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十家子塔山塔:阜新最早的古塔,屹立千年不倒,为什么却被屈尊

我在游览了阜新十家子塔山塔后,一直有个疑问,它怎么被忽视了?明明可以是“国保”的文物,怎么屈尊为“省保”呢?

辽西阜新在辽代是契丹人的重要聚集区,被誉为“契丹摇篮”、“辽国后花园”,一度非常的繁荣与昌盛,也留下了厚重的文化。

其中已经发现的辽塔或塔遗址有18处,目前还存在的有三座。分别是东塔山塔、塔营子塔、十家子塔山塔。

前两座不久前都去看过了,第三座十家子塔山塔离得远一些,但四月中旬我还是跑过去看了一下。

我们学历史时,主要讲唐宋元明清,而不知道在唐宋元之间还有一个辽朝(907年--1125年),它是由契丹族建立的朝代,共传九帝,享国209年。

辽朝过去在一些评书中被描绘成野蛮、无礼和无知的民族,他们抢占大宋江山,让杨家将拼光了男人,最后杨门女将齐上阵,是个非常恐怖的团队。

但历史上真正契丹却是很了不起的民族,虽然是游牧民族兴起,但他们团结且有抱负,广泛的吸收中原先进文化,宽待宗教,崇尚文化,甚至开创出两院制的政治体制,还创造契丹文字。

在辽宁阜新,除了发现有十八座辽塔,还发现的辽代城址近30座,其中重要的,有史料记载的城址就有成州城址、懿州城址等四处,另外还有十余座大型寺院遗址。

原来佛教曾是辽朝的国教,所以举国之力,建了很多已跨越十个世纪的重要工程:佛塔。当年绝对是宏伟的大工程。

十家子塔山塔在阜蒙县十家子东北大约四公里的山上,它周围有一个村子叫“塔北村”。我在很小的时候来过塔北村,因为姑姥家在这里,因为年代太久了,具体村庄和道路都忘了,只是记得山上有座塔,孤零零在山上,也储存在记忆的一角里。

小时不懂塔,也不当回事,等真正明白了,才知它的坚忍和守望,荒野中已是千年的沧桑等待,是一件了不起的建筑物,崇敬感一下子涌现了。

我来到了十家子塔山塔的脚下,我先转了一圈,我是想找说明的碑文,或者说我想看看它的“国家文保单位”身份,但是很遗憾,我没有找到,后来查找资料,知道它在1985年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被列为辽宁省第九批文物保护单位,但还不是国家文物保护单位。

这也让我很失望,也有很大的疑惑,它同期的两座塔“东塔山塔、塔营子塔”都是国家文保单位,怎么单单落下了它呢?

如果按年限,十家子塔山塔始建于辽会同元年( 984年),东塔山塔始建于辽圣宗年间(公元982--1031年之间)、而塔营子塔建于太平三年(1023年),它绝对应该是三塔中的“一哥”啊!这老大怎么被遗忘了呢?

现在查看十家子塔的一些基本资料:它坐落在塔山的山顶,塔是八角九层密檐砖塔,由须弥座、塔身、塔顶组成,塔高28米,须弥座座基32平方米。塔身装饰有伎乐人、龙凤、力士等精美的砖雕。

特别有意思是塔身装饰着假门,而且半开半掩,虚掩着,是整个塔让人想象和灵动鲜活。

这座塔在1994年和2009年间进行了全面维修,但是维修的水平不高,可以说同原来的工艺水平相差甚远,但作为保护,也是必要的,千年的风雨雕蚀与人为破坏,古塔已经奄奄一息了。

游历这古塔,要攀爬一两百米高的山,不常运动人会有些吃力,但想想当年的建筑时,又是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与财力,这座塔今天看依然是雄伟和精美,在当年劳动生产力低下时,这建筑是花费了巨大代价的。它千年不倒而风韵犹存,不得不赞叹古人勤劳与智慧,还有就是在建筑上的真正千年大计。

在建塔的工程上,辽朝绝对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不仅塔多而且精美,还有很大部分保留下来,成为真正的跨千年工程,让人赞叹!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在这荒山上建塔呢?

这是因为塔山下南方为辽代闾州城址。

关于“闾州”,《辽史·地理志》记载:“闾州。罗古王牧地,近医巫闾山。在辽州西一百三十里,户一千。”原来这山下曾经是拥有千户人家的大寨子,也是辽朝的重要城郭,可惜辽朝只有短暂的两百多年,就被蒙古人与金人吞没了,金之后人也并入了北方的各个民族,不复存在了,现在也没有人听谁敢说自己是“契丹”人后代了。

回来查了很多资料,但依然没有找到十家子塔为何没有列入国家文保单位的原因,究竟是哪里不够条件呢?

不仅原因没有找到原因,我甚至没有查到关于十家子塔的官方百度百科词目和完整资料,看来它的被忽视、被遗忘不仅仅是国保单位,还有很多方面啊!

我们是否亏欠它,让它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