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望丨中国最大校企方正集团破产重整:多家央企被否,谁来揭面纱?

方正引入战略投资人问题备受市场关注。腾讯新闻《潜望》获悉,2018年6月就有包括中交建在内的多家央企抛出橄榄枝,请求参与到方正集团的改制中。进入2019年,参与方正改制的传言对象变成了泰国正大集团旗下的正大金控,以及珠海国资委旗下的珠海华发集团。

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 刘鹏

4月20日晚间,隶属于最高法的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自2月19日经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后,方正集团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

这也意味着,体量超3000亿元规模的中国最大校企方正集团,其破产重整程序迎来新的节点。

方正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本次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旨在完成方正集团重整,有效整合产业资源,优化资产结构、债务结构、公司治理结构和人员结构,维护全体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化解债务风险,最终打造资产质量优良、公司治理结构完善、具备可持续盈利能力的企业。

公开招募战投

方正集团诞生于1986年,北京大学投资40万元注册成立了方正集团的前身——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发明的“汉字信息处理与激光照排系统”的两院院士王选,奠定了方正集团的起家之业。

在此基础上,经过多年不断发展,方正集团逐步形成了IT、医疗、产业金融、产城融合等业务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旗下拥有方正科技、方正控股、北大医药、北大资源、方正证券、中国高科等6家上市公司。

但是,方正集团面临着沉重的债务负担。方正集团2019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方正集团合并报表口径总资产3555.7亿元,总负债2907.5亿元,其中有息负债约1970亿元。

2019年12月2日,方正集团2019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9方正SCP002)到期未能兑付,金额20亿元,引爆了方正的资金链危机。资金危机爆发后,方正集团所持有的方正证券、中国高科等上市公告的股票纷纷被冻结。

2020年2月14日,方正集团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北京银行以方正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不具备清偿能力,但具有重整价值为由,申请法院对发行人进行重整。

所谓重整,是指对已经或可能发生破产原因,但又有挽救希望与价值的企业,通过对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协调,借助法律强制进行股权、营业、资产重组与债务清理,以避免破产、获得更生的法律制度。重整制度的设置,就是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力缓解企业因破产而带来的不利影响,避免或减少职工失业,挽救企业的经济与社会价值,保护社会投资与经营,实现破产财产价值的最大化,保障债权人等利害关系人的权益。

在进入重整程序后,方正集团存续期内的24支债券均暂无法兑付兑息。为解决债权人问题,腾讯新闻《潜望》获悉,方正集团将在4月30日上午,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商讨包括重整程序和债务等问题。

在对战投的具体要求上,方正集团框定,原则上最近一年经审计的资产总额应不低于500亿元或净资产不低于200亿元,在相关产业领域具备优势战略地位或具有丰富并购整合经验的,可适当放宽。

同时,报名的意向战略投资者后续根据安排对方正集团开展尽职调查,根据管理人要求缴纳1亿元尽调保证金,同时管理人有权反向尽职调查。

神秘面纱待揭开

方正引入战略投资人问题备受市场关注。腾讯新闻《潜望》获悉,2018年6月就有包括中交建在内的多家央企抛出橄榄枝,请求参与到方正集团的改制中。进入2019年,参与方正改制的传言对象变成了泰国正大集团旗下的正大金控,以及珠海国资委旗下的珠海华发集团。

但以上传言均告落空。包括中交建等央企在发函透露参与改制意向后,并没有进一步深谈,因此搁置。

腾讯新闻《潜望》此前曾独家获悉,国有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信达,已向方正集团抛出橄榄枝,拟作为战略投资者身份深度介入方正集团并购重组过程。

随后路透社报道称,中国信达为其提供了80亿元的流动性,但方正集团并未证实此事。

此次公告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意味着其破产重整程序迎来新的节点。企业重整除了进行债务调整外,还往往会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事项并引入重整战略投资人。换句话说,“重整”与“引战”两项工作往往结合起来开展。

例如重庆钢铁在重整过程中,就引入了由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多家中外企业,共同组建的国内第一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2019年12月,该基金与中国宝武集团签署了《意向书》,中国宝武集团有意向成为重庆钢铁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2018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高校所属企业要进行体制改革,全面清理规范,理清产权和责任关系。此前,已有同方、启迪等多家校办企业引入战略投资人完成体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