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陵一个藏在花海深处的小村仿若世外桃源!

不知从何时起,闲散的日子里,我喜欢远远地离开城市,肆意行走在春色弥漫的乡村,沉醉在那一片绿色中的清凉。

那个周末,驾车沿着花溪大道走走停停,尽情地消遣着时光,欣赏着即将退去的春光。不知不觉间,竟然闯进了一个偏安一隅的村庄。这个小村,掩映在花溪大道的花海深处,静立在花溪大道的东侧,北靠花溪温泉,南邻碧桂园十里花海,任凭他们繁华和喧闹,仿若隐匿在花海深处的世外桃源,让人向往,让人留恋。

漫步在平坦的街巷,新植的石榴树刚刚吐出一簇簇的绛紫色,房舍山墙上的壁画,描绘着“村美尊容至,景美贵宾来”的愿景。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了《桃花源记》:“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偶遇村里的干部,闲聊数句方才得知,小村名曰张刘庄。这座“不足为外人道”的村庄不大,却有数百年的历史。

张刘庄有两个自然村,一个叫张刘庄,一个叫北刘庄。据1986年出版的《鄢陵县地名志》记载,明朝初年,山西洪洞县移民,张姓兄弟6人同来此地分居各村,居住在此处的排行老六,故名张六庄。清朝初期,姓刘的居民迁入,遂改称张刘庄。村聚落成正方形,面积约9万平方米。东西街两条,环村有林荫道。村西有10亩葫芦状鱼塘,村民多从事木工和建筑业,有雏鸡暖房两座。而北刘庄的来历相对简单许多,因属于伍子村老户迁入,位其北面,又称北赵庄,后刘姓迁入,人多于赵姓,改为北刘庄。两个自然村分居东西,合称张刘庄,有1000多口人。

沿着平坦的水泥路前行,桐花掩映处,路面整洁,两侧房屋多为两三层的小楼,有小楼必有小院,有小院必建门楼。室内窗明几净,院内种花种菜,生活恬淡而自然。篱笆内,蔬菜绿意惘然,黄花悄然探出,绽放着即将退却的春色。偶然发现一处小瓦房屋,则早已是院落破败,田园荒芜,让人产生莫名的惆怅。村民说,像这样的小瓦房,村中早已是凤毛麟角,所剩无几了。

村西两个鱼塘已然注水,村东一处大鱼塘刚刚整理好,说是盛夏时节,便可到此休闲垂钓吃烧烤了。塘岸上,一处繁花落尽的桃林,绿叶深处,孕育着丰硕的果实。大街上,行人稀少,偶遇一两个,或匆忙而去,或驾人力板车清理杂物,相逢一笑时,掏出一颗香烟递了过来,笑着问候一句:“悠啊……”“嗯,转转……”言语简练,却也能品味出相互间的熟悉和淳厚。尚未复学的孩童,推着自行车在街巷上戏耍,见到闯入的外人,立在路上默默地注视着,仿佛要探究入侵者的来历和来意。

走走停停,不觉间时至中午,转过一处拐角,村委墙外的三岔路口处,一座小亭下绿草茵茵,一株山楂树开出了一树的洁白。沿路前行,寻香而至,一处打着“40年丸子汤老店”招牌的农家院映入眼帘。走进院内,寻一间小屋坐下,点上一两份蒸碗,要一盘蒸炒槐花,二两小酒之后,一碗飘香的丸子汤端了上来。诺大的汤碗内,金黄的丸子漂浮处,几点翠绿点缀得春色弥漫。丸子是豆腐丸子,入口焦脆,汤则是肉片汤的底汤,裹挟着豆腐皮、木耳等食材碎料,鲜香可口。

村民说,这家店的老板从大生产队的时候,就在公社食堂做厨师,其最拿手的菜肴就是这一碗丸子汤。而今,老板已经将手艺传给了儿子,在村中自家的农家小院内经营此道,至今也有十数年的光景。

酒足饭饱,踏着珍贵的春光,惜别这座静谧的村庄,心中居然对其多了几分的留恋和念想。只因这里“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或因这里有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之美;亦或是这里有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之怡然。

日月时光,在长路的见证下,村子一直延续着,就像是花溪大道旁流淌着的溪水,永远不会干涸。似乎,这里的宁静生活让人变得与世无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双手勤劳地耕耘,养育着自己,养育着一代又一代人。

繁华落尽心未老,夕阳无限人依旧。多么希望,在一个浅淡的日子,找一个安静的乡村懒散两天。远远地离开城市,肆意行走在那片深绿中,有微风和柔软的太阳,随意走进一抹流动着绿色的地方,便是一处朴素的风景。村口的小桥上,凭栏远眺,两行绿色蔓延至远方,潺潺的溪水静静流淌,让人总会畅想些什么。

这村子虽小,我却喜欢去,因为这里是静谧的,安静下来,才会有所思索,没有思索的人生,总会感觉缺少点什么。

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图文来源于: 许言食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鄢陵服务平台在线编辑,如有侵犯请与管理员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