦恼?

匈奴!

公元前204年,刘邦征讨韩王信,被匈奴围困于平城,始知匈奴之强悍。

汉初国力凋残,秦末多年战乱,已经无力抵抗匈奴。

强敌环伺,国无良将,这是刘邦当时的处境。

良将何在?

韩信、彭越、英布,这些百战炼出的猛士,都被刘邦一一诛杀。

不杀不行啊。

刘邦年事已高,继位者刘盈年幼孱弱,不削除这些猛士,刘家江山难保。

内患消除,但外患接踵而至。

因无良将守边,刘邦无奈采取和亲匈奴的政策。

这哪里是刘邦的方式?!

实力不济,猛士无存,刘邦不得不苦闷惆怅。

司马懿诗中的自信豁达

司马懿宴请父老、赋诗作歌时,征伐战绩显赫,政治地位不断上升。

军事上,奇袭擒获孟达,多次抵挡蜀汉进攻,保证曹魏政权稳定。

政治上,兴屯田,劝农桑,修水利,重孝廉,擢贤良,在曹魏朝廷享有崇高威望。

征公孙渊时,司马懿已是大将军。两年后,加侍中,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文武大权尽归之。

可谓“位极人臣”了。

难怪他在诗中说:“肃清万里,总济八方。

有能力,有实力,也有地位,就能调动各种资源征讨叛乱、平定四方。

屁股决定脑袋地位决定悲喜

乡间俚语说,屁股决定脑袋。

也就是,你所处的位置、境遇,决定你的思考、悲欢。

刘邦为何发愁?

因为他要“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他已经打下了江山,现在要考虑如何去守江山。

如何去守?谁去守?这是刘邦揪心的难题。

削平了国内的山头,却无人去帮他抵挡国外的强敌。

内外政策的矛盾,是刘邦解不开的结。

那司马懿为何没有这个心结?

因为他当时还没有篡位称帝的计划(也许有些念头)。

蜀汉、孙吴仍在鼎立。

从诗歌上看,司马懿的想法是“告成归老,待罪舞阳”。

我守护国家、建功立业后,就会我的舞阳封地养老去啦。

从历史事实看,司马家族历经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直到其孙司马炎才篡魏称帝,建立晋帝国。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高位不操那么多的心。

史传司马懿宴请父老的贺酒台

刘邦、司马懿,两位帝国奠基者,在酒后酣歌中难得地吐露心迹。

对比两诗,对比两人,想到了一句俗语:

高处不胜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