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近93亿,高管离职,众泰恐怕要凉

最近一段时间,众泰汽车引发了全网关注,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因为“众泰皮尺部”再度成功“克隆”友商的车型,而是因为众泰汽车内外部爆发除了一连串的危机。

3月26日,众泰副总邓晓明辞职,尽管众泰对外官宣辞职是邓晓明个人原因,但是在不少媒体的解读中,邓晓明辞职,或与当前众泰出现的大规模亏损有很大的干系。

4月4日,众泰汽车董事长吕国辉因为在一次买卖合同纠纷中,未按法院判决书要求履行义务,被鄢陵县人民法院下发了限制高消费令。

4月24日晚间,众泰汽车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众泰的净利亏损将近人民币93亿元。

其实,去年一年的众泰,上半年无车可卖、工厂停工停产、下半年“被”破产,尽管众泰的公关部门都会在第一时间现身辟谣,但是不论怎么解释,也掩盖不住当前众泰千疮百孔的事实。

在笔者看来,众泰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困境,正是因为众泰一直以来都没有重视隐藏在众泰内部的“阿喀琉斯之踵”——忽视核心技术研发。

在汽车工业的发展历程中,虽说“借鉴”未尝不可,即使是当年刚刚开始造车的丰田,也是有过一段模仿的经历,不过最后还是有了自己的TNGA平台。而目前几大自主品牌也都在发展初期对优秀的产品进行过逆向研发,诸如比亚迪F3与花冠,哈弗大热车型H6一开始也是逆向本田的CR-V。

当然,一时的“借鉴”没问题,但到最后仍然要有拿得出手的技术。目前当自主品牌相继拿出足以一拼的硬核技术时,诸如:长城7DCT变速箱、吉利的CMA平台、长安的蓝鲸动力、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但众泰依旧在原地,并且从SR9之后再也没玩出什么花儿。

依靠模仿确实可以带动短期内赢得不小的市场份额,但是,如果车企自身要实现长久经营,还是要加大自主研发的投入力度,把赚到的钱,花在刀刃上,一家车企,才能真正实现长久经营。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我个人非常认同长城汽车提出的“过渡研发投入”这个观点,或许并且比起奇瑞,长城才是那个车圈较真的“理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