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铁托大喊一声炸桥,德军上当让游击队化险为夷

1943年2月,希特勒纠集了4个德国师、1个意大利师、2个师的联合特种部队以及南斯拉夫的傀儡军队,集中围攻铁托领导的西波斯尼亚和中波斯尼亚解放区,企图消灭这支为民族解放而斗争的部队。为了粉碎德国纳粹的阴谋,解放区最高司令部决定,将第一、第二和第三无产阶级师同第七尼亚师编成一支游击队,携带留在解放区内的4000名轻重伤员,向东南方向突围,撤到门的哥罗地区。

为了策应游击队的行动,最高统帅部命令其他部队在各自地区内,加强对敌寇的骚扰,以分散敌人的兵力。

游击队员带着伤员,爬山越岭,历尽艰辛,终于来到了涅列特瓦河河边。

不过纳粹军队也赶到了河的右岸,他们修工事,掘战壕,摆下了堵击的阵势。

涅列特瓦河上有一座大桥,那是游击队员过河的唯一通道,但德国军队抢先在桥头筑碉堡,封锁了大桥的出口,其大批援军正迅速向大桥地区集结。

游击队员向桥头发起了几次冲击,都被德军密集的火力打退了。

这时,铁托大喊一声:“炸桥!”

“炸桥?”他旁边的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要转移到东岸的门的哥罗地区吗?炸了桥,怎么过河?不少德、意法西斯部队已经从上游和下游地区抢渡到左岸,从后边追上来了。炸了桥,后有追兵,前无进路,还不被纳粹活活歼灭在左岸吗?铁托的命令仍是两个字:“炸桥!”

游击队员在桥墩上安装下炸药。“轰”的一声,大桥塌倒了长长的一截。坚守在河对岸的德国军队大吃一惊,他们认为游击队员不是要过河,而是要在河的左岸展开活动,炸掉大桥的目的,是想阻止德军过河进攻。德军抬眼朝河对岸望去,游击队员们果然从大桥边像一阵风似的刮走了。霎时间,人影全无,马嘶声远。他们大呼上当,连忙转到下游的渡口过河,沿着游击队员撤去的方向追击。

游击队员绕了个大圆圈后,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又回到断桥边。这时,河对岸已没有一个敌人。游击队员迅速构筑工事,建立桥头阵地,准备堵击追赶过来的纳粹部队。同时以神奇速度,连夜在断桥处借原来的桥墩搭了一座简便吊桥。他们将坦克、大炮等重装备推到河里,人员带着轻便武器,扶着轻伤员,抬着重伤员,悄悄地渡过了涅列特瓦河,进入了门的哥罗地区。

德、意部队追到游击队员先前的驻地,只见山林中轻烟袅袅,旗帜在树梢上飘扬,便以为是合围成功,拼命地朝那些沟沟岭岭打炮、轰炸,闹腾了几天,才发现是空山一座。