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疫情发酵 哪些金属供应“危在旦夕”?

财联社(上海,编辑吴斌)讯,中国一些金属严重依赖进口,随着海外疫情发酵,可能随时面临“断粮”。

世界各地的矿山都在减产,中国作为金属消费大国,在复工的同时也受到了供应紧张的影响。

路透称主要金属原料未来可能会短缺,给从家用电器到电动汽车电池等所有产品的生产带来了风险。

以下是中国高度依赖进口的矿物清单。

铜精矿

主要供应商:智利(累计确诊10,832例)、秘鲁(累计确诊17,837例)

根据国际铜业研究集团(International Copper Study Group)的数据,去年,中国近80%的铜精矿依赖进口。这种经过部分处理的矿石用于制造铜金属,铜是电力和建筑业的重要原料。

主要供应商智利的出口基本上未受影响,但在秘鲁,一些矿商的出货量减少,甚至完全停产。

一位南美矿商表示,中国冶炼商对供应变得“非常紧张”。

镍矿

主要供应商:菲律宾(累计确诊6,710例)、新喀里多尼亚

研究机构安泰科的数据显示,印度尼西亚禁止镍矿石出口,中国港口的镍库存处于2018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菲律宾大型镍矿商也已停止部分运营,以遵守病毒遏制措施。

安泰科首席镍分析师徐爱东表示,供应紧张将迫使中国不锈钢原料含镍生铁(NPI)的生产商“考虑减产”。

铝土矿

主要供应商:几内亚(累计确诊688例)、澳大利亚(累计确诊6,650例)、印度尼西亚(累计确诊7,135例)

据英国商品研究所(CRU)分析师Wan Ling估计,铝土矿进口量占中国2019年氧化铝产量的40%左右。

迄今为止,顶级供应商几内亚没有出现中断,澳大利亚铝土矿现货价格仍然较低。

Wan Ling说:“几内亚的铝土矿中有一些确诊病例,而且可能还会更多。我们需要看看该国政府在控制冠状病毒方面将采取什么行动。”

锡精矿

主要供应商:缅甸(累计确诊121例)

国际锡业协会中国区首席代表崔琳表示,中国锡精矿的30%-35%依赖进口,绝大多数来自邻国缅甸。

今年一月和二月进口量同比下降,并没有直接受到与冠状病毒相关的供应中断的直接影响,但是缅甸的矿山缺乏中国工人,他们不愿跨境维持矿石加工业务。

崔琳表示,大型中国冶炼厂的库存足以维持三到四个月,但私人生产商在四月和5月前半段面临困难。

铬锰矿

主要供应商:南非(累计确诊3,465例)

中国严重依赖南非的不锈钢原料,南非将限制措施延长至4月底,但允许矿山的产能达到50%。

CRU高级分析师Ellie Wang表示,几家南非矿业公司宣布遭遇不可抗力,但截至3月底,中国拥有超过12.5周的铬矿石库存。

Concord Resources研究主管Duncan Hobbs说,目前南非封锁的影响“相当有限”,但延长期限可能会导致破坏。“很难看到如何从其他来源替代来自南非的供应。”

主要供应商:刚果民主共和国(累计确诊359例)

中国几乎完全依赖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国刚果民主共和国生产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的氢氧化钴。

刚果民主共和国第一季度钴出口下降15%,刚果矿业部长警告说,由于大流行而导致的矿场关闭将是“灾难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